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十二章 陈年往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幸不辱命!”

    对于苏重山而言,牧易这四个字不蒂于天外仙音,哪怕苏莺莺跟美妇脸上也同时流露出惊喜交加的神情。

    “祖母。”苏莺莺跟美妇奔到床前。

    苏重山则对着牧易再度抱拳,“道长大恩,老朽没齿难忘,亦必有重谢。”

    “老先生言重了。”牧易还礼,不过心中却暗道:“道爷冒这么大险,费这么大力,等的就是你的重谢。”

    “道长,我祖母什么时候能醒来?”苏莺莺这会也把前面的去掉了,明牧易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高大起来。

    而牧易正是少年慕艾时,对苏莺莺这般漂亮女子还是很有好感的。

    “道只会捉鬼驱邪,对治病却不擅长,老夫人现在身体虚弱,还需要高明的大夫为其调理身体才行,而且老夫人的情况现在只是解了一半。”牧易直接道。

    “一半?还请道长指点。”苏重山直接问道,至于所谓名医,对苏家而言却是算不上什么。

    “老夫人体内阴邪之气如跗骨之蛆,想来定有鬼物压身所致,所以想要彻底根治,需得先把那鬼捉住才行。”牧易道。

    “鬼物压身?”苏重山神情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当然,他这并非是针对牧易,更多的是想到了什么。

    牧易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等待,不过心里却知道,这鬼恐怕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道长请随我来。”苏重山看了躺在床上的夫人一眼,最终下定决定。

    牧易跟着苏重山来到另一厢房,并且直接屏退下人,屋内只有他们两个。

    “道长,实不相瞒,原本对于鬼物,老朽并不相信,但事到如今,也由不得老朽不信,起来,这一切也都跟老朽有关。”苏重山缓缓开口。

    “十八年前,老朽有一女,名叫苏君如,视为掌上明珠,因太过溺爱,导致其性格叛逆,原本老朽为其择了一户人家,却不想女抵死不从,老朽一怒之下,便将她关在家中,只待来日嫁入那户人家,可没有想到,女早有心上之人,并且与之私奔,从此了无音讯,其母更是大病一场,老朽也无颜面对那位老友。”

    “五年后,女抱着一孩子只身归来,并且祈求我们救救那个孩子,当时那孩子只有三岁大,是个女孩,跟女时候一模一样。”

    “尽管老朽心中之气一直难消,但那毕竟也是女的骨肉,是老朽亲外孙,老朽又怎会狠下心不顾,只是那孩子得的是一种怪病,哪怕请遍所有名医,也无能为力,最终那孩子还是死了。”

    “孩子死后,女便像得了失心疯,精神变得有些失常,并且把孩子埋在自己院子里,终日喃喃自语,声称报应,半年后的某日,女终于不堪忍受丧女之痛,便在房中留下遗书自尽。”

    “在女死后,老朽便将她从居住的院子锁了起来,不再容人踏入其中,这一晃就是十三年过去,就在前一段时间,拙荆不知何故,突然进入那院子坐了半下午,从那以后,拙荆夜夜噩梦不断,声称总是梦到那位死去的外孙,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

    “为此,老朽遍寻名医,均药石无效,后来才被人指点,是鬼物作祟,于是老朽请来道士,和尚,想要降服那鬼物,可是每一个在院中呆了一晚上后,都会精神失常,以致束手无策,直至今日遇到道长,才算是得见高人。”

    苏重山一口气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诉了一遍,神情难掩痛苦之色,想来这十八年来,他也必然日日悔恨,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在牧易提起鬼物压身的时候,他才会有那种表情。

    这件事情,牧易无法评价谁对谁错,可不管如何,那鬼物都必须降服才行,不然老夫人只会重蹈覆辙,若再有下一次,恐怕就真的是没救了。

    “不知老先生有何打算?”牧易直接问道。

    “道长,老朽有一请求不知当讲不讲。”苏重山显得颇为为难。

    “请讲。”牧易看着他。

    “那鬼物能否只是将其降服,不要打杀?若是能送她轮回,自然是最好了。”苏重山道,不管那鬼物做了什么,可她生前仍旧是他的亲外孙,当年无能为力,以至女自尽,如今苏重山也不愿意看到女的孩子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牧易再度沉思,然后才道:“实不相瞒,根据老先生之前所言,那鬼物已经颇有道行,道能否敌得过都尚未可知,至于送入轮回,老先生也未免太过看得起道了。”

    “那”听到牧易的话,苏重山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道只能勉力一试,不管成不成,道都会在那院中留一晚。”牧易最后道,好歹也有两张护身符跟斩妖符,即便斗不过,保命应该没有问题,而且他也很想看看鬼到底长什么样。

    以前跟老道走江湖,若真的遇到捉鬼什么的,通常都是牧易守在外面,老道独自面对,只不过那个时候,牧易只当老道在招摇撞骗。

    “好,不管成与不成,道长大恩,老朽都铭感五内。”苏重山立即道。

    “对了,道之前因所料不及,所以驱邪符只准备了一张,而且想要抵御那鬼物,还需做些准备,因为所耗颇大,所以只能请老先生准备了。”牧易随即话语一转道。

    “这个没问题,道长需要什么,尽管言明就是。”苏重山直接道。

    “上等黄纸一表,极品朱砂三两,文人大儒所用毛笔一支,若有镇尺也取一根来,对了,前几日苏家少爷进山可打到黄皮子?打到了?若其尾巴还在,那就以暖玉做一支毛笔以备用,还有武将用过的刀兵,没有的话只要杀过人的也可以,最后就是老夫人吊命用的百年老参,如果方便,也请给道切一点。”

    牧易快速的将所需之物出,这么好的敲竹杠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当然了,也不能算是敲竹杠,物尽其用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