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十一章 符断生死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道长,我祖母情况如何?”

    牧易脸色大变,一旁的苏莺莺立即看在眼里,更是忍不住急声问道。

    “比我想象的更严重。”牧易沉着脸道,他这话并非是故意抻着,而是事实。

    原本在牧易想来,苏家老夫人就算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也不该这么严重,眼下的情景,分明是将死之兆。

    难怪在外堂苏老会直接同意让他一试,分明是早就知道了结果,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

    “那道长可有化解之道?”牧易的回答并没有让苏莺莺感到不满意,反而是眼睛一亮。

    “只能尽力一试。”牧易沉思了片刻才道。

    眼下,别是捉鬼了,一旦老夫人毙命,就算他真的把鬼捉住也没什么用处,当务之急就是把老夫人救治过来。

    只可惜驱邪符只有一张,面对老夫人这么严重的情况,牧易也不知道能不能起效果。

    虽重病还需猛药医,但像老夫人这种只吊着最后一口气,可能稍微一个不注意,那口气就会散掉,所以当牧易出这句话的时候,实际上心里也是在打鼓的,但他仍旧想赌一把。

    不赌的话,老夫人能不能坚持过今天夜里还是一个问题,而赌的话,最起码还有一半的可能性。

    “不过还请莺莺姐先把老太爷请进来。”牧易随后道。

    他虽然下定决心想要赌一把,但这个决定不能从他嘴里出来,毕竟只有一半的几率,活了是他的功劳,死了虽然不能全怨他,但郑子聪若是站出来杀了他,也不会有人阻拦。

    “好,我马上去。”苏莺莺没有什么犹豫,直接转身离开。

    过了片刻,苏莺莺跟在苏家老太爷身后走了进来。

    “老朽苏重山见过道长,刚刚若有怠慢之处,还请道长不要见怪。”苏重山一进来就直接道歉,也不知道苏莺莺对他了些什么。

    “老先生严重了,道请老先生来是有一事需老先生决断。”牧易直接道。

    “道长请言。”苏重山面色一肃,顿时有种威严散发出来,床边的美妇更是深深把头垂下。

    “老夫人情况比道预想要严重许多,如果道没有看错,老夫人现在应该是以上等人参吊着最后一口气吧?”牧易直接道,实际上那股子药味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

    “不错,正是以百年老参吊命,之前已有名医断言,拙荆最多不过两三日光景,道长有什么话但无妨。”苏重山直言道,以他的智慧,想来已经猜出牧易的几分意思。

    “如果十天之前,道有**成把握救回老夫人,就算三天前也有五六成,但如今,顶多只有不到一成的把握,而且道一符下去,要么生,要么死,不会有其他结果,还请老先生决断。”牧易直接将难题交给了对方,这样一来,就算出什么事情他的责任也能降到最低。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也将把握降低了许多,若真出了事情,他也好交待。

    至于前面那些话,只是随口一罢了,十天前他还沉入魔障不能自拔,哪有心思给人看病,而三天前,他能不能画出驱邪符还是一个问题,同样当不得真。

    但是苏莺莺听后却立即流露出悔恨的神色,因为她正是三天前遇到的牧易,如果当时她直接将牧易请回来,不定现在祖母已经病好了。

    苏重山听了牧易的话并没有立即回答,虽然这看似一个很好做的选择题,但他对老伴感情越深,越是难以决断,毕竟拖着还有两三天,最起码也是一种希望。

    而现在救治,则立断生死,可以自己夫人的命就在他的手上,这个选择当真是沉重如山。

    苏莺莺,包括一旁的美妇都没有话,也更没有资格话。

    “愿请道长一试,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也跟道长无关。”苏重山深深吸了口气,郑重的看着牧易,随即就是一礼,并且将责任一力承担。

    “好。”牧易实际上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点点头,然后将那张驱邪符掏出,在几人紧张的注视下,来到床边。

    当驱邪符靠近老夫人的时候,牧易分明感觉驱邪符微微有些发烫,他也不浪费时间,直接把驱邪符贴在老夫人的眉心,然后心神一引。

    “嗤!”

    只见驱邪符蓦然冒出一层白光,然后白光瞬间侵入老夫人的体内,而驱邪符则化成一堆灰烬。

    同时,躺在床上的老夫人也闷哼一声,接着一道道黑气争先恐后的从她的七窍中钻出。

    牧易见此,往后退了两步,那些黑气接触到空气没多久便纷纷扭曲着消散,一股恶臭立即在屋内散发开来。

    “把窗子打开。”牧易屏住呼吸对着一旁已经看呆的苏莺莺道。

    “啊,好。”苏莺莺这才惊醒,忙不迭的到窗前把窗子一一打开。

    直到外面的风吹进来,才逐渐将那股恶臭冲淡。

    “道长,情况如何?”苏重山急急的看着牧易,在他的眼底,明显多了一丝畏惧。

    牧易再度来到床前,打量着床上的老夫人,刚刚驱邪符的效果比他想象中还要霸道厉害几分,直接将老夫人体内大部分阴邪气息驱除,但在老夫人的眉心,仍旧有一丝黑气牢牢盘踞,不能彻底驱除。

    不过阴邪气息消散大部分,效果也立即显现出来,最直观的就是老夫人的呼吸明显有力起来,脸上不再像刚刚那般黑,甚至还多了些许血色。

    见此情景,牧易也是出了口气,毕竟他这是第一次使用驱邪符,心同样悬着,好在这驱邪符很管用。

    但想要老夫人醒来,就必须驱除她眉心最后一丝黑气,多少有些难度,并不是再用一张驱邪符就能搞定的,有句话叫做对症下药,想要彻底治愈,就得先从根子上解决。

    唯有把导致老夫人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那只所谓的鬼捉住或者杀死,才能真正让老夫人醒来。

    “幸不辱命。”牧易对着苏重山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