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十章 苏家看病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伏牛镇,因山而得名,虽然整个镇子不算大,但却也是难得的好地方,而且还是人杰地灵。

    短短百年间,这里就走出了两位数的举人,就连进士也出过两位。

    苏家,是书香门第,而其中一位进士便是出自苏家,虽然已经离世多年,但余泽也足以庇荫苏家两三代。

    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苏家的气氛却不怎么好,主要原因是苏家老夫人病了,而且得的还是一种怪病。

    附近有名望的大夫都请来看过,但全都束手无策,直至有人老夫人是沾染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苏家才请了道士,和尚来做法,来的时候个个趾高气昂,一副了不得的样子,但第二天全都灰头土脸的离开。

    苏锦伦是苏家这一代的长孙,原本在府城求学,因为老夫人病重才特意赶回来,至于郑子聪,则是苏锦伦姑妈家的孩子,属于外孙。

    三天前牧易能够碰到他们,也是巧了,他们进山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猎到黄皮子,用来入药。

    但实际上,无论苏锦伦还是郑子聪都没有把牧易放在眼里,一个十几岁的道士,没人相信他能有什么真本事,而苏莺莺虽然是女儿身,但也从聪慧,心思剔透,她之所以邀请牧易是因为牧易当时的表现太过镇定,一点都不符合他的年纪。

    牧易来到镇上只是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苏家所在。

    不过就在牧易前往苏家的途中,碰到了一队娶亲的队伍,稍微有点不同的是,这桩嫁娶并非女嫁男,而是男上门,也就是俗称的赘婿。

    所以牧易看到的景象就是男子坐在轿中,被抬进女方家中。

    原本这种事情也算稀松平常,但引起牧易好奇的是,当轿子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感觉里面传来一丝特殊的波动,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轿子就已经远去。

    最终牧易只能摇头,觉得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来到苏家,牧易报上苏莺莺的名号,然后就在大门口等着下人的通报,尽管那两个看门的下人有些狗眼看人低,但牧易并不在意,至于眼下情景他也早有所料。

    率先出来的并不是苏莺莺,而是郑子聪,他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牧易。

    “臭道士,没想到你还真敢来,莫不是以为本公子跟莺莺表妹一样好骗?”

    “道来此只是受人所托,而且道是不是骗子也不是郑公子能决定的。”牧易淡淡的回了一句,随着跨入修行大门,牧易也渐渐多了几分傲气。

    “好胆,还从没有人敢这么跟本公子话,你放心,等明天你被赶出来以后,本公子会让你知道得罪本公子的下场。”郑子聪神情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眼中的杀机更是毫不掩饰。

    听到这话,牧易几乎强忍住掏出一张斩妖符将对方杀了,然后立即逃走的冲动。

    虽然不知道这姓郑的身份,但光看苏家的家世也能知道对方不简单,更何况他若真这么做了,能不能逃离伏牛镇还是一个问题。

    给这种人抵命,牧易还没有这么傻,而且现在也还没到这种境地,只要他能把鬼捉住,几乎立即就会成为苏家的座上宾,即便这姓郑的想做什么也得三思。

    在问路的时候,牧易就已经打听过了,多少知道一些苏家的情况,想到那张有备无患的驱邪符,牧易心中多少添了一些信心。

    “表哥,不管如何道长都是我请来给祖母看病的,若真出了什么意外,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苏家?”这时,苏莺莺从里面走了出来,俏脸微寒,秀眉轻轻蹙起。

    因为在家中的缘故,苏莺莺也换成了女装,一身碧绿色的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而束,柳眉杏眼,唇红齿白,精致的瓜子脸不施粉黛,额前覆发,一根朱钗斜插三千青丝之间,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即便以牧易的定力,看到苏莺莺也是一呆,至于旁边的郑子聪更是毫不掩饰眼中的贪婪。

    “莺莺见过道长。”苏莺莺双手拽着长裙微微一礼,只不过分明是道长,她却偏偏在前面加了一个字,即便她的年龄比牧易大两岁,也明她并非真的信赖牧易,更多的是寻求一种慰藉。

    她之所以约定三天是因为如果三天的时间还不能让自家祖母康复,那让牧易试一下也无妨,若是自家祖母已经康复,那就道一声辛苦,然后牧易哪来的回哪,等同于备胎。

    牧易何等聪明,实际上他早就已经猜到,但却丝毫不在乎,因为这是他眼下唯一的希望,不然的话就只能想办法在镇上做苦力了。

    “好吧,那就给表妹一个面子,不难为他就是。”郑子聪看似洒然一笑,装成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谢过莺莺姐。”牧易没有理会郑子聪,他可没有这么天真,这番话无非就是给苏莺莺听的。

    随后牧易在苏莺莺的引领下来到后宅,这苏家很大,三进三出的院子,路上碰到的下人也都神色匆匆,满脸严肃,显然是因为老夫人的缘故。

    后堂太师椅坐着一名老者,面色威严,旁边站着两人,年青点的是苏锦伦,年纪稍大的应该是他的父亲。

    在牧易跟随苏莺莺进屋后,几人的目光齐齐落到他的身上。

    “莺,这就是你请来的道长?”还不等老者发话,立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就忍不住了,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不信任牧易,毕竟牧易看上去实在太了一些。

    “爹!”

    苏莺莺看着中年男子叫了一声,并没有继续往下。

    “好了,莺,你先带这位道长进去看看你祖母。”苏老爷子没有给中年男子继续话的机会,而是直接决定道。

    “是,祖父。”苏莺莺应声,然后对牧易歉意一笑,就带着牧易来到旁边卧室。

    卧室里的床上躺着一位白发老妇人,面色发黑,形体消瘦,看上去没多少日子了。

    在床边还站着一三十多岁的美妇,眉宇间跟苏莺莺有几分相似。

    “母亲,祖母怎么样?”苏莺莺声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美妇看了牧易一眼,面带愁容的道。

    牧易这个时候已经来到床前,定定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

    或许是因为心神变得强大的缘故,牧易进来以后,明显感觉到一股阴冷气息,尤其是越靠近床边,那种阴冷便越强烈,而对方脸上的黑色此刻在牧易眼中也像是一条条黑色的虫子在蠕动,狰狞恐怖。

    看到这里,牧易忍不住深吸了口凉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