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八章 法财侣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求一下联赛票,大家帮帮忙,谢谢了!

    牧易饥肠辘辘的回到庙里,山间之事让他的心神受到了很大冲击。

    对于别人不相信他,叫他乞丐,他并未放在心上,甚至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他也不在乎郑子聪那种高高在上,视他为蝼蚁的态度。

    真正让他在意,让他发寒的是那种生死不由自己掌控。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都有老道挡在前面,所以牧易的体会并没有这么深。

    但唯独这一次,让他明白,没有实力,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主宰。

    此念一起,便深深的在牧易心底扎根,生平第一次他产生了强烈的渴望,对力量,对权势的渴望。

    有力量,就可以保护自己,谁也不能轻易定他生死。

    有权势,哪怕他手无缚鸡之力,也可一言杀人。

    牧易虽然年幼,但心思通透,他明白自己想要凭空获得权势根本不可能,而获得力量的门槛就在他的脚下,甚至当力量足够强的时候,权势也能轻易获得。

    对于修炼一道,牧易尽管了解不多,但按照老道的所言,只要跨过心动,达到感应,就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再也不用被人随意定生死。

    离着苏莺莺的约定只有三天,更准确的应该是还剩下两天半。

    想要在这两天半里跨越心动,达到感应,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也没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之前半个月,他连心动第二步都没有达到,更何况是感应了。

    不过既然对方专门问他会不会捉鬼,那么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而且捉鬼这东西也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如果是面对一般鬼,哪怕是普通人,只要法子对了也能捉。

    牧易好歹也跟着老道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虽然没见过真正的鬼,但屠龙术却已习得。

    就好比之前面对尸变的老道,他布下的那些手段几乎全部用到了,也明有用,但无奈老道太强,所以功亏一篑。

    但若是碰到一个鬼,牧易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只要能帮苏莺莺把鬼捉住或者灭掉,相信以对方的家势定当不会亏待了自己。

    唯有足够的银钱,才能支撑着他活下去,甚至是获得力量。

    心中想着各种所得,牧易不自觉的陷入了心外无物当中,甚至这一次,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时间一晃而过,等牧易醒来之后,惊讶的发现天居然已经完全黑了,也就是,他陷入心外无物一整个下午。

    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以往的最长记录,甚至还是翻了好几倍,如果是以前,他恐怕早就受不了,要发疯了,但这一次,他只感觉神清气爽,念头甚至前所未有的清晰。

    但随之而来肚中的饥饿却将他打回原状,甚至是浑身发慌,比以往两三天没吃饭还要饿。

    牧易几乎颤着手,软着脚把饭做好,并且一连扒了五大碗米饭,堪比饿死鬼投胎。

    直到躺到床上,牧易才堪堪从之前那种噩梦中醒来。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而牧易恰好是一个懂得总结跟反思的人。

    这种情况他以前从未遇到过,那么想来应该跟下午陷入心外无物有关了,毕竟一整个下午,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尽管这种体验的结果并不怎么好受,但牧易心中却有些兴奋。

    从醒来以后,牧易就发现自己精神有些旺盛,头脑不但异常清醒,甚至连以前快要忘记的一些琐事,也全部变得历历在目。

    只不过长时间陷入心外无物恐怕需要耗费太多力量,这也是他醒来后感觉格外饥饿的一个原因,原本经过这半个月他的身体就有些虚,如果光靠米饭,没有一点肉食或者人参一类,想来还不等他达到感应,他的身体就率先给拖垮了。

    这也更加激起了他下山一行的决心,修行,离不开法财侣地。

    法为入门之法,修行之法,牧易已经有了,而财无疑就是大量的钱财了,也是牧易当下最紧缺的。

    随后,牧易仔细分析老道留下的经验,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虽然还没有达到心动的第二步守恒心,但也到了门槛上,甚至跨出了一只脚。或许再来个一两次,就能真正达到第二步。

    这真是应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转眼间,就来到牧易跟对方约定的时间。

    这天早上醒来,牧易依旧在庙前石头上打了几遍无名拳法,并且默默感受了一番身体的变化,牧易脸上随之露出一丝微笑。

    这三天来,牧易并未刻意修炼,但离着第二步却越来越近,甚至他有种感觉,只要时机一对,或者灵光一闪,他就能轻易的跨入。

    能够进步这么快,起来也跟他这三天的经历有关。

    在知道自己不是打猎的料以后,牧易便琢磨着做了一些陷阱,来也是他运气不错,居然真被他逮到了两只又肥又大的野兔子,然后就被用来补充了身体。

    而且他在没事的时候还爱观察各种鸟儿,在那一动一静之间,让他悟出了一些降服心猿意马方法,也算是歪打正着。

    活动完身体后,牧易来到房间,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他需要的东西,毛笔,以及裁切好的黄纸。

    破碗中仍旧是上次剩下的朱砂,不过黑狗血却没有了,但牧易并不着急,而是拿起桌上的刀咬牙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刀,鲜血顿时涌出,淅淅沥沥的落入盛放朱砂的碗中。

    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为了这次成行,牧易狠下决心给自己放血。

    对别人狠不算什么,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牧易之所以决定画符还是因为上次的遭遇,虽然上次画的符纸九成九都没有用,但唯一一张有用的却救了他的性命。

    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如果当时没有那张符纸,恐怕他的心早就被掏出来了,也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虽然上次那张符是机缘巧合才画出来的,但随着这段时间的修行,牧易觉得自己心神力量大增,所以他想试一下。

    当然,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他没钱再去买别的东西了,就连那把桃木剑后来也在老道身上带走了,所以他只能画符。

    牧易会五种半符箓,分别是招财,护身,驱邪,镇宅,斩妖,以及只会一半的五雷符。

    既然这次是为了捉鬼,那么招财,镇妖,基本就没什么用处了。

    甚至连护身也只是保护自己的,这样一来,牧易会的就只剩下驱邪跟斩妖了。

    驱邪一般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或者得了癔症所用,属于救人的,虽然不一定能用得上,但也有备无患。

    至于斩妖,尽管带着一个妖字,但斩的东西却不限于妖,实际上斩妖符是一种攻击符箓,别是妖了,就连人鬼都能斩,不过既然叫斩妖,相应的,这斩妖符对鬼物的伤害也是最,但牧易却别无选择。

    除非他能将那只会一半的五雷符也画出来,要知道,这一类符箓对鬼物最为克制,甚至称之为克星也不为过,普通的鬼物,只要挨上一记,必然魂飞魄散,但可惜的是,牧易只会画一半,不是老道没有教他,而是另一半他怎么也画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