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章 一场大梦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第六章一场大梦

    时间复又过去数天,当牧易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模样时,顿时吓了一跳。

    披头散发,眼窝深陷,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

    “这是我?”牧易脑袋像是被撞了一下,眼神先是茫然,随后又慢慢变得清澈起来。

    “呼,好一场大梦。”良久,牧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顿时松懈下来,想想之前种种,恍然如梦,他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魔怔,也是走火入魔的一种表现,如果不是他及时清醒过来,恐怕最终真的会心神耗尽而亡。

    而整个过程,连他自己都不自知,更是难以自拔。

    第一次,他对老道口中的凶险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这种凶险不是你想注意就能避免的,它就像一朵罂粟花,外表美丽,毫无危害,却能让你在不知不觉间沦陷。

    事实上,一开始牧易还想着修行不能急功近利,但时间一久,便不自觉的将危险忽略了,或许这一切也跟牧易轻易的做到心外无物有关,让他本能的觉得修行也没那么难。

    如今一朝醒悟,他才真正懂得什么叫修行。

    这天夜里,牧易睡的很安稳,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牧易在庙前一块大石上拾起了被他冷落许久的拳法。

    这套拳是老道交给他的,没有名字,翻来覆去总共就那么三十六招,而牧易却坚持了整整八年。

    但这八年来,他除了力气稍微比常人大一些外,就没有别的感觉了,那些武林高手所谓的内气,他更是从未感觉到,最终,牧易给这套拳定位为不入流。

    尽管如此,但他还是一直没有中断,或许是因为已经习惯了。

    只是从老道死后,他就再也没心情打拳,一晃就是半个多月过去。

    如今,重新拾起这套拳法,牧易却有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那三十六个动作虽然不多,却涵盖了全身,甚至连气血流动都加快不少。

    一连三遍,牧易收拳而立,然后本能的闭上眼睛,陷入心外无物的境界当中。

    这一次,他并未刻意的强求,只是静静的体会着身体的变化。

    陡然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快起来,体内也有一丝丝力量游离,随之慢慢的沉淀,直至坠入一片黑暗中消失不见。

    这时,牧易感觉脑袋一晕,接着醒了过来。

    “我刚刚”

    牧易清醒过来后,先是一惊,然后才皱着眉头回忆刚刚的感觉,那一片黑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也幸好他关键时刻醒了过来,不然后果难料。

    “据拳法练到高深之处自然会有气生出,虽然老道教的拳法一般,可八年下来也不至于连一丝气感都没有。”牧易不由的想到那片黑暗。

    “还是我的身体中有什么隐秘?”牧易再度联想着,毕竟之前在心外无物下,他分明感应到一丝丝力量在他体内游走,如果他没有料错,那应该就是气了,可是还没等他的身体吸收,就全部被吞掉了。

    “算了,先不管它,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等我心动大成,不定就能知道身体的隐秘了。”

    既然想不明白,牧易也没有去钻牛角尖,毕竟这么多年过来了,他也从未感到过不适,反而他的身体很少生病,这么多年来连感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而且牧易很快就想到了自己当下的困境,那就是食物不多了。

    虽然他跟老道闯荡江湖多年,也有一些积蓄,但后来老道生病,为他抓药,以及死后买棺材,加上最后一次大采购,已经差不多身无分文了。

    尽管庙里的食物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但他不得不为即将入冬考虑,到时候大雪封山,先不能不能下得山去,就算下去了也没银子采购食物,所以趁着还没入冬,他需要储藏一整个冬天的食物才行。

    “捉鬼?做法?看相?”

    一个个念头不断的蹦出,但又一一被牧易掐灭。

    毕竟现在不是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而且闹鬼这种事情也不是常常能够遇到的,至于给死人做法事,山下就一个镇,一年到头死的人都屈指可数,更别法事也不是一般人家能够做的起的。

    至于看相,正所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以他这个年纪,如果去给人家看相,就算不被人家拎着棍子追,也轻易不会有人相信他,总而言之,还是年纪太,不符合高人的形象。

    “算了,还是去打猎吧,到时候皮毛拿到山下卖掉,肉风干以后留着冬天吃。”

    很快,牧易就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之前他砍树的时候,见过山上有不少动物留下的痕迹,以他的力气,只要不碰到豺狼虎豹,基本也没什么危险。

    想到就做,牧易将那把斧头磨得更加锋利,又重新装了一根半米多长的木柄,最后换下身上的道袍,穿着一身简洁的麻布衣服信心满满的进入山里。

    伏牛山后山坡上,大树林立,荆棘密布,也幸好因为秋天的缘故,树叶开始掉落,不容易被遮挡视线。

    一只羽色华丽,头顶铜色,脖颈黑白交杂的野鸡从一棵大树后面跳出,尖嘴不时的钻入满地树叶之间寻找着食物,眼睛不停的转动,显然,它在觅食的同时也没有失去警惕。

    突然,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带着尖锐的声音逼近。

    野鸡骤然惊醒,扇动着翅膀灵活的逃开。

    “噗!”

    石头离着野鸡半米狠狠砸在地上,树叶纷飞。

    而受到惊吓的野鸡用生平最快的速度逃离。

    随后,一簇荆棘后面冒出一个狼狈的身影,这身影正是进山打猎的牧易。

    此刻,牧易左手提着斧头,腰间一个鼓囊囊的袋子,脑袋上顶着两三片叶子,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

    仅仅半天,信心满满进山的牧易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没什么打猎的天赋,他腰间鼓囊囊的袋子里装的并不是什么野物,而是石头。

    因为他发现,无论兔子还是野鸡,都不是他拎着斧头就能追上的,甚至还不等靠近,那些动物就已经发现他了,所以牧易选择用石头,但偏偏他的准头还不怎么样。

    因此半天下来,牧易饿的饥肠辘辘,却连一只猎物都没有打到。

    按照这个进度下去,他每天光靠打猎都不一定能填饱肚子。

    “砰!”

    就在牧易想着是不是要知难而退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