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章 夜猫子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的胆子绝对不算,当初跟老道混迹江湖的时候,他甚至连乱坟岗都睡过。

    拎起房门口那把前两天用来砍树的斧头,牧易悄悄打开门,垫着脚朝大殿走去。

    今晚月色正浓,透过周围的门窗,勉强可以看清大殿中的情景。

    在大殿中心,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骤然看到这个身影,牧易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虽然看不清人影的面目,甚至隔得有些远,但牧易仍旧感觉尾椎瞬间一麻,然后一股寒意直冲头顶。

    接着人影一晃,就来到牧易的面前,牧易只闻到一股恶臭传来,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牧易才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先摸了摸身体,没发现伤口,就是脑后还有些发疼,同时昨晚发生的那一幕也浮上心头。

    当时那个影子实在太快了,甚至快的有些不像人,他不是没有见过所谓的江湖高手,但高到这种程度却从未见过。

    而且他记得当时昏迷的之际分明闻到了一股恶臭,这种恶臭甚至让他有些熟悉,那是人死后经过腐烂才会形成的尸臭。

    随后,牧易又朝着大殿看去,只见山神像此刻倒在地上,身体已经裂开,唯有脑袋消失不见。

    他昨夜听到的那一声巨响应该就是神像发出的。

    只是究竟什么人会无缘无故的朝着一尊神像下手?难不成神像的脑袋里藏着什么宝贝?不然为何偏偏脑袋没有了。

    但只要一想到昨晚闻到的那股恶臭,牧易就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而且昨天是老道的头七,由不得他不多想。

    带着重重心事,牧易来到老道的坟前。

    只是一眼,牧易的心就提了起来,在老道的坟头,一些土是新的,甚至还多了几个不属于他的脚印。

    牧易深吸了口气,却也没有贸然行事,而是直接转身离开。

    随后,牧易匆匆下山,一直过了晌午才背着一个大包回来。

    牧易背着大包回到房间,然后将其打开。

    一叠黄纸,三五支毛笔,一盒上等的朱砂,一瓶黑狗血,一团红绳,二斤糯米,七面聚光铜镜,十几根粗大的蜡烛,还有不少从山下土地庙中换来的铜钱以及一些铃铛,最后是一把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木剑。

    能够在山下镇买到这些东西,牧易已经很知足了,尤其是那把木剑,是用上等桃木做的,而且是陈年之物。光是这把木剑就将他的积蓄几乎花光,等把所有东西买齐,也就近乎身无分文了。

    也幸好前两天牧易买了足够的油盐米面,够生活一段时间的。

    在世人眼中,道士就是专门捉鬼的,牧易跟着老道这么多年,捉鬼作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也算熟门熟路,尽管他从未捉到过鬼,更不知道鬼长什么样子,但每次,老道都很认真。

    加上昨夜的事情,以及脑海中那些知识,让牧易本能的这么做,虽然他也不清楚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

    牧易匆匆吃了两口昨夜的剩饭就开始忙活了起来,他先将糯米一分为二,一半泡水盆里,一半围着房子撒了一圈,甚至连大殿中也没有放过。

    接着牧易用红线将铜钱跟铃铛穿在一起,挂在窗户跟门口上,尤其是庙门口,更是密密麻麻。

    不过这也只是刚刚开始,牧易根据北斗七星的位置将七面聚光铜镜布置在大殿上方,并且经过仔细的调试,让这七面镜子正好对准一个点。

    那十几根蜡烛也被牧易按照九宫八卦置于大殿之中,一旦将其点燃,上方七面镜子就会将这些光芒汇聚起来,直指中心。

    一直将这些做好后,牧易又用黑布将镜子挡住,却又做了一个机关,一旦触动,黑布就会揭开,毕竟杀招只有最关键时刻才能使出,一直暴露在那里,谁也不会上当。

    只可惜这个中心被局限住了,无法移动,让牧易多少有些遗憾。

    最后,牧易给那条黑狗放了半碗血,混合着糯米水加入朱砂,将其搅匀,成墨。

    实际上,自从老道教了牧易识字以后,画符这种东西就成了他的活,为此,他没少挨老道的揍,虽然他感觉自己画的只是比老道差上那么一点,完全可以将就着用,但老道却严厉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正所谓熟能生巧,日复一日的锻炼下来,已经让牧易即便闭着眼也能画出符来,不过即便这样,他也只会五种半符箓。

    分别是招财,护身,驱邪,镇宅,斩妖,至于那半种则是五雷符。

    牧易焚香净手以后,深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底的浮躁,或许是因为少了依照,牧易这一次前所未有的认真,他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有种升华的迹象。

    握笔,沾墨,笔走龙蛇,顷刻间一张符箓就出现在牧易的面前。

    甚至直至符箓画好,牧易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味的望着符箓发呆。

    这是一张护身符,之前牧易已经不知道画过多少张,即便闭着眼他都能画的一丝不差,但这一次,牧易看着这张护身符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具体原因他又不上来,跟以前的那些符箓相比,眼前这张似乎看上去更加的自然,和谐。

    牧易使劲摇摇头,按下心底的杂乱,继续画了起来。

    三张护身符,十张驱邪符,十张斩妖符。

    这是牧易最后的成果,不是他不想多画一些,而是画符消耗的心神太大,加上晚上可能还会有行动,他需要留出足够的精神体力。

    不知道为什么,牧易随后画的符箓就再也没有第一张那种感觉,虽然仍旧画的很标准,甚至跟以前比也能称得上优秀,可一旦跟第一张比,顿时感觉出了差距。

    可惜现在老道死了,没有人给他解释,告诉他原因。

    牧易想了想,珍而重之的将第一张符箓贴在胸口放好,至于那十张驱邪符跟十张斩妖符都被他放在左右两个口袋。

    最后,牧易来到大殿开始忙活起来,一直到太阳缓缓下山才算忙完。

    吃了晚饭后,牧易穿着衣服躺到床上,斧头被他放在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桃木剑挂在腰间,然后他才闭上眼睛,鼻端发出轻微的呼吸。

    “咕咕咕。”

    “咕咕咕。”

    一阵夜猫子笑声将牧易惊醒过来,实际上,他睡的并不深,只要外面有点风吹草动他就能醒过来。

    醒来后,牧易趴着窗子看了看,根据月亮的位置基本判断出现在差不多亥时,也就是夜里九点到十一点钟。

    虽然他知道有种东西叫做怀表,但那不是他能买得起的。

    牧易用冷水洗了洗脸,然后提着斧头悄悄来到大殿,此刻大殿虽然勉强可以看清,但仍旧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最后,牧易在靠近庙门口的墙角阴影中蹲下,并且尽量的将呼吸放轻。

    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不时传来夜猫子的笑声,似乎象征着某种不祥即将发生。

    “叮铃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