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章 江湖催,少年老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第一章江湖催,少年老

    乱世,人命比草贱,死了能有口棺材,有个地方埋,那都是大户人家,至于寻常百姓,要么弃尸荒野,要么在乱坟岗刨个坑。

    牧易就是在乱坟岗被一个老道士捡到的。

    就连他的名字也是老道士给取的,牧同墓,易,变数也。

    那一年是1894,甲午,清光绪二十年,牧易六岁,没有以前的记忆。

    同年,七杀入命宫,紫薇星偏北,甲午一败,天下乱起。

    “老头,你放心的去吧,我一定会完成你的遗愿,将来娶三房妾。”

    老道士死了,这对牧易来,固然有些伤感,但在流了两滴眼泪以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他跟着老道走了八年的江湖,的长大了,老的也死了。

    这八年来,如果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招摇撞骗。

    一开始,牧易还以为老道是有真本事,治病,算卦,捉鬼,驱邪,无论上九流还是下九流几乎没有他不会的,但事实证明,他就是个老骗子。

    牧易跟着老道逃亡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挨打更是不计其数,但他从未怨过老道,因为如果没有老道,他早就饿死了,甚至这八年下来,也让牧易学会了如何在这个世道中生存。

    可是老道毕竟年龄大了,而且用他的话,当年他跟大敌生死一战,伤了根本,能够挺这么久,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对这种胡言乱语,牧易一开始还反驳几句,到后来也就只装作没听见。

    实际上,最后半年多,老道的身体已经不行了,牧易多次让他停下来,用手中的积蓄在乡下买块地,渡过最后的日子。

    可是老道却,他走了一辈子江湖,就算死也要死在这座江湖里,牧易至今不懂他的这种执着。

    伏牛山,山神庙,是两人的最后一站。

    这座山神庙被遗弃了好些年,牧易收拾了一下,勉强可以住人,他跟老道浪迹江湖,从未有过家,可在老道生命的尽头,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冲动,那就是有个家。

    于是他把这座山神庙当成了家,让老道不至于死在荒野里。

    最终老道还是死了,按照习俗,他为老道守了三天灵,然后把老道葬在了山神庙后面两棵野松之间,这么些年,他跟着老道听的多了,见的多了,加上些许天分,对风水多少还是有些精通的。

    鲜红的柳木大棺,加上此地长青的风水,或许来生老道能当个大官也不定。

    这一年,牧易十四岁,身材不算挺拔,稍稍不及成人,面容算不上俊逸,只能用清秀来形容,唯有那双清澈的眼眸,没有一丝杂质。

    每当牧易弯起嘴角,露出些许茫然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天真无邪的感觉,行走江湖的时候,这一招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至少他看上去不像个坏人,反而很容易给人留下好感。

    老道入土第一个白天,他什么都没干,呆呆的坐在道观门口,任凭秋日的阳光洒在身上,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没有焦距。

    太阳落山后,牧易简单的做了点吃的,就回到那间四面漏风的屋里躺下。

    屋子里有一张少了一条腿的桌子,上面放着盏油灯,指甲大的橘黄光晕无法将黑暗全部屏退,但还是能够看清牧易所谓的床实际上就是一张门板,上面铺了一床被褥。

    桌子跟床是庙里原先就有的,油灯是老道留下的宝贝,被褥是在山下镇子买的,如此,勉强成了一个家。

    躺在床上,牧易迟迟睡不着,他没有想老道,就是觉得孤单。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老道捡到他的时候他六岁了,可是却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他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印记之类的东西,至于玉佩什么的同样没有。

    他也从没有想过要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除了血缘上那点关系,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找他们,至于一见面就跪在地上,两眼泪汪汪的叫着爹娘,他觉得自己做不出来,他唯一的亲人就是老道,可老道死了,所以他孑然一身。

    牧易想了很多,不知不觉间他又想到了老道死前两天不断拉着他的那些话,尽管那些东西听上去荒诞不羁,有些离谱。

    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记忆力顶多比普通人稍强上一些,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老道最后两天的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怎么都忘不掉。

    老道告诉他,这个世界以前是有仙人的,朝游北海暮苍梧,上穷碧落下黄泉,但自先秦以后,天地灵气开始逐渐枯竭,直至明朝末年,随着汉家江山彻底颠覆,天地之间最后一丝灵气也消失殆尽,修真练气成为绝响。

    不过除了修真练气以外,还有一条道路,叫做神魂之道,它不需要天地灵气,因为这一条道路主要是发掘人体秘密,主修神魂。

    神魂之道共有四大难,分别是一难心动,二难感应,三难出窍,四难见神。

    这四难一难比一难凶险,尤其是最后的见神,更是只存在传当中,老道自己年轻的时候走到了感应的第六关,在破开第七关的时候没能迈过去,以至功亏一篑。

    牧易并不想相信这些,但老道留给他的东西实在太详细了,甚至就连那盏油灯也被成最适合他的宝贝,不过需要等将来他达到出窍,熔炼本命的时候才能用到。

    “或许可以试一下?”

    牧易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他并没有立即尝试,尽管他才十四岁,但八年的江湖生涯早已养成了他沉稳的性格,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现在的心境适合修炼。

    尤其是按照老道的话,神魂之路凶险无比,一个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一夜匆匆而过。

    老道下葬后第二天,牧易下山买了斧头,锯子,钉子。

    他知道秋天很快就会过去,知道四面透风的屋子在冬天意味着什么。

    伏牛山树木茂盛,数十年的大树数不胜数,牧易虽然不大,但却很有一把子力气。

    一连三天,山神庙终于变了样,比不上全盛时期,但也像模像样,不用担心冬天冷冽的北风跟大雪。

    牧易住的房间位于山神庙的西厢,跟大殿相连。

    屋里多了新的桌子,凳子,还有一张大床,打造家具剩下的树干,全都被牧易砍成段,堆积在大殿的一角,以备冬天取暖用。

    大殿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以至于原本的蛇鼠蜘蛛等东西也纷纷搬了家。

    牧易唯一没动的就是庙里供奉的山神像,甚至下山买了一些贡品,恭恭敬敬的上了香,禀明了自己借住的意思,这也是他选择西厢房的一个原因。

    庙宇中若有神像,就是有主之地,不告而取,是为窃,如果神像有灵,就会结下因果。

    他跟着老道混了这么久江湖一直没出事,就是因为他们懂规矩,从不逾越,哪怕是行骗,也会在另一方面补上。

    老道下葬第四天,也是头七回魂日。

    牧易在老道坟前烧了些纸钱,陪着老道喝了一壶酒,酒是老道的最爱,可他却从不允许牧易喝酒,有一次,牧易偷着喝了一杯,那是他第一次喝酒,当他摇晃着身体,醉眼朦胧的告诉老道他没喝的时候,被老道狠狠的抽了一顿。

    不过从那以后,老道就再也没有管过他,可牧易反而对酒没了兴趣。

    这次是牧易第二次喝酒,也是第二次喝醉,所以晚上早早就躺到床上睡了。

    半夜里,牧易朦朦胧胧的听到大殿传来一些响声,有些不真切,直到一声巨大的轰隆声传来,牧易才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一刻,什么酒都醒了。

    “有人!”

    这是牧易第一反应,可在这半夜三更,又是荒山破庙,又有什么人来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