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99章 抱了几秒?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安夏儿挤出一个笑容,“谢谢你们理解。”

    最后安夙夜道,“所以,恭喜姐姐,请以后都和姐夫幸福下去吧。”

    “嗯,我会的……”安夏儿不停地点头,“你们以后一定也会遇上更喜欢的人,比我更好的人,一定会的,到时我一定会祝福你们

    。”

    安夙夜只是微笑,“姐姐幸福,我们便会开心,这是我和锦辰最大的愿望。”

    安夏儿无法想象,他们对她的爱有多深,才会将她的幸福视为他们的心愿,这份爱太沉重了,沉重到她无以回报,但她毫无办

    法,说再多‘你们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世上还有比我更适合你们的’都单薄无力,因为安夏儿明白,当你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她

    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任何人都无法比。

    一如她爱陆白,陆白爱她,他们在彼此眼中便是世界上最好的。

    安夏儿没有办法劝他们立即放下她,她知道,只有时间,时间能,或许是另一个能走进他们心里的女子出现。

    “我一定会,请你和锦辰放心。”安夏儿说。

    身后,陆白过来了,在魏管家和秦秘书的陪同下。

    安夏儿和安夙夜回头都看到了,安夙夜道,“可惜没多少时间跟姐夫他谈了,最后想提醒一下姐姐。”

    “嗯?”安夏儿眨眼睛,“什么?”

    “今天那个珀切福斯家族的人放的烟花,记得么。”安夙夜道。

    安夏儿想了一下,“你是说那个叫西蒙的男人么,当时听陆白他们提起过。”

    “对,就是那个西蒙?珀切福斯,不过他并不是珀切福斯家族第一继承人。”安夙夜他们了解各国的豪门贵族间的情势,“听说最

    近珀切福斯家族内部正发生继承权争夺,按理珀切福斯家族要来人出席陆家的婚礼的话,不应该是他来,可能陆白跟那个男人

    认识吧,当时姐姐抛新娘花束时,我和锦辰在广场边沿看到了那个男人前去祝贺你们。”

    不,陆白认识的不是那个男人,应该是那个家族中叫艾尔的。

    安夏儿想着。

    而且据当时那个叫西蒙的男人说,那个叫艾尔的应该是身体抱恙,所以来不了,所以才是那个西蒙来了,不仅如此,而且下次

    美利坚商会会议可能也会由那个西蒙出席……

    安夏儿凭着这些年在豪门界摸爬滚打的经验查觉出,那个珀切福斯家族肯定是要出事了,毕竟现在连国际刑警都听到了消息。

    “珀切福斯家族加入了‘美利坚商会’,姐夫跟那个家族的人打交道在所难免,但是。”安夙夜皱了皱眉,对安夏儿道,“我希望姐

    姐不要加入到姐夫的工作当中去,好好在家当你的少夫人养尊处忧便好,那些商界大家族之间的势力利益斗争,别去沾上半点

    关系了。”

    又道,“姐夫他纵横商界,应付那些不成问题,但我担心姐姐。”

    那些豪门贵族的人哪个不是老谋深算。

    像南宫焱烈那种狡猾如狐的,太多了,安夏儿上回在他手上半年没有被吞吃殆尽已经是万幸了。

    安夏儿是陆白的妻子,大人物总是会树敌,安夙夜不想看安夏儿再遇上像南宫焱烈那次的事一样危险。

    安夏儿知道安夙夜担心什么,“放心吧,我有分寸,再说了,我不会干涉陆白的朋友圈,他的工作我也插手不了。”

    “那就好。”安夙夜点头,“既然姐姐是陆家的少夫人,那以后就好好当好你这个少夫人就好了,在家陪陪孩子比较清闲。”

    安夏儿笑,“好的,我知道了。”

    “对了,lulu呢?”安夙夜见从不远处走来的陆白身边,并没有带孩子过来,“不带她过来再见见锦辰么?”

    安夏儿无奈,“怎么不想带过来,下午听到你们到了这座岛上,她还到处找锦辰呢,这会晚上吃了点东西又睡了,可惜了,没看

    到这三年保护我们娘俩的辰骑士了。”

    “呵呵,没关系的。”安夙夜笑道,“小孩子睡好了,才能好好长身体,那就下回再看她了。”

    陆白过来了,“我说你一个新娘子没好好呆在酒店又跑去哪了,原来是客人来了。”

    安夏儿回头无奈地道,“陆白……”

    “怎么不请他们进去?”陆白看着安夙夜和安锦辰,大方地一笑邀请道,“你们既然过来了,那就一起参加晚宴吧,快开始了。”

    安夙夜道,“不了,我们过来见一下姐姐,马上就要离开了,将南宫焱烈押回澳大利亚后我们只能在z国呆两天,明天还要回趟

    s城看看。”

    陆白是个爽快人,从不勉强人,但这会也表示了他的热心,“那就进去喝一杯再走?安夏儿这几天都在念着你们会不会来参加婚

    礼。”

    “谢谢陆姐夫的邀请。”安夙夜看了一眼身后在跟安雄和安夫人说话的安锦辰,“我和锦辰的身份不便去酒宴,刚才已经跟姐姐说

    过了,今晚我们会带着我爸妈回s城。”

    陆白挑了挑眉看向安夏儿,“看来你没留住?”

    安夏儿无奈耸肩,“可不是,这才刚见上一面,而且lulu还在睡着,下午她还吵着要找锦辰呢。”

    “那还不简单。”陆白回头对身边的魏管家,“去把lulu抱出来吧。”

    “不必了。”安夙夜阻止了,“不用打扰孩子休息,下回回来再看她吧。”

    “好。”陆白点头,“下回她会叫你们舅舅,我保证。”

    安夙夜笑,“舅舅么,听起来不错。”

    安夏儿看着陆白和安夙夜这两个玉树临风的男人站在月下谈论女儿的问题,分别是她的丈夫和挂念的弟弟,她心里突然有着一

    种圆满的幸福。

    能和亲人相聚,实在是件美满的事。

    “对。”安夏儿也保证,“我一定会负责教lulu改口,告诉她,你和锦辰是她的舅舅。”

    “那就谢谢姐姐了。”安夙夜微笑着点头,又对陆白道,“我还要跟我爸妈说点事,那姐夫,姐姐就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照顾好

    她,既然姐姐不属于我们,那就请你好好珍惜她。”

    陆白搂着安夏儿肩膀,“这自不必说,她是我的至爱。”

    安夏儿也朝他甜蜜一笑,二人眼中流转着恩爱与缠绵。

    安夙夜看着恩爱的陆白和安夏儿,点点头,一边后退,声音里有止不住的动容,“好……那就再次祝贺姐姐和姐夫,望你们百年

    好合,爱河永浴,这一回我走得放心了。”

    安锦辰在安夫人的拉扯下,还是走过来了,身后安夫人不敢跟过来却还是伸出手,“锦辰,锦辰你不要再走了……”

    安夙夜走到了那边,对安夫人道,“妈,我们好不容易过来了一趟,锦辰有些话跟姐姐说……”安夙夜在那边劝安夫人,声音慢

    慢降低了下去,后面似乎在跟他们说今晚离开极光岛的话。

    安锦辰来到了安夏儿和陆白面前,垂在身侧的右手,拿着一束花。

    陆白泛起唇角,“欢迎,这一次我真心欢迎你们兄弟俩过来。”

    安夏儿目光带着闪烁着感动的泪花,“锦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看到你们来了,我真的很高兴,现在都难以相信置信。”

    安锦辰留前的刘海刷下来遮着他的眼睛,整个人看着忧郁而沉默,冷漠而疏远。

    他缓缓抬起手,“姐姐,给你。”

    安夏儿一愣,忙伸出接见,“哦,好……你真是太客气了,还带什么花,不过,谢谢你。”

    这是一束鲜嫩的黄玫瑰,花瓣鲜亮,映着淡金色内粉的包装纸,美丽极了!

    非常适合婚礼这样的场合!

    “本想送黑玫瑰过来。”安锦辰说,“但我那盆黑玫瑰还在姐姐那,只好临时买了,无论如何,这束花给也代表了我的心意,为你

    们的婚礼祝贺。”

    安夏儿怔了怔,听着他的话,眼眶慢慢地滚热了起来,“锦辰,你……别这样,我很感激你和夙夜,你在我这不需要再说道歉。

    ”

    黄玫瑰其中一个花语是:

    深深的祝福。

    以及……为爱道歉。

    安锦辰低了低头,没说话,他高挑清瘦,西装革旅下,里面灰色的卫衣帽子盖住了他的头发,额头只翘出来几缕,就像他乖张

    的性格。

    陆白看了看安锦辰,目光又移到安夏儿这边,妻子跟曾经是情敌的妻弟在一起说话,陆大总裁的心理活动有点微妙。

    安锦辰对陆白说,“姐夫能回避一下么,我想跟姐姐说几句话。”

    陆白轻叹,连姐夫都叫了,他不答应也不应人情了。

    “好,你们说吧。”

    他大方地点头。

    “……”

    安夏儿看看陆白,有点不太相信。

    陆白拍了拍安夏儿的肩,“今晚他们就要离开了,好好道个别。”

    安夏儿这才笑了,“嗯,我知道。”

    陆白转身走向另一边时,魏管家也跟了上来,身后,传来安锦辰的声音,“姐姐,我可以再抱下你吗……”

    陆白脚步一顿,心里涌起一股酸味。

    故意把他支开就是想抱他老婆?

    “看着他们。”陆白没有回头,对魏管家道,“抱了几秒?”

    魏管家听到陆白醋劲大发的话说道,“大少爷,何必呢,安四少他们如今是以弟弟的身份来参加婚礼,那也只是亲人之间的拥抱

    ,没必要在意。”

    陆白还是一脸不情愿,他忍着不回头,怕看到他老婆被别人抱着他会冲过去……

    魏管家看到他这别扭的表情,“大少爷若真不愿意看到少夫人与……他接近,那你刚才大可以不回避啊。”

    “那不显得我小气了?”陆白愤然,“他们来参加婚礼我却连他们单独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把我当什么人了?”

    你可不就是小气?

    看着这个醋劲极大又极爱面子的大少爷,魏管家再次摇了摇头,看了下安夏儿那,然后马上道,“好了,大少爷,他们已经放开

    了,只抱了几秒钟……”

    安夏儿看着突然抱着自己的安锦辰,有些手足无措,听到安锦辰脸埋在她肩头深深地呼吸着。

    ↓认准以下其他均为仿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