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87章 再次以神的名义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

    裴欧不问了,他原以为莫珩瑾应该是个对女人更有耐心的人,他要改变对莫珩瑾的看法了。

    ——不想这么快就发展到酒店了。

    展倩突然出声,“过来了过来了,小夏过来了,哇,太美了,这样看真是绝色佳人啊,还有这婚纱太适合她了,王冠太眼耀了……”

    展倩一时做过记者的老本行习惯上来了,在身边摸了摸,“相机相机!”她要拍下来。

    裴欧盯着她,“你没问题么?”

    “哦!”展倩恍然,“我已经不是记者了,手机手机……”

    “别翻了。”裴欧盯着她,“进婚礼堂之前,所有贵宾的手机都关了,婚礼过程不允许拍摄。”

    展倩抚额,“差点忘了……”

    婉惜一会,她倏然地抬起头,继续看着安夏儿一身亿万婚纱走过来。婚礼殿堂的过首中,安夏儿身上婚纱极重,走得很慢,国王面容严肃威严,尽显一国君王的仪态;安夏儿头纱是斗篷的风格,也是长长地披在身后的裙子上,斗篷自然地搭在她盘起的头发上,头发上戴的

    是公主的贵冠!

    象征着王族的王冠熠彩生辉!

    安夏儿挽着父亲国王的手臂,缓缓向陆白走去。

    在走到陆白面前时,《婚礼进行曲》才终于停下来,陆白看着她,她看着陆白,突然觉得竟有些羞赧,缓缓移开脸,她又跟他站在婚礼上了……

    花童退下去了。

    这个紫色主题的婚礼现场,除了浪漫的薰衣草和紫藤衬着这个金色的殿堂,还有一座白色的旋转木马,就像是映衬着这个公主与白马王子的美好故事!

    男花童退下去后,坐在礼堂的专门花童区;而女花童则是被带去了旋转木马那一边玩。

    女花童们身着白裙坐在木马上飘飘似仙,男花童盯着那一边,满目嫉妒。

    一个小男孩首先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子都去坐旋转木马了?我们不能去呢?”

    有个男孩子问坐在他们中间的陆宸和陆玺,“我说,你们不是陆家的少爷么?你们怎么也不能过去坐?”

    “你们是你们爸妈亲生的吗?”

    “我爸经常说我是他跟客户签合同时,客户送的,你们肯定也不是亲生的了!”

    陆宸和陆玺不说话,小脸绷得紧紧的。

    他们要冷静,不能跟这些小孩子计较,他们老爸是什么样的人这些小孩子懂个屁!

    ——他们老爸就是让他们当花童充数的!

    两个还是小孩子的陆小少爷努力让自己像个大人一样,不理会耳边其他小孩子的话,对,反正他们也不爱坐旋转木马什么的,他们一点也不羡慕,不羡慕……前面礼堂上方,金色的豪华地面如镜子般倒映着安夏儿的身影和陆白的身影,安夏儿一身圣洁的白,身上的水晶如漫天闪耀的星,而陆白这一次穿了套黑色的订制礼服,更加显得了这个大总裁的沉稳帅气

    !

    lulu的声音传过来,“妈咪妈咪?!”

    安夏儿对那边微微笑了一下,lulu马上兴奋起来,“妈咪好漂亮,好漂亮!”

    安夏儿低下了头,被女儿当众夸太不好意思。

    “lulu小姐真是有趣……”在场发出不小的笑声!

    大管家马上对lulu嘘了一下声,怕lulu扰乱婚礼秩序,马上将lulu也抱去旋转木马那一边了。

    男花童们坐在礼堂的另一边,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可以去旋转木马的女花童们,在这个婚礼殿堂中,女花童们稚嫩的笑声就像是天堂里的天使之音,对这场婚礼讼赞着祝福。

    其中一个男花童看到lulu被抱过去了后,终于忍不住了对陆宸和陆玺说,“看呢,你们妹妹都过去了,你们果然不是亲生的!”

    陆宸和陆玺虽然小身躯端坐不动,眼前看着前方,但手却握紧了。

    陆玺一呲牙,对旁边的小朋友道,“再不闭嘴,宰了你!”

    男花童被陆玺小少爷吓了一跳,顿时抽抽鼻子,含着眼泪,差点哭出来。

    前面,陆白和安夏儿面对着神父。

    神父说道,“首先,能再次以神的名义为陆白先生和安夏儿小姐主婚,我很高兴。”

    末了,老神父看着陆白和安夏儿,“我愿经由我祝福过的爱侣都能白头偕老,再次站在我面前时亦没有分离,就像陆白先生和安夏儿小姐一样,而是他们想再次举办婚礼,跟世人分享他们的幸福与甜蜜。”

    全场爆发出掌声,在宽阔的婚礼殿堂中浩大地回荡着,两分钟才慢慢降下去。

    安夏儿看到这个神父时,也很意外,因为这是她和陆白当年在s城那座教堂中结婚时的神父。

    几年的时间,神父似乎又更老了,脸上老花眼镜的镜片又更厚了,头发白得像雪,整齐地往后面梳去,穿着一袭黑色的传道服。

    安夏儿一脸意外地看向旁边的陆白。

    陆白给她一个会心的眼神:意外么?

    安夏儿当然意外,这个神父算是他们爱情的见证者了。

    安夏儿继续回过头,听神父说下去。老神父开始翻开手中的圣经,“他们以夫妻的名义再次站在我面前,那我也愿意再次为他们念起婚礼的神圣誓言,陆白先生,请问你现在是否还愿意在你无论富贵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愿与安

    夏儿小姐保持这段婚姻,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当然愿意。”陆白的回答四平八稳。

    神父又问安夏儿,“那安夏儿小姐,你是否也愿继续以妻子的身份呆在陆白先生身边,无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快乐或忧愁,都爱他,包容他,谅解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到地老天荒?”

    神父是在他们已经结婚的前提上,稍微改变了一些婚词问他们,这让他们当事人听来更加刻骨铭心,感概万千!

    ——就像神和神父在告诫他们,他们这段爱情与婚姻有多么不容易!

    安夏儿看着陆白,冥冥中竟感动起来,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嗯,当然愿意。”

    神父合上经书,看着面前的这一对爱人,“那好,请问陆白先生有再次准备戒指,或者是爱情的信物么,你们可以交换了。”

    安夏儿刚为这个问题感到不解,因为他们已经有结婚戒指了,这结婚戒指一生只此一对,哪能买两对的?

    她的困惑还没落下,就像秦秘书端着个托盘上来了,上面放着两枚戒指。

    当安夏儿看到这两枚戒指时,安夏儿瞠大了眼睛,“这……”

    陆白拿起安夏儿戴着蕾丝手套的手,将那枚较小的戒指重新套回了她右手无指上,“你之前不是一直管我问戒指哪去了,我当然是收好了,准备在婚礼上继续给你戴上。”

    安夏儿不禁失笑,眼睛湿润了。

    这对戒指是她和陆白当初结婚时的戒指,当年在s城大桥发生的那场车祸中,她落水后身上的贴身物品就被南宫焱烈的人摘除了……

    回到z国后,安夏儿还屡次向陆白问起她的戒指,但陆白也只是说他收回来了,却并没有马上给回她。

    原来,他等的是这一刻。

    “怎么?”陆白拿着她的手,抬起眼睛看着她,“你是想要再买对戒指?我是无所谓,你要多少戒指都可以买,我个人是认为我们当初结婚时的婚戒不可替换。”

    安夏儿摇了摇头,“不,不必买了,我也觉得这对戒指不可替换。”

    二人达成共识,眉目相视间,会心一笑。

    安夏儿再次把戒指戴回陆白手上时,“真是难为你了,为了配合这一刻和我一起重新戴上戒指,你还特地将戒指摘下来了。”

    他们结婚后,陆白是从未摘过戒指的,洗澡都戴着。

    陆白唉息了一声,“可不是,几个小时间不戴都不习惯。”

    为了在婚礼上与安夏儿同时完成这一道程序,陆白几个小时间前特地将戒指摘了下来和安夏儿的那枚放在一起,带了几年的戒指一摘,总觉得空空的。

    他从不在意在外面显露出他的结婚戒指,不在意时刻告诉别人,他已婚。

    安夏儿帮他戴回戒指后,陆白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这是除了你,第二样我不能丢的东西。”

    安夏儿心里感动得不要不要的,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一直看着这个深情伟大的男人。

    陆白拿起她的手吻了吻她手指上的戒指,“现在我想再问你一句,嫁给我,你后悔么。”

    “不后悔。”安夏儿肯定地回答他,“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

    “那就好。”

    陆白点头,没有失信于他之前的承诺。

    他们的声音只有对方听得到,其他宾客只能远远注视着他们,或者在猜他们是不是重新买了结婚戒指。神父见他们戴好了戒指,通过别在衣领上的麦克风对所有人说,“现在,陆白先生和安夏儿小姐已经在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宾面前,给对方戴上了他们的结婚戒指。这意味着,他们的誓言将与他们的婚姻一生

    一世捆绑在一起,谁也无法再将他们分开。现在,请大家给予这对最恩爱的夫妻最热烈的祝福掌声,同时,陆白先生,安夏儿小姐,你们可以吻对了。”

    在浩大的掌声中,乐队再次奏起了爱情之曲,同时花瓣从祭坛上面撒下。

    花瓣纷落中,陆白托着安夏儿后脑,深深地吻上她的唇,花瓣落在他的西装肩头,落在安夏儿身上,他们深深拥着彼此。

    安夏儿闭着眼睛,感受着陆白的气息和狂热的爱,在乐声回想着她与陆白一路走来的光景。

    在礼堂中出席婚礼的宾客不能用手机拍摄,周围会有保镖和工作人员一直看着宾客,但除了陆家特地请的官方媒体记者,他们需要将最主要的画面拍摄下来,放在新闻上。

    当然,拍摄的内容也会经过陆家工作人员的审核和剪辑,最后才能放到电视上。官方媒体高清的镜头中,拍摄下了陆白与安夏儿这个仿若世纪之久的拥吻画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