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76章 帮你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1176章帮你

    南宫莞淳步子缓缓放慢,最后停了下来。品書網

    “我说过了,不关你的事。”她缓缓低头,咬着唇瓣,“我这一生做过的蠢事不少,或许这一次我为了救蔻微会让自己惹无尽的麻烦,但也罢,也算我尽了最后一份家人的责任。”

    “你不想好好活着了?”莫珩瑾问她,“继续去送死?”

    南宫莞淳咬着唇,垂下挣扎的脸。

    “还是这么想当个好姐姐。?”莫珩瑾向她走来两步,“其实不必我提醒你南宫蔻微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也清楚,她不值得你牺牲自己去救她。”

    “我不尽量救她,我良心会不安。”南宫莞淳说道,“我不想让自己以后处于自责,蔻微她做过什么坏事那是她的事,但我只想做好我自己。”

    这是她的心里话。

    虽然她很不想这么做,但她是倒霉摊了南宫蔻微那样一个妹妹,平时对她没什么好话,如今留下一堆烂摊子还要连累她去救。

    她刚迈开一步,身后传来了两声掌声,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我都要快被你感动了,南宫小姐,你妹妹无情无义,但你不想做那种人是么?”莫珩瑾说道,“既然如此,那请南宫小姐车吧,我送你过去。”

    南宫莞淳怀疑耳朵听到的,她过头看着莫珩瑾,又有点过意不去,“不必了,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不劳你了。”

    但莫珩瑾有的是办法让眼前这个女人他的车。

    他问她,“你要去找陆少夫人的话,你觉得是你在她面前较说得话,还是我?”

    这次直接让准备去车库的南宫莞淳停下了脚步。

    她当然知道这件事莫珩瑾若是能够帮忙在陆白或安夏儿面前再说说情,她去强一百倍。

    她又一点点回过头,不确定地看着莫珩瑾,“你真会再帮我?”

    莫珩瑾与她面对着,微笑着,“对,我会帮你。”

    隔着几米的距离,淡白月光从头顶撒下,两人的影子在地面拉得修长,他们站在林别墅前像午夜剧情的电影。

    莫珩瑾眼睛里有着难以猜测的东西,深奥而浅显的东西在浮动,但他的微笑像白日阳光般夺目。

    他的斯和雅总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很好说话的男人,南宫莞淳也从未见过他发脾气,他似乎从来都云淡风轻,外型和气质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作为一个‘瑾年保险’的说话人以及一个名门大少,他完全没有那些名门子弟的恶习和花心感。

    当然,这都是他外在的一种人设……

    南宫莞淳深知这个男人的不简单,所以也拒绝走近他。

    莫珩瑾绕到车门一边打开门,“车吧。”

    途,莫珩瑾开着车时,问南宫莞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陆白或陆少夫人不同意你的要求,或者你找门将他们夫妻惹怒了,你会有什么下场?”

    南宫莞淳想再抽烟,但想起这个男人不喜欢看到她抽烟,眼下又在他的车内,便将她那支格外优雅复古的女士烟杆放了下去,“想过,可能我也会被陆白扔进精神院吧?又或直接一颗子弹了结了我。”

    “但你明知是这样下场,还要去为你妹妹说话。”莫珩瑾不是问句,而是像在除述她的话。

    “我与蔻微的姐妹关系确实不好,以前在家族甚至是对立的存在,但她是那样的人,不代表我也要变成那样无情无义。”南宫莞淳说,“无论她是好是坏,无论我想不想救她,但她确实是我亲妹妹,于情于理,我起码要尽一下自己的力。”

    “为什么?”

    “不想以后后悔。”南宫莞淳说出这话时,思考了好几秒,“我不想等以后看到了蔻微死亡的消息时,我再后悔,后悔我这个作姐姐的曾经记恨她而没有对她伸出过援手。”

    “她也没帮过你。”莫珩瑾提醒她,“她作为你的妹妹早失职了,基本没有做过一件妹妹该做的事,对吧。”

    南宫莞淳没有说话,睫毛一点点垂下去。

    这件事她到底该不该帮,很难说……

    站在事非面前,她也许可以不出手,但站在亲情面前,她似乎又得为家人出一份力。

    莫珩瑾从后视镜扫了一眼她,“那南宫小姐有没有想过,如果今晚我出面为你说话了,我会有什么下场?”

    南宫莞淳心脏咯噔了一下。

    蓝眸放大。

    跑车飞驰着,月光时不时从车窗外照射时来,将莫珩瑾的侧脸照得一会明一会暗。

    他像美术生笔下的素描画人物,跃然于她眼前,有着雅的气质和名门的奢美。

    他轻轻淡淡地微笑着,“我与陆白是多年的朋友,在帝晟集团还没有称霸全球商界时是,正因为是多年的朋友所以才了解他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商业的事情还好说,但涉及到他的私人问题没人敢插手,这一点我和裴欧都清楚,

    当年南宫蔻微会得知陆少夫人怀孕,据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展小姐那边不够警慎,才泄露了,最后裴欧将他未婚妻展倩藏到了华南军区,才让展小姐躲过了一劫。之后陆白没有再追究那件事,这一点我们都心照不宣,即使陆白没说,我和裴欧也明白,是因为我们是朋友,他才卖了裴欧一个面子。”

    南宫莞淳似乎知道他往下会说什么,纤白的颈轻不可见地吞咽了一口,保持冷静地坐在副驶使。

    “而陆白也卖给了我一个人情。”莫珩瑾看了她一眼,“原因你清楚。”

    南宫莞淳手指收紧,抓着身下昂贵的真皮座椅。

    这是面对莫珩瑾,她第一次除了紧张和郁闷之外,有了一种复杂的心情。

    “但说实话,我不认为陆白会卖给我们第二次人情。”莫珩瑾笑道,“因为这件事太严重,南宫蔻微伤害过陆少夫人很多少次,事关陆少夫人的问题,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所以,听我分析于现在。”他顿了一下,问旁边的女人,“你觉得我现在若是替你出面再去求陆白一次,会有什么后果?”

    “你可以不帮我。”南宫莞淳咬着牙,“送我回去吧,我自己开车去……”

    莫珩瑾没有停车,反正踩下了油门加快车束,“轻则陆白一翻脸,以后他不会再跟我来往,重则会怀疑我是不是与你们南宫家族站一战线,他会不会将‘瑾年保险’从美利坚商会踢出来都是个事。这件事直接关系到我整个莫家和公司,南宫小姐你觉得,让我替你妹妹去陆白那求情,划得来么?”

    南宫莞淳听出他不乐意了,“停车,我自己走回去,我不勉强你我自己去……啊!”

    莫珩瑾扬起,一手朝她后颈砍下去。

    南宫莞淳顿觉眼前一黑,头垂了下去,话没说完便失去了意识。

    车内安静了下来,莫珩瑾从后视镜扫了一眼南宫莞淳,保持着万年的微笑,“我说过会帮你,对,帮你。”

    不是帮忙救你妹妹。

    ***

    这三天里s城大大小小的新闻不少,除去所有媒体都在关注的陆白和安夏儿的婚礼以外,还有人在讨论那个敢告陆家的官司是如何结束的,以及南宫蔻微又怎么沦落到了精神医院。

    利威廉联系不到南宫莞淳,没办法借助南宫莞淳那边救出南宫蔻微,第n次播打南宫莞淳的手机显示关机后,他终于放下了手机问保镖,“找到莞淳小姐了么?”

    “没有,从昨晚开始没她消息了。”一个保镖说。

    “她的住处呢?时利呢?”利威廉自然也知道南宫莞淳在z国这边的住处,她所租下的那座幽静的小型别墅,联系不到南宫莞淳后便让人过去找她人了。

    “没有,她的住处也没有人。”保镖说,“我们今天甚至去了时利珠宝公司,瓦诺说莞淳小姐今天没去公司。”

    利威廉手里的手机玻璃屏被捏得慢慢出现裂缝。

    “利威廉管家,这是怎么回事。”保镖问,“莞淳小姐不愿帮忙,所以躲起来了么?”

    “不无这种可能。”利威廉眯着眼道,“但莞淳小姐那边我们也是第二个办法,如今最终还得靠我们自己。”

    “我们的人已经很少了。”保镖说,“去找那个欧阳法官的两个人没回来,如今只剩下我们四个了,再继续找蔻微小姐会不会全军……”

    “继使死也要找!”利威廉吼道,“我们必须对得起少主,一定要将蔻微小姐救出来!”

    这些人像是南宫焱烈留下来的死士,不顾生死要完成南宫焱烈出事前所交待的事。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南宫焱烈出事前。

    为什么交代他们一定要将南宫蔻微救出来。

    几个保镖像机械人一样,齐声喝道,“是!”

    利威廉看着堆满桌子的媒体报纸,看着现在铺天盖地的帝晟集团总裁与西莱公主婚礼的新闻,哼声,“通知律师那边,不诉了,也不必找人在散布消息了,我们低调行事,一切以找出蔻微小姐所在的地方为主。陆白他们如今在准备婚礼,只要我们这边没消息了,他不会有时间顾得我们。”

    “是。”南宫焱烈焱不在了,保镖便听从这个利威廉管家的指示,“那慕斯城那边还找不找,不是说看他肯不肯跟我们合作么,毕竟他原先可是陆白的情敌……”

    “不必了。”利威廉拿起一份今天的《s城商报》,“有媒体得知安夏儿去了安家,从而推测出安夏儿与安家的矛盾不会激化,既如此,陆白与慕家那边估记也不会再敌对下去……”

    安家那个大小姐替慕家生了个孩子的事,利威廉也得知了。

    从安夏儿去过安家这一件事,猜测出了如果她原谅了安家是否也会连着原谅慕家,那陆家与慕家可能恢复往日的和睦。

    那慕斯城那边他们不必抱希望了。

    利威廉脸色发阴,“三年前,慕斯城曾经去意大利找过少主,间接问起过陆少夫人的事,当时少主便猜测他与陆白之间的关系,可能没有那么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