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41章 晚餐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

    她疯颠地笑了起来。

    笑得身体在摇颤,声音飘满整个屋子!

    安夏儿看着这个女人,“以前的你只会让人觉得可恶,现在的你,是让人觉得恶心。”

    “少夫人,别理她。”魏管家说道。

    “她还真以为大少爷会管她似的。”小纹嫌恶地说,“大少爷将她扔在这根本懒得听到她的消息了,少夫人的事和帝晟集团的会议他都忙不完了。”

    平时也就是魏管家负责让人看着这个南宫蔻微,这里的保镖也是魏管家调派的。

    “陆白……”南宫蔻微笑得终于喘不过气来,垂下头,又痛苦而丧气地念着,“明明只差一点,我离幸福只差一点,只要安夏儿你不回来,他就会娶我了,他都让人在国际新闻上说了,说他会娶我……”

    安夏儿看了一下周围,墙上没有一面镜子,连一些能照映的玻璃饰品都没有。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容貌不自信,或者发现自己的容颜变了……

    安夏儿不想再打击南宫蔻微,一个垂死挣扎的毒女人不值得她再费心思,但是,听到南宫蔻微到现在都还惦记着陆白,惦记着她老公,她真的生气。

    安夏儿对站在旁边的两个看护说道,“去拿面镜子过来。”

    客厅里、洗手间里,和南宫蔻微的房间里的镜子早被南宫蔻微摔了,看护闻言便去其他地方拿,“是,少夫人。”

    安夏儿来到南宫蔻微面前,优雅而缓慢蹲下,裁剪精细且雅致的dior星空裙摆垂下来在灰色的地毯上,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帧如宫庭般华贵而艳丽四射的画面。

    与现在的南宫蔻微是天上与地下的对比。

    “你看过你现在的样子吗。”安夏儿看着南宫蔻微枯黄发丝下的苍白的脸,“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能让男人倾心的条件吗?”

    南宫蔻微缓缓抬起头。

    “少夫人。”看护拿来一面手镜。

    安夏儿目不转睛地看着南宫蔻微,伸手接过镜子,拿着手柄转过镜面对着南宫蔻微,“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丑而邋遢,口吐恶言,就像个疯婆子。试问还有哪个男人会看你一眼?你还在妄想陆白?”

    南宫蔻微上回照镜子还是一年前,当时她看到脸上生出来的斑点时就将全屋的镜子摔了。

    此时她看着镜中自己都快认不出来的脸,目光呆滞了,“不,这不是我……”

    “这就是你。”安夏儿轻轻地说。

    “不,不可能……”

    南宫蔻微捂着自己的脸颊看着镜子,一双蓝眸撑大。

    “我过来的时候。”安夏儿看了一眼厅中地面那些看护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的东西,嘴角泛了一下,“听说你在要死要活地闹,并且自杀要挟要见陆白?”

    “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南宫蔻微只看着镜子,手疯狂地在脸上摸来摸去仿佛想确认那不是自己的脸,“我那么美丽,那么动人,我是维纳丝的化身,无论欧洲贵族子弟为我倾倒,这个丑八怪不是我……”

    “这就是你!”安夏儿猛地抓住她的手腕,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你好好看看你现在是怎样,过去的你起码还有容貌,现在的你还有什么,你还有什么资本来跟我争论?”

    “不,不……”南宫蔻微不停地摇头,手中的镜子也掉了。

    “你还想见陆白?”安夏儿微笑说,“你敢用你现在的样子去见他么?你也知道你现在是丑八怪啊,哼!”

    安夏儿甩下她的手,站起转身,“我们走。”

    “是,少夫人。”

    魏管家和小纹跟上。

    脚步声渐渐远去,传来看护出去的恭送声音,“恭送少夫人。”

    南宫蔻微双手失力地垂了下去,身体像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头也垂了下去,而视线却正好对上地上的镜子,镜子中的女人眼窝深陷,那张像凋败的残花一般的面容就在她面前,目光空洞,嘴唇干裂。

    那双曾经的灵动蓝眸,如今就像是残留在画盘上的干涸颜料。

    “不是我……不!!”

    凄厉的叫声撕裂般地叫了起来。

    安夏儿他们刚从这座别墅出来,听到身后的声音,缓缓回了一下头。

    “哼,早就说过她不知所谓了。”小纹说道,“这样的女人,还期望大少爷会看她一眼,不自量力。还以为她是以前那个贵族小姐呢!”

    安夏儿唇边微笑,“放心吧,不会了,她以后都不会再想着见陆白了。”

    一个以容貌而自信的女人,容颜的衰败是击垮她的最大武器,足以让一个女人万念俱灰。

    安夏儿转身,与魏管家他们上了车,将南宫蔻微和自己过去所受的一切委屈伤害,一并留在了这座阴暗的别墅里,从此再也不会踏足。也不会在意这个女人。

    ——————

    回到九龙豪墅的时候,陆白已经回来了,三个孩子也醒了。

    lulu缠着沙发上的陆白在说话,菁菁刚说少夫人回来了,lulu便飞快地从爹地腿上跳下来像小鸟一样奔过来:

    “妈咪?”

    “lulu。”安夏儿蹲下来抱住女儿,“你醒来了,什么时候醒的呀?”

    “爹地回来的时候。”lulu指了指身后,“宸哥哥和玺哥哥也醒了,他们有好多好多的玩具,还说以后的玩具都给lulu了,我好开心!”

    安夏儿望了一眼过去,见两个小少爷正在地毯上用无数碎木拼一座俄罗斯城堡,模型精致得简直可以当作艺术品摆在书房了。

    陆宸和陆玺站了起来。

    安夏儿牵着lulu走来,笑着说,“是么,那有没有谢谢哥哥呢?”

    “有!”

    lulu回答得响亮。

    陆宸和陆玺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一套米白色的儿童休闲服,圆领小袖口,嘻哈风格。

    陆宸小绅士用疼爱的目光看着妹妹,“lulu要是喜欢,我和陆玺那间玩具房以后就归你了吧。”

    “真的?”lulu眼睛马上发光。

    “反正我们已经不玩了。”陆玺两手小胳膊背在脑后,说起那些玩具无聊得叹说,“现在我和陆宸都有独自的房间,里面放我们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玩具房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

    看着陆玺摆手又耸肩的小模样,安夏儿眉角抽了抽,继尔又慈爱地微笑说,“原来小宸和小玺已经分开睡了,这么小就敢自己睡,很厉害哦。”

    两个小少爷一愣。

    立即立正站好。

    陆宸谦虚地道,“还好,因为我和陆玺的爱好不同,所以就分开房了,以前也是同一间儿童房睡的。”

    “我已经三岁多了。”陆玺说道,“我能够自己睡,妈咪放心。”

    乖宝宝形象又出来了……

    “好好,我知道了。”安夏儿说着看了一眼陆白,“怪不得你们爹地对你们这么放心,在西莱时还让你们负责给我带话呢。”

    她纯粹是哄孝子的语气了。

    知道两儿子要在自己面前表现乖巧,她也不拆穿。

    陆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我就说吧。”

    “对,我们的孩子真聪明。”安夏儿弯起眸子。

    晚餐时分。安夏儿看着如今坐着六个人的餐桌,很感概,长桌边,安夏儿与陆白对面坐着,陆宸和陆玺坐在一边,lulu坐在一边,管家和女佣候在餐厅中,lulu吃东西的动静很大,还要跟两个哥哥比赛,两个小少爷

    为了陪妹妹,便与她一起快速吃起东西了。

    “我吃了一半,还有一半……”lulu边吃边望着对面两个哥哥的碗。

    而陆宸和陆玺原本是陪lulu比赛才加入的,结果一比就不可收拾了,又变成了两兄弟之间的竞争了。

    “我会比你先吃完!”陆玺一边吃一边看着陆宸。

    “你,明年吧!”陆宸从不认输。

    两兄弟你瞪着我瞪着你,吃得飞快。

    旁边魏管家和佣人看着目瞪口呆,从未见过小少爷们吃饭吃得这么快速的时候,并且这么有童真的时候!

    “哈哈,真热闹。”安夏儿忍不住微笑起来。

    餐桌上方低垂下来的北欧风格吊灯暖黄色的灯光打照在餐桌上,晚餐格外温馨,她的笑容恬静而温暖。

    “今天我让施华洛世奇z国区的副总过来了。”陆白说,“所以对于婚纱的事,你怎么看?”

    “很意外。”安夏儿道,“我没有想过你会专门去为我订制婚纱,谢谢。”

    “当初没有给你定制的婚纱,我们婚礼要重新补办,当然婚纱也要给你补回来。”陆白微笑看着她,“不是说,每个女人一生中都有唯一的一件衣服,那就是婚纱么?”

    安夏儿看着陆白,一瞬有些动容。

    暖黄灯光下,他英俊得一如往日,俊美逼人!

    那双犀冷的褐眸看向她时,却总带着温和和溺爱,像宠着一个公主。

    原来,她早就成为了公主……

    他的公主。

    “陆白,你……”安夏儿感动到叹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才能让你明白我的感动与感激,但是,下午得知你去为我订了婚纱时,我真的……那一瞬想哭呢,你对我太好了。”

    “我不是一直都对你好?”陆白浅淡地笑了笑,“还是说,与我分开几年,你失去过记忆,对连过去的某些回忆的感觉也淡忘了?”

    “没有。”安夏儿佯装生气地恼了恼,“怎么说呢,以前,有点生在福中不知福吧,每次一与你吵架,我就感觉心里无比生气……如今想起,连过去那些我们吵架的事,都变得有趣起来。”

    陆白拿起高脚杯向她举了一下,“那,为你的长大,cheets!”

    “一说你还真把过去的我当孝子了?”安夏儿道,“那时我也只是比较年轻吧,那个年纪的女孩子爱情至上,很多时候都只考虑到个人问题,不会去想太多长远的。”

    就像第一次回陆家时,陆白让她将南宫焱烈埋在紫园的那袋毒品反带去了gk国际分部的事,当时她知道真的非常生气,觉得陆白没有顾及到她的安危。

    如果那件事放在现在,也许只要能帮陆白做点什么,她会很乐意。“不过,我们确实应该干一杯。”安夏儿也拿起面前的酒杯,望着对面英俊的丈夫,“为我们回到家后的第一顿晚餐,cheet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