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十第1026章 对国王的斥责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夜读库m.yeduku.c o m而她展倩当时只是一名记者,安夏儿出事时她还到处奔波着,安夏儿面对的是安家和国内数一数二的豪门慕家,她一个记者根本帮不了安夏儿多少,安夏儿也明白,所以她不得不嫁给陆白。

    安夏儿一个人,度过了她人生最坚难的阶段,做了她人生最大的选择——

    人生最坚难的时期她都过来了,又乍怎会还是个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

    “陛下。”展倩出声,“公主在z国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经历的一切我都知道,但你您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么?比如你明白陆宸陆玺,还有lulu不是她第一胎的孩子么?……”

    “什么?”

    国王和鲍伯同时抬起眼睛。

    “我在z国被歹人所害时……”安夏儿回首看着国王,“作为我的亲生父亲,父王,您并没有为我这个女儿做过什么,您说你早已知道我是z国的安夏儿,你考虑王宫的情势太过危险,所以才没有想过要将我接回来,认为我在陆白那边会更安全是么。但您有没有想过,在你以为我在z国会比较安全时,我在z国又遇到了什么?”

    是的,她就是要让她的父王知道,他亏欠自己多少!

    国王听着安夏儿的话,神情越来越悲伤……

    “我不知道你什么知道了我在z国。”安夏儿道,“比如我被赶出那个安家时,您知不知道,若是知道,为什么没有派人来接我?”

    “不……”国王愧欠地低下了他一个国君尊贵的头颅,“我不知你和安家的事,我认出你时,你已经嫁给陆白了,陆白对你很好,新闻媒体都在刊登你们恩爱的消息,所以才觉得你在陆白身边也许会更好。”

    他根本不知道安夏儿在z国遇到的其他的事,西莱一定在尤菲里奥掀起的政乱中,他民没有空暇时间让人去z国调查……

    安夏儿哼了一声侧开脸,“我最困难的时候父王您不在我身边,有夏叔一家的保护,有陆白的伸手,我才脱离苦海,嫁人陆白……”安夏儿想起他们认识以来的情形,淡笑说,“那才是我一生最庆幸的事。”

    “我这一生,有两个救过我性命的贵人。”安夏儿道,“一是夏叔,二是陆白,没有他们,父王,您以为今天还能看到女儿么。”

    国王大殿的空气,安安静静,满目奢金的豪华也一片沉寂。

    无论是安夏儿这边的人还是国王那边的人,都没有说话。

    “恢复了记忆么……”国王又垂下眼帘,“我以为你恢复记忆后,也许大家都会更高兴,想不到,会让你记起恨我的事……你是怎么恢复了记忆,曼莉夏?”

    “帝晟集团旗下开发了一款面对记忆创伤或针对海默尔森患的医疗科技。”安夏儿说道,“叫‘时光治愈者’,造价昂贵,直至目前听说都只有z国有。”

    安夏儿想起在过来的车上,doctor chen说的,她笑道,“果然,陆白真是棒极了,他公司旗下开发的医疗科技也让他的妻子恢复了记忆,父王,您说是么?”

    国王叹息着,“原来如此……不愧是他陆白……”

    “父王说我变了,变得凌厉过人。”安夏儿又回头笑了一声,“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单纯,而我经历了太多,如今对我而言,父王您早已不是我唯一的亲人。”

    国王的手猛地一紧。

    “在离开王宫后,我已有自己的丈夫以及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家。”安夏儿平静地道,“而由于父王您对王室的过于重视,竟受王叔所挟,同意让我与南宫焱烈订婚?”

    国王马上道,“因为我知道陆白闻讯一定会过来!”

    “倘若他不知道消息,他刚好休假了没有看到消息呢?”安夏儿问他,“那父王您是不是要为了艾楚克和自己,将我嫁给南宫焱烈了?”

    国王紧握着手。

    手发抖。

    “王叔下了规定,不许王宫中任何一个人提及我的过去,您受王叔挟持没有告诉过我我和陆折的事就算了。”安夏儿在这方面是怪国王,她顿了顿,“但你知道南宫焱烈对我做过什么么?当年是鲍伯亲自去意大利将我接回来的,你们知道南宫焱烈曾将怀有身孕的我关在那座‘莫古公馆’吧?对于那样伤害过我的男人,父王您要将我许配给他?!”

    “夏儿,我向你道歉。”国王声音抖着说,“是我将你接回宫后,差点又一次牺牲了你……我只是没有办法。”

    看着国王低垂下的头与尊严,安夏儿没有怎样,只是说道,“如果叶沙丽没有活着,夏叔的事我不会原谅父王,如果昨晚父王没有说让我走,对于你同意王叔将我许配给南宫焱烈的事,我也不会原谅你。”

    鲍伯担心地看着他们父女,“公主,都过去了……你不要再生陛下的气了,陛下是国王,他有一个国王的无奈。”

    “是。”安夏儿深呼吸着,垂下眼睛,“所以父王,我还认你这个父亲。”

    “什么么……”

    国王仿佛不敢相信。

    “我今天特地过来,就是要告诉父王,让您知道女儿过去的十几年里我在z国是怎么过的。夏叔又是怎么救了我,以及陆白对我又有多重要。”安夏儿道,“即使现在有父王我也要说,对我最重要的人是陆白,我的丈夫。”

    “我知道了。”国王很伤感。

    安夏儿看着他悲伤的脸庞,“所以,我希望父王以后能够做一个好父亲。”

    “!!!”国王马上抬头看着她,“夏儿,你……原谅父王了么?”

    “念在逝去的母妃的份上,是,我原谅了。”安夏儿道,“伯鲍说得也对,事情过去了,我比较珍惜眼前。”

    她的意思很明确了。

    虽然她还认这个父王。

    但王宫将不再是她的一切,她也不会再为王宫一味地奉献自己,她还有更重要的家人……

    “我知道了。”国王叹息着,“既然陆白说了今天过来,那夏儿你就去王家礼会场那边吧,王宫这里,你没必要呆着了。达鲁,让强纳森送公主去礼会场……”夜读库m.yeduku.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