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03章 ……她会杀了他!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说到这,国王无奈,“但我只是没想到,他和意大利南宫家族的南宫焱烈联手了,还将你找了回来,想让我自愿退位给他的方

    式以羞辱我。”

    安夏儿咬了咬牙,“那父王你和跟王叔讲过母妃的事么”

    “我跟他说过,但我并没有看到他有多在意这个真相。”国王说道,“权利会吞噬人心,或许他现在真的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尤菲

    里奥了,他没有感情了。”

    安夏儿好笑了一声,“如果这样,母妃选择了父王你,倒也是正确了。”

    知道了她母妃的事,安夏儿心安了一点,来自父母的爱情仿佛给了她一些面对一切的力量。

    “那”安夏儿又笑了笑,“父王为什么没有带我去给母妃扫过墓”

    “王家墓陵中的赫姬王妃墓,只是一个幌子。”国王说,“赫姬不葬在那,她葬在她的故乡荷兰,我们婚后去那里度过蜜月。”

    “是么,这样也好”安夏儿点点头。

    “我原本打算退位后,就去荷兰陪着她以度过晚年,只是没想到”国王深长地叹息着,“尤菲里奥突然发起的政变杀了我一个

    措手不及,甚至来不及安顿英理和艾楚克,还把你从z国找回来了。”

    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事。

    安夏儿缓了一会神,目光看向寝殿的窗外,星空正好,明天的国会大典将是一个好天气。

    “所以,王叔和南宫焱烈是在z国找到我的”

    “不,是南宫焱烈在z国发现了你,之后他将你带到了意大利一个叫莫古公馆的地方。”国王毫无保留地对她说道,“当时南宫

    焱烈将你囚禁在那,陆白找到你之后,事情也曝露了,意大利的媒体方都在报导那件事,从那时起南宫焱烈的名声便不太好了

    。”

    安夏儿想起说南宫焱烈曾经在意大利囚经过一名女子的传闻。

    只是因为她对南宫焱烈并不爱,故也没去太在意那件事情的具体。

    “想不到,那个传闻中他囚禁的女子是我。”安夏儿感到好笑,“他竟好意思,现在再来追我,还与我订婚。还说不强迫我”

    “因为那件事,我对他的印象一直不好。”国王说到这也很郁愤,“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国王的实权,一切都是尤菲里奥说了算。

    ”

    “那件事发生以后,意大利就发生了一场金融风暴,意大利许多大企业在那场金融风暴中倒下了,其中就有gk国际,但南宫焱

    烈那边应该还受到了来自其他方面的打压,所以南宫家族作为原欧洲四大金融贵族才会突然没落。这件事,我一直怀疑是陆白

    做的”

    安夏儿没说话。

    如果说她父王和母妃的事带给了她温暖和感动,那她和陆白的以前依然是让她耿耿于怀。

    半晌,她才缓缓蠕动着唇,“那我以前,确实是陆白的妻子是不是”

    国王沉默了一会,“对。”

    得到国王的亲口承认,安夏儿眼眶再一次滚热起来,原来她真的是陆白的妻子展倩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跟他离婚了”安夏儿哽塞地道,“我亲自签了离婚协议,南宫焱烈说的是真的”

    “据我所知,是。”国王道,“三年前夏儿你签了与陆白的离婚协议,但详细过程,当时你还没有到西莱,我并不清楚。”

    那就是她回到西莱之前,与陆白签下了离婚协议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安夏儿想不通。

    不算陆白这次莫明发布结婚的消息,他是那样一个行为品德修养都完美的男人,她为什么要跟他离婚

    难道陆白真的曾经伤害过她么所以他才没有告诉过她他们以前结过婚的事,是担心她不会再喜欢他

    他想跟他重新开始

    安夏儿咬着牙,即如此,那他为什么又要回去娶另一个女人

    电话中国王听到安夏儿久久没有声音,也沉默了一会,最后传来他决然般的叹息,“夏儿,我想过了,我作为一个父亲已经欠你

    够多了,没有陪伴你的成长让人将你带出了王宫让你失去了一个公主从小该有的尊荣。这回为了艾楚克和英理,却不得不让你

    受他们所挟迫父王向你道歉。”

    “”安夏儿咬着唇,不知自己是不是该怪国王。

    “和你谈起这件事,我又再度忆起了赫姬,我不能对不住她。”国王说道,“夏儿你刚才说得对,我愧不愧对英理和艾楚克是我的

    事,与你无关,父王不应该让你来替我偿还什么。”

    “父王,你想说什么”安夏儿抬起脸庞,脸上的泪已经干了。

    “如果你真的那么爱陆白,想办法逃出王宫去找陆白吧,明天不要跟南宫焱烈订婚。”国王说道,“我想看到你幸福,不要管父王

    了,如果英理和艾楚克因我受害,那是我的责任。”

    安夏儿眼睛里的湿润又再度冒出来

    国王让她走,向她道歉,让她本来想质问国王的心情又沉重了下去。

    国王让她走,她反倒不忍心自己逃走了。

    哽咽了半天,安夏儿摸了一把脸上又流下来的泪道,“我突然想起,其实我哪都不必去了,王宫有我父王,有我女儿,有我

    两个儿子,我一个人逃出王宫做什么”

    “夏儿,你要为了你自己”国王见让她走她不走,又急了起来,“lulu和 那两个陆小少爷我相信陆白一定另有安排”

    安夏儿回头望向寝殿外的月色,“父王,我仔细想过了,虽然我只回到了西莱三年,虽然我不知道我以前的记忆,但是这三年在

    西莱父王对我很好。你是我真正的父亲,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我都不能怪你,我除了接受现实,其他的都不必去计较了。”

    像她被夏国候带出西莱不知在外面过得怎样,过得好还是不好,都不重要了。

    与陆白在阿维尼翁的教皇宫时,她就明白,人最重要的还是要珍惜眼睛,记恨并不能解决一切。

    “那陆白呢”国王着急起来,“他可能就要娶南宫焱烈的妹妹了,虽然不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你不是说他会来王宫再娶你么

    你们有三个孩子,就算离婚了,一切都可以重来,你不能放弃他”

    “父王。”安夏儿缓缓地笑着,“既然他说过明天会来西莱,那我就再等等他吧,倘若明天他真的没有过来,那我也只好认了

    这个命。”

    孤注一掷了

    因为就算她生气,也无法丢下王宫的亲人只能再等等看答应了她会过来的陆白是否还会过来。

    “尤菲里奥会让你跟南宫焱烈定婚”国王吼道,跟这安夏儿谈了一番他反倒希望安夏儿离开了

    “如果是那样,那也没有办法”安夏儿忍着眼眶里的眼泪,“虽然不知道我以前怎么跟陆白认识的,我又为什么会和他结婚,

    但我知道我一定很爱他,很爱。”

    “因为。”安夏儿声音颤抖起来,“这次和他在法国只有几天的时间,我都能无可救药地爱上他,也许他是我的劫,我这一生的情

    劫,纵然失记了,也躲不过的情劫。”

    国王听着她的话,一片寂静。

    “不管恢不恢记忆,我想我都能确定一点。”安夏儿笑道,“我这辈子肯定只爱他。”

    电话里传来国王止不住颤抖的呼吸,“夏儿,是父王对不起你,当年应该不留遗力将你送回他身边”

    “如果。”安夏儿又道,“如果陆白食言了,他跟我说的一切都是骗我的,他娶了另一个女人,那我这一生对爱情也没什么可求了

    。”

    最后,安夏儿咬着牙,眼泪雨一般落在膝上,“因为,如果我不能与陆白在一起,那我跟谁在一起也都没什么区别了,与不与南

    宫焱烈订婚都不重要了。”

    如果跟南宫焱烈订婚,能保她父王平安,她去订婚也无所谓了

    只是对不起陆宸他们了而以

    “夏儿,你想做什么”国王似乎听到了她的决意。

    安夏儿微笑说,“明天我不会走,我会出席国会大典,如果陆白没有来的话,我就跟南宫焱烈订婚吧,也许我无法摆平这场政乱

    但我能救父王。”

    在国王阻止的声音中,安夏儿缓缓地将手机从耳边放了下来,这就是她一个破罐子破摔的决定。

    如果陆白辜负了他,她又不能抛弃自己的亲人自己一个人逃走,那她只能拼尽自己的余力做自己能做的

    展倩听着她的话跑进来,“公主,你别放弃,说不准陆白会来呢就算他不来那他答应过你会摆平西莱的政他总得实现吧

    只要他摆平了政乱,你就不用跟南宫焱烈订婚了”

    “他帮忙摆平了西莱的政乱,娶了另一个女人,也无法再抚平我的心。”安夏儿站了起来,向寝殿门口走去。

    “”展倩看着她的背影,“那个,小夏你别悲观好么,也许事情还没有到最差的地位。”

    “我不是悲观,只是作最坏的打算。”安夏儿站定,眼眶中微红,唇边挂着决然的笑,“展倩,如果明天事情真的出现了最坏的状

    况,陆白没有过来,莫珩瑾他们没有解除王宫的危机,而我王叔登上了王位,要我跟南宫焱烈订婚了的话,请你和陆宸陆

    玺,想办法将lulu和我父王救出王宫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