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73章 酸……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陆白没说要娶她,因为早娶了还怎么娶,“我说了对你是认真的,等这趟回去,我会跟你父亲说明我的意思”把她带回z国

    。

    安夏儿脸色爆红,仿佛都要喷出白气来了,“等等等一下,陆白,你是说,你真的会,真的会”

    “很快,你将会发现你是老婆。”陆白看着安夏儿红透的脸,一语双关地道。

    她很快会发现她是他老婆

    但在安夏儿听来,就以为他说他会娶她,顿时内心里的震惊、意外、茫然、惊喜一一呈现在她精美绝纶的脸庞上纷呈。

    “真真真的,你真的会娶娶我”安夏儿不敢相信。

    并想道,果然,他妻子不是死就是离婚了吧

    她不是小三了

    真高兴。

    陆白不回答她这话,只是说道,“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可以再办一个盛大的婚礼。”再补办一个也不错,反正当初他们结婚时是

    隐婚,并没有公开举行婚宴。

    “当然,我当然愿意。”安夏儿马上说,“如果这样的话,回去我还可以说服我父王或者还可以说服我王叔,有比南宫焱烈更厉害

    的男人娶他们的公主,那他们就不会把我嫁给南宫焱烈了。”

    这或许是个好消息。

    对于她的说话,陆白只是笑笑,站了起来,“下午四点的飞机,直接从科尔马飞往西莱,还有些时间。去走走吗”

    “好,可以”

    安夏儿和陆白吃了午餐后,去参观了在欧洲极有名的阿尔萨斯葡酒中心,陪他去品葡萄酒,之后去了一趟圣马丁教堂。

    看着眼前这座哥特风格的教堂,陆白目光变得很深,想起她和安夏儿在教堂行婚礼誓言的时候。

    安夏儿看着他沉默的侧脸问他,“对了,陆白,外界好像只知道你的名字是陆白,没听过你有英文名啊luis te路易斯帝

    有什么含义么”

    当你喜欢一个人,你就会想去了解他的一切。

    他的每一个细节,外号,英文名,都想斟酌一番。

    陆白看着这座教堂,“名字没什么特别的含义,对我而言有些意义罢了,小时候我母亲给我取的英文名。当时娶的是路易斯帝安

    ,我觉得有个安字结尾太女气,就直接叫路易斯帝。”

    “”

    安夏儿嘴角抽抽。

    他英文名就这么来的

    “就只是这样”她险些笑出来,“陆先生你也是太厉害,随便改一英文名这么霸气。”

    “我在国内很少用英文名,在美国美利坚商会或者其他需要用上到的国家会用。”陆白说着拉着她的从圣马丁教堂出来。

    保镖已经将车开过来了,出来之前他们的行李基本上已经收好了,就放在车中,等时间一到,直接去机场。

    “陆总,现在三点,去机场吗”跟随着陆白和安夏儿的秦修桀看了一下时间,问他们。

    陆白看向安夏儿,“还想去哪”

    安夏儿回头望了一眼这座满是鲜花和船只的童话欧洲小镇,阳光下,唇边挂起炫美的微笑,“我也想再这看看,但实在担心父王

    他们,还是早些回去吧,有时间,下回我们再过来。”

    “好。”陆白点头,“说定了。”

    “嗯。”

    安夏儿牵着他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炫丽的阳光中,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眼中有着不舍的东西。

    上车后,去往科尔马机场。

    安夏儿看着车窗玻璃外面的童话小镇,唇边的微笑加深,果然出来一趟还是值得的。

    无论是普罗旺斯的美丽浪漫,还是科尔马小镇的精致如画,最主要是她出来爱上了一个人,不虚此行

    还会过来么,有机会,一定要。

    她用力地握着陆白的手。

    陆白反握着她,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安夏儿对他笑笑,垂下眼睫盖住眼底的情绪。

    “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陆白又说,“你父王病情加重的这个消息,很有可能是尤菲里奥特地放出来引你回去,也就是说你父

    王可能并没有什么事。”

    “我知道。”安夏儿头靠在他肩膀上,“我想过这个可能,但是万一是真的,我真的放心不下。”

    陆白没说话,用力地搂了搂她的肩,安慰她。

    飞机上,秦修桀订机票时包下了头等舱。

    空姐推着餐车进入时,看着头等座内这些保镖和那个名扬国际的陆白,紧张又兴奋。

    “请问,陆先生他需要喝点什么吗”

    她有意向那个帝晟集团的总裁靠近,拜金女到处都有,空姐也不例外。

    但两个保镖站起来拦住了她的去路,“有需要会叫你们,没什么事不必进来。”

    “好,好的”

    空姐只好咬咬唇又退出去了。

    陆白对身后的声音,视若无闻,只是伸出手臂揽着他怀里的安夏儿。

    “哎。”安夏儿闭着眼睛,听着一个小时之内已经过来了好几次的空姐,不由叹,“陆先生,你真是有魅力,人家空姐都为你倾倒

    了。”

    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酸。

    “别闹。”陆白拢了拢眉。

    很快,安夏儿便睡着了,兴许是这几天他们一直在一起太累了。

    陆白看着她的睡颜,叹息着,“安夏儿,这个世界上也许看中我陆白名利而喜欢我讨好我的人很多,但我对那些人并没有什么兴

    趣。相反,这个世界上我讨厌的人很多,你父王是一个。”陆白沉沉地说,“他竟同意尤菲里奥让你跟南宫焱烈订婚,以换取他

    与艾楚克王子的平安,以我的性格,我管他去死。一切是因为你因为你开口,我才答应帮西莱王室。”

    安夏儿靠在他肩头,额头碰着陆白的脸庞,舒服地蹭了蹭。

    仿佛听着他的声音,她越睡越舒服。

    陆白吻着她的额头,“我是有一个妻子,不过不在家中,三年前她去了西莱当回了她的公主。她美丽又倔强,任性又温柔,十九

    岁就嫁给了我。我伤害过她,还曾经不慎让别人带走了她,但是我爱她,愿意倾尽一切取得她的原谅。为了让她回到我身边,

    哪怕去救一个我讨厌的国王以及一个与我不相关的国家,因为那是她的父王,她的祖国,我得帮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