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71章 守护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别墅的主卧室内,地毯上,随处可见散落的衣物,从门后一直延伸到床边。

    安夏儿趴在边沿拿起一瓶陆白的酒倒在杯中,当水喝着解渴。

    她酒量一般般,很快脸颊熏红。

    奢华灯色下,满室暖黄,陆白支着额头侧躺着。

    “不继续了”身后陆白说, “我可以一直陪你,不论多少茨”

    比起他外表的绅士与高冷,陆大总裁的另一面惊人强悍。

    他的坚持仿佛看不到头。

    安夏儿回过头,不知是因为陆白强势的话还是因为酒的原因,她脸色红得动人,“陆大总裁,你悠着点,小心以后肾虚”

    “那就试试,谁先肾虚”又是令人脸红心惊的话。

    安夏儿才不会跟他试,她还要悠着点心,她怕肾虚。

    “中场休息。”她马上投降, “你喝么唔”

    她一下翻了过去,唇被吻住了。

    在普罗旺斯的时间,过得时而快,时而慢,安夏儿觉得和陆白在一起的时候过得很慢,慢到他们可以听清秒针走动的声音,慢

    到可以看清楚对方眼中的自己。

    但一睡过去,时间就过得极子已人,醒来就是第二天中午,大有一种醉生梦死没日没叶。

    阳光照进纱窗帘幔。

    “陆白”

    她摸着床边的空位,睁开眼睛。

    陆白已经起床了,地毯上她的衣服也被捡起来了,仿佛还洗干净了正叠放在床边她触手能及的地方。

    “哎,太堕落了。”安夏儿叹了一气,看着周围的一切,“西莱王宫可能正处于水深火热中,我却在普罗旺斯跟陆白夜夜笙哥,简

    直有违道德伦常啊”

    她叹了口气,一手盖住眼睛,羞窘不已。

    但想到昨天陆白说爱她,安夏儿脸埋在枕头里又开心笑起来,好像来到普罗旺斯又收获了一件很大的幸福一样

    开心得像个十七八的女孩子

    “不过也不错。”她转过半边脸,看着窗边桌台上的花瓶,“守护爱情么。”

    花瓶中正插着昨晚她在篝火会广场上买的一束薰衣草,淡淡的紫色,美丽而优雅,安夏儿不知道它能否守护她和陆白天长地久

    ,但是,它已经守护了他们一夜。

    甜蜜滋生进心田,安夏儿的笑从嘴角快扬到耳根,多希望时间能停在这里啊

    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

    “喂。”安夏儿声音慵懒地接了起来。

    “请问小姐醒了是么”电话是别墅酒店前台打来的,“陆先生他们现在在餐厅,你要下来吃午餐么或是给您送上去”

    “已经中午了”安夏儿嘀咕了一下,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时间,果然,“哦,我再躺会,我晚一点下去吃吧。”

    “好的。”

    安夏儿挂了电话后,决定在赖一会床,在这样清闲而甜蜜的上午,不,中午,有时间,有情人,就像甜蜜的度假时光,实在是

    太舒服了。

    安夏儿披上睡袍,拉开落地窗帘,让外面阳光照进来。

    科尔马这座童话小镇立即呈现在眼前,随处可见的鲜花,红色的木屋,船轻轻划在水面上的商市上,游客众多,热闹欢快。

    安夏儿拿过陆白的平板电脑,靠躺在床边的沙发上准备看看新闻。

    “如我所想,到处都是美利坚商会主席luis te路易斯帝是陆白的消息,真是惊动世界了。”安夏儿叹息着,“不过这个英

    文名真是少见,有什么意义么”

    安夏儿自语着,一边继续翻着网络上的新闻:

    西莱公主的生日过后,还有四天便是西莱重大的国会大典。”

    各国首要和富豪都还留在西莱,传闻鲁布旺夫国王即将退位,而曼莉夏公主即将订婚的消息也会同时公布

    z方对外宣称是在西莱外海区域上演习,但很多人猜测是否与西莱国有关。

    安夏儿拧了拧眉,“裴欧怎么感觉像是听过这个名字”

    但空白的记忆里,又想不起什么,就觉得自己像念过这名字。

    “不过,少将”安夏儿想起在飞机上陆白的话,“陆白说他有一个朋友是少将可以出兵去西莱,就是指这个裴少将”

    安夏儿一颗心放了下来,满足的微笑再次漫上脸颊,“不过,陆白确实没骗我,他果然还是会帮西莱吧或许事情真的能得

    到最好的解决。”

    虽然新闻上的消息看着让人紧张,但安夏儿就是感觉可以完全相信陆白,相信他会帮助西莱国摆平这场政乱。

    继续翻看国际新闻。

    突然,一条关于西莱国王的消息跳进了她的视线中

    三天前,西莱王室传出鲁布旺夫国王病情加重的消息,鲁布旺夫国王可能不会出席几天后的西莱国会,全权由尤菲里奥亲王出

    席

    安夏儿瞳孔蓦地瞠大

    “什么父王病重了什么时候的事”

    她马上网上搜这个新闻,发现是几天前的事了。

    安夏儿脸色马上变了,“发生了什么难道是王叔我不是留了信说一周后回去么为什么会这样”

    房间门开了,工作人员将餐车推进来便鞠身退出去了,陆白看了一眼窝在窗前沙发上看报的安夏儿,“起来了既然你不想下去

    ,那在房间里吃点东西吧,我让人做了你爱吃的”

    安夏儿一动不动。

    脸色灰白。

    陆白看着安夏儿盯着平板电脑不出声,眉头皱了一下,有所发觉她看到什么了。

    “夏儿”

    “我父王”安夏儿抬起微湿润的眸子看着陆白,“他他病情加重了我看网上好像是几天前的新闻了”

    陆白看了一会她,叹息,垂下眸子盛了一碟法式料理,“早知道不可能一直瞒着你,对,三天前的消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安夏儿眼眶红了,“他,他是我父王,我很担心他。”

    “告诉你,你会马上返回西莱。”陆白说,“当时那个情况,你重新返回西莱只会自投落网,不过我也没有刻对你隐瞒这件事,你

    若是要看新闻,我不会阻止你,或者你向我问起的话,我也会告诉你。”

    只是,他没有主动说起这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