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88章 亲爱的宝贝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888章 亲爱的宝贝

    怀里的人没有回应,陆白目光柔和,手抱得更紧,“这是自然的,再美的景色也美不过家里的”

    说到这,陆白无声地笑着,“记得以前,你问我,你能不能把九龙豪墅当成我们的家。家那时候对我而言,是那么陌生的字。谢谢你,夏儿,是你给了我一个家。”

    从当年他母亲死后,他的观念里他就已经没有家了,直到他结婚,认识了他怀里的妻子。

    她那么美好,那么可爱,那么任性那么莽撞。

    就这样撞见了他的无聊而孤高的生命里

    西莱国以富有著名,皇家医院的至尊级病房比最高星级酒店的总统房还要华美,夸张,陆白优美而低沉的声线尤如琴音缓缓回荡在空气里。

    “很抱歉。”他说,“在莫古公馆外面时,没有让修桀把你抢回来,我实在不想再跟那些人耗下去,耽误你去医院的时间”

    “怎么说呢。”陆白道,“应该说我至少清楚,如果西莱国王的人出现把你带走,你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那个国王总不至于会害他失信多年的女儿。”

    陆白说着,唇又露出一丝无奈,“你如果醒着,你一定又会怪我吧,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做。如果说,上天为一个人打开一扇门的同时,必定会为他关上一扇窗,那这想必就是上天给了我无人能的商业科技大脑,却总让我无法得到他人理解的一种惩罚吧。”

    “一般人若是到达了我现在这种身份地位,其实根本不会在意他人的看法或是能不能得到理解。”他道,“只要人都遵守他定下的规则就行了。”

    “对于其他人是这样,我也只需要他们遵守我的规则。”陆白说道,“但是,唯独是你,安夏儿我希望你会理解我。”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夜里的空气安安静静。

    与医生的奢华与肃静同在,有着一种暗奢的绮丽、无言。

    月光将陆白抱着安夏儿的身影,以及沙发椅子,一起在地毯上拉出长长的影子,犹如一副最静美的贵族的自画像。

    陆白看了看安夏儿垂下的眼睛,唇角动了动。

    她脸瘦得很。

    没有一点肉。

    睫毛就显得更加长,长得像假的,若不是身体还有一丝温度,简直就像是人形的布偶娃娃。

    “无论”陆白心疼得声音都颤了几个音,他压抑着此时他看着安夏儿的心痛,“无论你签那封离婚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被迫,还是因为你怪我恨我,恨我没有早点将你救出来。但我不怪你,因为让你变成现在这样确实是我的责任。”

    这个翻手掀起了一场金融风暴的男人,看着安夏儿,声音像哽咽。

    “因为”他笑笑,眼角有点红红的东西染上了眼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离婚了,也绝不是你不爱我了。”

    安夏儿紧闭着唇,和眼。

    生下那三个孩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以及耗尽了她大半的生命力,看着那两个宝宝被平安送走,一直支撑着她的信念马上慢慢退去。

    她的支撑也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

    被送到西莱的医院后,一直昏睡不醒。

    身体像被掏空的她,实在没有办法再强行让身体正常运作,并保持清醒,她现在的身体机能,只能睡眠。哪怕是陆白此时在她身边,她也无法再醒来

    “是真的吗”陆白问怀里的她,仿佛想确定一下,“你当时说的是真的吗你现在还爱我的吗夏儿让你在南宫焱烈那里受了那么多苦,你还爱我吗”

    安夏儿无法回答他。

    陆白眨了一下微热的眼眶,“不论如何,不论你的回答是什么,又或者那封离婚协议真的是你想签的我当你说的话是真的,你至少心里,还会爱我。”

    “那封你签了名的离婚书我放着,如果你真的想离开我。”陆白停顿了一下,“你醒来后,只要会问我要离婚书,我会签给你的。”

    因为他没有办法不答应她。

    现在她的一切要求,他都没法不答应,这次是他对不起她。

    “在莫古公馆时,安锦辰说”陆白又自语地说道,“我不配得到你的原谅也许吧,作为将他们从你身边赶走的我,却没有保护好你,我当时实在没法反驳安锦辰的话。”

    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听得到陆白如此低卑的自责。

    他的低语,伴随着这个神邸一样的男人的愧疚,轻轻地飘在夜的空气里。

    “他说,我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他电话里说得很难过,很愤怒。”陆白咽了一口,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我当时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会为了生下孩子什么都不顾,甚至将那么美丽的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亲爱的宝贝,你知道我此时的心情么”

    陆白眼睛完全红了,他搂着怀里纸片人一般的妻子,心痛如刀绞,声音在哽咽,“我无法形容我此时的难过,如果现在安锦辰要给我一枪,我绝对不会反抗。”

    沉睡的安夏儿脸被他紧抱着,埋在他的胸膛。

    “该死,怎会变成这样。”陆白低低地咬牙骂了声,“是我之前不够果断,或许我早就该让你去做了手术,减一胎不够就减两胎,实在不行,就不要生了”

    想到那两个精神得不得了的小家伙,陆白又想到怀里为生下他们耗尽了体能的安夏儿,责怪那两个将他们母亲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儿子,又责怪自己没有早一点给安夏儿做手术。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勉强自己,我看到会有多难受”陆白恨恨地道,“受罪的是你,但惩罚的是我。”

    他刚进来看安夏儿时,大抵比死还痛苦。

    “我知道你很不好,从电话里安锦辰的语气里就能听出来。”陆白说道,“我也知道我过来看到你,心里必定不会好受,但是我必须亲眼看看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必须看在眼底,让你的痛痛在我心里,不然对不起你受的这些罪。”

    他必须看着现在的安夏儿,让自己永远记住,他的自负让他的妻子承受了什么。

    心脏像在被人鞭打着一样。

    痛得全身跟着被刀割。

    连呼吸,似乎都带着无法言喻的痛苦。

    “你那个同学说,南宫焱烈告诉了你你与西莱王室的关系,呵呵。”陆白轻声而无奈地笑着,“是的,宝贝,你不只是我的公主还是这个国家的公主。”

    “你当时是不是很恨我”陆白问她,“当你从南宫焱烈口中知道你的身世时,你是不是很生气,气我瞒着你,你问过我那么多次,我都只字不谈。”

    “你如果因为要离开我,与我断绝关系,我想我也找不到什么替自己开脱的理由。”陆白抬起轮廓俊美的脸庞,温暖的下巴与安夏儿的额头相挨着,像搂着稀世珍宝一样抱着怀里的人儿,“对外人我可能不会说,但我心里明白我确实是因为不想让你知道你自己是个公主,让你完全有离开我的资本,我想让你离不开我,也无法离开我。”

    再者,才是不想让她与西莱王室扯上关系,以及不想让她和南宫焱烈扯上关系。

    因为南宫焱烈有娶西莱王室一个公主的由头。

    整个西莱王室就安夏儿一个公主。

    他怎会让那个男人来跟他抢老婆

    “这一点,那个该死的南宫焱烈确实说得对。”陆白点了点头道,“但是亲爱的,我就是不想让你离开我,我可以把你宠成一个公主,不必去稀罕西莱的公主身份。”

    夜色安静得,有点清凉。

    “对,我之前是这样打算的。”陆白道,“但是,我没有百分百做到,我没有保护好你,让南宫焱烈将你带走了让你生孩子都没有丈夫在身边,让你得了抑郁症,让你吃不下饭,让你被南宫焱烈欺负,让你面对他的调戏,让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独自面对的一切。”

    他看过安夏儿的日记后,几乎自责得想杀掉自己。

    “所以面对西莱国王,你的父亲派人来接你,我无法阻止。”陆白道,“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凭什么不让你再见你的父亲,不让回到你自己出生的国家,凭什么不让你再次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陆白低下头,缓缓地吻上她的眉梢,轻轻喃喃地说着,“我对不起你夏儿,也许你真的已经后悔嫁给我了,我瞒了你的身世,我道歉,我会让你回到你的国家,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如果你想离开我,你可以重新选择,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

    “但我希望你醒来还继续爱着我,会联系我,回到我身边。”

    他心疼地吻着她。

    缱绻而缠绵,深情而又不舍。

    安夏儿曾经想,她变成现在这样陆白看到,还会不会抱她,吻她也许她无法想象,陆白对她的执拗超过了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