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70章 喜欢与恨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870章喜欢与恨

    “滚出去”南宫焱烈怒吼着。

    乔伊低下头,“是。”

    面对南宫焱烈的暴怒,其他人再不敢阻止,乔伊带着女仆退了出去。

    因为,南宫焱烈既然要杀了安夏儿,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啊咳嗯”安夏儿眼泪淌着眼泪,被紧捏住脸颊发不出声音,困难地咳着。

    她用指甲撕抓着捏着她的男人的手。

    但男人戴着手套。

    她抓不痛他,这使她的反抗更加无力

    南宫焱烈看着流着眼泪的安夏儿,反倒温柔地说,“很难受么,安夏儿xiao jie,我忘了,该给你一点喝的。”

    他端起一杯红酒,举在空中,对着她的嘴倒下去。

    昂贵的79年葡萄酒,就这样毫不吝啬地倒下去,一部分进入安夏儿口中,一部分顺着安夏儿的下巴流到她脖子上,胸前,染湿了她的衣服。

    安夏儿眼泪汹涌地流,委屈,屈辱,比死还难受

    在这一刻,她真的想过就这样死了算了,也许就解脱了。

    “我这个人脾气不怎么好,外界说我残暴不仁,性情冷酷”南宫焱烈冷着眼眸道,“其实都是真的,最起码,反抗我的人是绝对没好果子吃。”

    “啊放”安夏儿难受得说不成完整的话。

    “不过,安夏儿xiao jie你若是肯听话,也许你能体会到我温柔的一面。”南宫焱烈倒完一瓶酒,将酒瓶放在一边,他缓缓地凑近在她唇前轻轻闻着她唇边的酒香,与刚才暴怒的态度截然相反地低喃地说:

    “我不是曾经跟你说过,意大利还是有很多绅士,骗子还是少部分。”

    骗子

    安夏儿心里嘲讽地笑,骗子哪比得上眼前这个恶魔,骗子还好了。

    南宫焱烈瞳孔微暗,看着她雪白的肌肤上染着暗红的酒液,香艳旖旎,女子的香和酒香交织混在一起,靡蘼地刺激着他的男性荷尔蒙

    他高挺的鼻尖碰着她的脸颊,一寸寸移动,顺着她的耳廊轮廓往下,白皙的玉颈,被葡萄酒淋湿了与头发粘在一起,其中一缕顺着高高的雪峰沟壑蜿蜒而下

    仿佛诱人犯罪一般,南宫焱烈呼吸重了起来。

    安夏儿感觉像被一只饥饿的狼在嗅闻着,下一刻就会吞吃殆尽,她推着他手,“放开我南宫混蛋放开”

    他沉重的呼吸突然又近了,他抬起头目光幽暗看着她,声音沉得带着邪欲,“虽然我没有兴趣qiang bao一个孕妇,但凡事都会有特例。”

    安夏儿眸子蓦地放大

    “比如,你听说过绝对不吃肉的狼么安夏儿xiao jie”他的笑让人胆寒。

    “放开我”安夏儿浑身发抖,推命推着他的手,“我吃东西,你让我吃什么我都吃,不要碰我”

    但眼前的男人却笑了,“你在轻视我么,勾起我的欲念,现在跟我说你会吃东西了那我的火谁来灭”随着他含义十足的话落下,他手指拍了拍她的脸颊。

    “我说东西,我会吃很多,吃不下我也会吃。”安夏儿就像面临着酷刑,不停地答应着对方,不停地妥协,只求这个男人不会碰她。

    这似乎对她来讲,是一种比死还难以接受的结束

    “我要不答应”南宫焱烈目光缓缓扫视过她被红酒粘上的柔白的脸,几乎是贴着她耳朵说,“你知道一个女人在我手上,却不去占有,是多么亏的事情么”

    “我求求你。”安夏儿拼命拉扯着他掐着她脸颊的手,眼泪从眼角顺着流下来,“不要动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要做一个干净的母亲”

    安夏儿突然明白,比起死,她更怕被人玷污。

    更怕怀着宝宝被这个男人占有。

    “你什么意思”南宫焱烈脸色又变了,捏着她的手指再度用力,“你说被我碰了就脏了你是想说我脏”

    安夏儿不敢忤逆这个情绪不稳的男人,她从反抗变成了哀求,“没有南宫先生,求求你,不要碰我。”

    不要让她还没生下宝宝就活不下去

    南宫焱烈脸色从愤怒,变成冰冷,最后扭曲黑暗了下去,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想被他碰他不嫌弃她是个孕妇,她还排斥他

    他怒瞪着她美丽苍白的脸,最后狠狠地对着她的唇狂吻了下去,力度之重,仿佛将他所有的怒气和隐忍都倾注在了这个吻上

    乔伊和两个女仆在外面一直候着,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就在乔伊想着会不会变成最恶劣的状况,安夏儿会被食物噎死,或者当场被南宫焱烈强上而流产时,餐厅的门砰地一声巨响开了

    南宫焱烈黑着脸走出来。

    “少主”乔伊刚走上去,南宫焱烈一句话也没有大步走出莫古公馆,车子在夜色下离开了。

    当天晚上女仆帮安夏儿洗完澡出来后,祈雷过来看她,就只见她神情呆滞,脸颊两边有两片瘀青,嘴唇红肿,并且还有被咬破的地方。

    乔伊也在,正让女仆用毛巾包着冰块敷在她脸颊的瘀青位置,“你们两个小心帮安夏儿xiao jie敷冰块,唇上也上点药,无论如何,她的相貌可不能毁了。”

    就仿佛安夏儿以后将会是他们少主的女人,这里的医生和仆人,无比用心地呵护着安夏儿这具美丽的躯壳,以保证她生下孩子后,完好无损

    女仆应着,一边帮她唇上被咬破的地方上药,一边用冰块敷在瘀青处,冰块换了一次又一次,一次二三十分钟,尽快地在帮她止血止痛,防止第二天肿胀。

    过程中安夏儿一直没有反应,就宛若真的是一具躯壳。

    这些人忙到半夜,安夏儿脸颊上的瘀青才渐渐消散,乔伊挥手让女仆和祈雷出去了,在安夏儿面前左右走了几步。

    为了缓和安夏儿这一阵子的心情,她房间里换上了暖黄的灯,安夏儿半垂着头,脸白似霜雪唯美。

    “安夏儿xiao jie,其实你应该试着服从我们少主。”乔伊道,“无论陆白在你心里占了多重的位置,但想要生下孩子都是你的愿望,不是么”

    “”

    安夏儿没说话,目光空空的。

    “无论你对我们少主怎么想,东方有一个成语,叫委屈求全。”乔伊不知是为南宫焱烈说话,又或者是同情安夏儿,“你的顽抗没有任何意义,就像今天晚上,少主亲自喂你吃东西你不吃,那你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你要明白,像我们少主那样的男人,平时怎么可能会为女人做这种事。”

    “你的反抗很愚蠢。”乔伊又道,“为了以后你能有好日子过,你哪怕装也好,也应该装着顺从我们少主,取悦他,听他的,对,就像外面那些向我们少主谄媚的女人一样。”

    安夏儿神情漠然,有一种尊严,与聪明和愚蠢无关。

    她无法放低姿态去假装,去讨好那个男人,以换取自己暂时的相安无事像外面那些女人一样她不想恶心到自己。

    安静的空气中,乔伊看着静默无声的安夏儿,最后问她,“安夏儿xiao jie,请问你是不是近视”

    “”安夏儿没有兴趣回答他任何话。

    “你若不是近视,怎么看不出来我们少主喜欢你”乔伊留下这句话后,走出了房间大门。

    房间内,继续安静着。

    暖黄的灯光照着安夏儿的脸,她眼底没有任何波动,无论喜欢她还是恨她对她来讲都没有区别,在她眼里,这个男人就是在虐待她。

    祈雷终于进来了,三步并成两步来到她跟前蹲下看着她,“喂喂喂,没事吧那个乔伊跟你说什么”

    安夏儿微微一张唇,脸颊两边扯得依然痛,“什么也没有。”

    “你别听信他们的话,我看他们就是在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恨陆白,想给你洗脑。”祈雷说道,“陆白现在是没来,但也许有别的原因”

    对于祈雷的话,安夏儿久久才道,“祈雷,帮我准备一个笔记本。”

    自这天以后,安夏儿开始每天记日记,第一页写着提醒自己振作和坚持的话,后面记着她每天的心情以及计划。

    她知道她得抑郁症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消沉,并且她怕自己会忘记肚子里还有孩子,情绪一低落又吃不了饭。

    无论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亦或是不再激怒南宫焱烈那个男人,她都必须吃东西,让自己活着。

    每一天的日记后面,她都会提醒第二天的自己,需要做的事以及需要吃东西

    女仆会每天收拾她的房间,她每天写完日记都让祈雷保管着,提醒祈雷第二天给她看前一天她写下的东西

    国,安夏儿离开了将近五个月,她被人绑架的消息在媒体界也已经渐渐平息了,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信息化时代,无论造成的轰动多大,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渐渐平息下去。

    而且陆白从未出去回应过安夏儿被人绑架的消息,之后许多人都认为,这只是一个谣言罢了也就不了了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