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67章 你应该恨陆白!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你该恨的是陆白。”他道,“恨他为什么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你,恨他为什么要瞒着你,为什么他不对你知无不言,恨他为什么总是将你瞒在鼓里,为什么那么自私”

    “闭嘴”

    “如果他将这一切都告诉过你,那你今天听到我说就不会震惊,就会有心理准备。”

    “我让你闭嘴”

    “他没有将你当回事,只是将你牢牢地禁锢在他给你设下的圈套中,让你什么都不知道。”南宫焱烈道,“你的身世,你的过去,你有权知道,但他掩盖了这一切,完全没有尊重你的想法与感受。他并不告诉你你是个公主,好让你低卑地认为,你的一切都是他陆白给予你的,你应该对他感恩戴德忠贞不二”

    安夏儿没有一刻有现在难受,心脏像被千万把冰锥扎着。

    “这就是他的自私。”身后的男人说,“陆白总是高高在上,不容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有优越感,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必须服从。”

    安夏儿除了痛苦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

    她爱陆白吗

    爱。

    她难过吗

    难过。

    她怪他吗

    怪怪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

    他不总是说吗,如果迟早都要面临的事或困难,一定要早点解决了,不然堆积到以后会更加麻烦。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陆白不把这件事早点告诉她

    “因为他要让你觉得,你没有资本离开他,你离开他会一无所有。”南宫焱烈笑道,“而且让你在他面前,永远只有低头服从的份。”

    安夏儿一回头,瞪大的通红的眼睛里飞洒出泪水,“滚出去南宫焱烈,我让你滚出去”

    南宫焱烈手指猛地捏紧着她的双颊,“你没有跟我说滚的权利,你现在在我的地盘上,可怜的西莱公主殿下”

    “”安夏儿泪水汹涌地滚流而下。

    “而且你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一切,你将被陆白骗一辈子”南宫焱烈无法忍受这个女人对她的无礼,“你因为我为什么让你跟他离婚么,因为你本来是我的”

    “呸”

    安夏儿泪眸泛红,朝他脸上吐了口口水。

    南宫焱烈整个人愣了一下,无法相信。

    当他看着安夏儿时,黑目中的愤怒消失了,换之是无以形从的冰冷。

    是那种没有情绪的冰冷。

    和决然。

    他缓缓扬起唇角,用拇指拭去脸庞上安夏儿的吐液,用一种阴寒的眼睛看着她,“你会后悔的,女人,因为西莱王室会将你许配给我”

    “滚。”

    安夏儿目光空空的,绝望之极。

    “我不会消失。”南宫焱烈再次痛击着她的心灵,“以后你生命中的男人只有我,我会让你确切地体会到这一点”

    “还有。”他不留余力地要从她心里抹去陆白,“你对陆白的感情非常幼稚可笑,你以为你在他心底有多重要,但最终重要不过他对权利利益的重视,为了不让微微将你告上国际法庭,他根本不顾及你的感受将微微接回了你们的住处,还有,听说帝晟集团旗下的ds大型真游虚拟真人游戏又要上市了,看吧,他的心思仍然在他的商业上,并没有全心全意找你。”

    看着安夏儿苍白的脸色,南宫焱烈手指描绘过她抖动着的唇,残酷地笑着转身了。

    祈雷站在门边,低着头。

    “好好照看着她吧,这是你的荣幸。”南宫焱烈走出门口时对他道。

    “是,南宫先生。”祈雷鞠下首。

    克勒候在外面,见南宫焱烈出来,“少主,要回去么”

    “不。”南宫焱烈一秒钟冷下脸,“该问问乔伊,停止保胎后,为什么她没事”

    来到医务室后,面对南宫焱烈的逼问,乔伊道,“少主,我确实没有给她打安胎药了,可能是她现在的胎象稳定了。”

    “稳定了”南宫焱烈高大的身躯步步逼近,阴寒之极,“你原先不说她这情况难以生下三胎即使保胎也不是一定会生下来你现在跟我讲她胎象稳定了”

    “不”乔伊脸庞流着汗,“少主,我原先说了,上回给她照b超时,发现她肚子里有一个胎儿缓慢成长了,可能那个胎儿会自主终止妊娠,最终生下另两个。”

    “”

    南宫焱烈咬着牙。

    他就不该同意让乔伊给安夏儿保胎

    “少主,那您的意思是准备怎样”乔伊声音有点抖地问他,“现在她肚子大了,做流产手术已经来不及了,她也会有危险。”

    南宫焱烈手握得关节作响

    “我现在只给她打一些营养针,保证她的身体机能,因为如果不保证她营养的话,她满足不了胎儿的营养摄取,最终会身体枯竭。”

    南宫焱烈脸庞上牙关隐浮动,那个女人将是他的

    他会让那个女人变丑

    让那个女人被肚子里的孩子给吸得瘦骨如柴

    “不。”他蓦地笑起,“继续给她提供营养,但是,从现在开始不要给她做任何保胎的措施,任何让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生自灭”

    乔伊低下头,“但如果到时她生下了孩子,怎么做”

    南宫焱烈一个狠厉的眼神,“我要让她的孩子有命出生也没命活在这个世界上”

    乔伊明白了他的意思,“是。”

    南宫焱烈手缓缓抚他那只眼睛,仿佛现在还在痛着,“用他陆白的孩子一命,偿还我一只眼睛,也是应该的吧。”

    安夏儿抑郁了,精神经常处于消极的状态,时不时就会流眼泪,茶饭不思,有时在窗前一坐就是一整天,回过神,就是晚霞漫天的傍晚。

    乔伊和女仆的话没有用,接下来的每一天,她都难以进食。

    即使吃了,也不多,完全靠输液维持着她身体每天的营养需要。

    两个星期过去,祈雷看着她有所瘦削的脸庞,眼睛掩盖不住地通红,他接下了女仆的工作将餐车推到她旁边,“夏儿我不会擅长安慰人,但我觉得你不该这样脆弱,要保重你自己。”

    安夏儿眼瞳空空地看着外面,好像完全不想说话。

    “陆先生会来的,一定会的。”祈雷道,“所以吃点东西吧”

    他用碟子盛了一些食物,端到她面前。

    “我会不会在这里死去”安夏儿唇缓缓动着,“永远也脱离不了南宫焱烈的桎梏了。”

    “”祈雷端着的碟子停在空中,“我们不是说了,要一起想办法的吗我是过来负责照顾你的,现在还没有带你出去,你可以怪我。”

    “没有”安夏儿低低地说着。

    “不,你可以怪我,夏儿。”祈雷道,“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又或者是陆先生那边发生什么阻碍他们找到这里的原因,但是,我不能像那些厉害的特工一样将你救出去,就是我的能力不足你曾经救过我一命,如今我却没有想到逃出去的办法,我也很着急。”

    “没有”安夏儿头靠在椅子上,发丝从脸颊两边落下来挡着,挡住了一些眼睛,“没有办法逃出去的,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跑出去也不知是什么地方,你跑被抓到了会死,我跑,被抓到了继续关在这,逃不出去的”

    “机会是要找,并且要等。”祈雷用力地道,“但不能放弃希望。”

    “希望”安夏儿唇角苦涩地动了下,“希望缈茫,不是吗。”

    “但不代表没有。”

    “你也来安慰我吗”安夏儿缓缓看向他,“我现在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可怜”

    “”

    “怀孕了,丈夫不在身边,却被敌人关着。”

    “夏儿,不是这样。”祈雷说,“你不是这样不乐观的人,一向都不是。”

    “陆白说。”安夏儿缓缓地动着,“如果哪一天我跟人走了,对,就是锦辰他们回来的那一次我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他也会找到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他还没来”

    “只是现在没来,但他会来”祈雷赶紧说道,她几乎每天都会重复这个问题。

    “还是,他根本没有那么爱我。”安夏儿喃喃地道,“或者说,一直以来是我自以为是。”

    “夏儿,别这样说了”看着这样的安夏儿,祈雷担忧极了。

    “我最重要的人,我紧紧依靠的丈夫,我视若神明的他。”安夏儿脑海中浮现着那个颀长优美的身影,那张清冷到令人感觉遥远的面孔,“他对于我的失踪,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视,不然他肯定早就找到我了不是么”

    “夏儿”祈雷蹲在她面前,握着她双臂猛地一晃她,“你在想什么你忘记他对你的好了他是宁愿冒着商业机密被泄露都尊重你的意思放我走的男人你什么都能怀疑但你不能怀疑陆白”

    “”安夏儿看着祈雷,目光空洞。

    “你这样下去,在陆白找过来之前,你就会崩溃”祈雷放轻声音,“打起精神来,吃饭,就当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