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66章 三个证明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你闭嘴”安夏儿哭泣着推开他的手,“我让你闭嘴,我不想你听说”

    “你不想听我说,但你必须知道。”身后的男人道,“你觉得陆白又为什么不让你知道夏国候有另一个亲生女儿”

    安夏儿捂着耳朵,她不想听,不想

    但南宫焱烈的声音就是从空气中顺着手指缝隙传入她的耳中,“那是因为他知道你知恩图报。十五年前,西莱王宫发生内乱,王妃被杀,并且有人要杀公主以要挟国王退位,临危之际国王让他的亲信夏国候带着公主逃出了王宫,远赴他国,之后夏国候一家三口便带着公主到了z国,并且再也没有回来过,因为他知道那个要挟国王的势力一直都还在,公主一旦出现,会再次成为对方夺权篡位的政治工具。”

    安夏儿低着头,眼泪叭嗒叭嗒地流。

    人总是会有一种预感,虽然她以前从未想过自己的身世会有这么复杂,但是,她知道可能这是真的因为听上去,这是那么地不可理喻,那么地令人不想它是真的。

    但往往越不想成为现实的事,它就是现实,最担心的事情往往都会成真

    “夏国候一家对你有恩,当年被那些人找到,为了将你藏起来将他们自己的亲生女儿交了出去,并且两夫妻还是杀了。”南宫焱烈继续说着安夏儿抗拒的事实:

    “以你的为人,陆白知道你肯定会想着去找一下夏国候的女儿是否还活着吧,但你一找夏国候的女儿,可能就会与西莱王室扯上关系了这才是陆白不愿看到的,他不愿告诉你夏国候另有一个女儿的原因。”

    安夏儿猛地睁大眼睛,“陆白”

    “你知道你小时候在安家的照片,是被谁拿了吗”南宫焱烈垂下眼睛,“是我,我让人从那个安大小姐手中买走了”

    安夏儿张了张口,“原来是你。”

    “这是没办法的事,西莱王室要找回你,就必须要找到你小时候的照片。”南宫焱烈又用可以称之为温柔的力度握着她的肩,令人战栗地暧昧地抚着,“因为当年你被夏国候带出西莱王宫时,你才四岁,女大十八变,只把你现在的照片过去,西莱王室的人如何能相信你是当年失踪的公主。”

    “不必你做这种多余的事”安夏儿怒道,“我不想当公主,你们凭什么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人活着,有时候身不由己。”他道,“安夏儿小姐你应该很明白这个道理,比如一开始你并不喜欢陆白,但被赶出安家无处可去的你,只能选择嫁给陆白。”

    安夏儿咬着唇,泪光闪烁。

    不可否认。

    她一开始嫁给陆白,确实因为身不由己。

    “再回到刚才的话题吧。”南宫焱烈叹了叹,“西莱王室的人只知道小时候的你的模样,所以必须需要把你小时候的照片送过去对证。”

    安夏儿抽泣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但这只是其一,单是照片不足完全证明,毕竟世界上都能找出没有血缘却长得极其相似的人的例子。”南宫焱烈继续说道,“第二个证据,就是你肩后的胎记”

    说着,他笑了声,“安夏儿小姐,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是当年的西莱公主么”

    安夏儿沾着眼泪的眸子放大,“为什么”

    “因为陆白公布你们结婚后,你们经常会双双出现在媒体镜头前,女士抹胸的礼服总是不少。”南宫焱烈伸手拿出一张照片放在安夏儿面前,在她耳边说,“而有些镜头,就刚好拍到了你肩后的这个蝴蝶印记。”

    安夏儿瞳孔放大。

    照片上,是她的陆白出入一次名流场合时穿着粉杏色的抹胸礼服,披着刚刚长过肩头的头发,但尽管披着头皮,可转头的瞬间还是被记者拍下来了,若隐若现地露出了她肩后那个胎记

    南宫焱烈连这些新闻上的照片都看到了

    “外人可能会以为,这是你的纹身,毕竟谁的胎记会长这么漂亮。”南宫焱烈目光烁烁地看着照片上安的安夏儿,架想着他第一次在新闻照片上看到安夏儿时的惊艳,“但就是有,西莱的公主就是长着这样的胎记,我在和尤菲里奥有一次的交谈中,听他提起过,所以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你们的这张照片时,我就怀疑你的身份了,之后特地查过陆白妻子的身份,说是被安家赶出家门的养女,而那个养女,是安雄一个叫夏国候的旧友的女儿”

    “”

    安夏儿目光颤动着。

    在她和陆白甜蜜恩爱的时候,这个男人竟在背后开始查她了么

    “所以自然而然,我就求证到了你的身份。”南宫焱烈道,“原来你是尤菲里奥口的那个”

    “你什么时候查了我”安夏儿想不通,“你为什么就看到我露出了胎记的那张照片,你为什么就看到了”

    为什么那么巧

    她平时穿礼服大多时候都会注意,如果盘头发便会穿遮背的礼物,抹胸一般都会将头发放下来。

    就是不想让媒体拿她的胎记作话题。

    可为什么,为什么只无意中露出过那么一次,就被这个男人看到了

    “为什么”南宫焱烈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那是因为陆白是我的对手,是负了我妹妹的男人,我时刻都在注意他,注意有关他的所有报导”

    安夏儿眼睛猛地放大

    “所以很巧,我就注意到了他的妻子。”南宫焱烈道,“将你的消息告诉西莱那边后,那边也想他们的公主回去啊,所以将你从z国带走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意愿。”

    “带走你们想带我去”安夏儿有不好的预感,“我哪也不去,我要等陆白过来,我不是你们口中的什么公主,我只是安夏儿”

    “安夏儿只是安雄给你娶的名字。”他道,“你真正的名字是”

    “闭嘴”安夏儿再次推开他触碰着她的手,“我只是安夏儿我不是别人”

    南宫焱烈看着她的反应,黑目磕了一下,“这件事不是你愿不愿意,每一个人生来这个世界都有自己的使命,而有人也需要你回去。”

    “你口中的尤菲里奥么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也没兴趣”安夏儿眼眶伤心通红,“你们不用想利用我做什么事,我不会配合你们,我现在只是安夏儿我是陆白的妻子”

    她拼命声明这个问题

    不接受南宫焱烈的话

    “第三点,最终证实你身份的证据,据说也出来了。”南宫焱烈不理会她,继续说着他这边听到的情况,“我拿了你的头发送去西莱那边跟西莱王室的某个人做过血统证明,也就是dna比对,事实证明,安夏儿小姐,你确实是西莱王室的血脉”

    安夏儿张了张口,喉咙中艰难地发出声,“凭什么你们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拿我身上的东西去跟谁做什么血统比对”

    “就凭你现在在我手上,你没有自主权。”身后的男人地说,“而我们都需要证实你是西莱的公主,不过现在已经确定了,从你小时候的照片,你身上的胎记,以及你的dna没有任何差池。西莱那边来话,等你孩子生下来,马上就得将你送过去。”

    “你们休想”安夏儿瞪大眼睛,“我不会过去的,我不会配合你们的阴谋”

    “阴谋”南宫焱掂量着这个词,笑笑,“尤菲里奥听到你这么说,一定会笑。”

    “放我走”安夏儿叫着,“我不会配合你们”

    听到南宫焱烈在她生下孩子要将她送去西莱国,安夏儿整个心都慌了。

    “安夏儿小姐你是不是傻”南宫焱烈不可思议地听着她的叫唤,沉下脸,“我费力心思将你从陆白那边带出来,怎么可能会放你走”

    “你们无权干涉我,无权替我作任何决定。”安夏儿流着泪道,“我不会接受你所说的。”

    “你不接受没有用,就像你拒绝明天的到来,明天还是一样会到来。”南宫焱烈扶在安夏儿身后的沙发靠背后,看着窗外的阳光,他邪美的面庞映着阳光,惊人地好看,“看到外面的太阳了么,安夏儿小姐,等它明天再度升起的时候你离生孩子又近了一步,离你去西莱又短了一天。”

    安夏儿再也忍不住,泪水流进嘴角,咸涩无比。

    祈雷站在后面,听着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这听上去就像天荒夜谭。

    安夏儿是西莱的公主。

    怎么会这样

    但听着南宫焱烈说着让安夏儿受折磨的话,他无法上前阻止南宫焱烈说下去

    “安夏儿小姐,你应该高兴,你就要从一个安家的养女变成公主了,这是多少年轻女孩的梦想”南宫焱烈温柔到近乎残忍的声音在安夏儿身后,竖琴般清贵的音色,像在恭贺她。

    “不用你们多管闲事,我自己的生活我自己选择。”安夏儿眼眶通红,“我恨你们,恨你们这些干预别人人生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