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65章 显赫出身!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当天,陆白在安夏儿出事后第一次去了帝晟的未来科技组,穿科研白大褂的部长在旁边感动地泪牛,“陆总,你终于来了,裴少说你要抛弃我们抛弃我们这个科研目了,一心扑在总裁夫人的事上了”

    陆白站在洁白的开发实验室二楼,看着那些无价的科技商品正在改善的实验品镜像,“做好你们的事就行了。”

    “陆白你来了”旁边传来裴欧的声音。

    陆白和秦修桀回过头,部长也应了下,退下去,“陆总放心。”

    “这段时间,麻烦你在这边了。”陆白对裴欧说,目光再次回到了实验区那边。

    “不,你能同意制造ry的衍生产品,对我来讲是期待已久,你不说我也想过来看看。”裴欧笑说,“不过,你过来是要问南宫二小姐的记忆复制珩瑾正让人从意大利带回来,但还没到。”

    “让人盯紧那个南宫莞淳,一定会有用。”陆白拧眉道,因为他上回给莫珩瑾的那些微型定位器也是特制品,很难被对方发现。

    “是。”秦修桀打电话去了。

    裴欧叹了一声,“陆白,你也别担心,安夏儿小姐是个机灵聪明的女子,我们要相信她不会有事。”

    陆白唇角溢出丝笑,高贵褐眸浮着淡光,“但愿如此”

    意大利。

    南宫蔻微回到南宫家族后立即洗了一个澡,戴上了昂贵的装饰和亡夫送给她的镶歆七色宝石的手镯,长裙飘飘地走向主城堡内的餐厅。

    南宫焱烈正在几个仆人的伺候下用餐。

    “哥哥”

    南宫莞淳走了进来。

    南宫焱烈挽着一截手袖子,露出强壮而长着浓密汗毛的性感手臂,动作快速地切着三分熟的牛排。

    他抬目看了一眼南宫莞淳,“听说你昨晚在那家叫蓝夜的酒吧过夜”

    “”南宫莞淳抿唇,而后笑了笑,“是,哥哥,我一个朋友开的,昨晚过去喝了几杯。”

    “你要喝酒要泡男人,我不阻拦你。”南宫焱烈说,“但这个时候你在外面过夜,是不是想坏我的事要我让人将那家蓝夜关门么”

    “哥哥我没有”南宫莞淳马上道,“我真的过去喝酒”

    “我说过,不阻止你寻欢作乐。”南宫焱烈咬一口还带着丝血色的牛排,外国的男人大多都喜欢较生的肉类,放下刀叉后,用餐巾不失优雅地擦了下手,“你只是不应该在外面过夜,因为这样你会让人有机可趁,你知道我现在跟陆白的情况,如果坏了我的事”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用森寒的眼神目视着南宫莞淳,抬起酒杯喝了一口。

    他目光压迫感十足

    南宫莞淳低下头。

    无言以对。

    因为她昨天确实被个男人给骗了虽然现在不知对方的目的,她也没出什么事。

    看着她这反应,南宫焱烈眯了一下眼,“怎么出了什么事”

    他直觉锐利地惊人

    “不”南宫莞淳怕说出来,她以后会不会被禁出门,“没有,哥哥。”

    “最好没有。”

    南宫莞淳心跳加速,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看穿。

    南宫焱烈含着一口酒,眼神怀疑而深意地看着她,过了一会,他咽下口中的酒道,“微微现在在陆白那边,我家里只有你一个妹妹,我现在不想再处置你。外面自己惹了什么麻烦,自己去处理干净,不要等我动手。”

    话落,他站了起来。

    南宫莞淳低下头,“我知道了,听说哥哥打电话给我”

    “没什么事,你一天一夜没回来,担心你在外面给闯祸。”南宫焱烈在克勒的陪同下离开了餐厅。

    南宫莞淳感受着南宫焱烈从旁边经过时带起的空气流动,握紧了手,她已经不小了,现在让南宫焱烈说出担心她在外面给他闯祸的话,表示,他已经不满了。

    而这对她来讲,是对她的能力的打折扣。

    而她必须百分百忠诚以及协助南宫焱烈,好让哥哥兑现承诺,将她亡夫家里的财产还回去。

    想到昨天那个姓莫的男人她再次抿紧了火红的唇。

    利威廉指挥着仆人收拾着餐厅的餐具,出来的时候,南宫莞淳声音悠扬地叫住他,“利威廉管家。”

    “莞淳小姐。”利威廉停下脚步。

    南宫莞淳看了一眼刚才南宫焱烈离开的方向,“我昨天在蓝夜的事,跟着我的保镖都跟你说了是么”

    “莞淳小姐指什么”

    “就是我遇到了一个男人的事。”南宫莞淳相信他知道,他一定详细问过了跟着她的保镖。

    “莞淳小姐是指你带了个亚洲的男人进房间,最后你到处找人的事”利威廉道,“我当然问过了,要清楚莞淳小姐在外面有没有遇上什么歹人。”

    果然

    她哥哥身边的这个管家,胆子真是大

    南宫莞淳忍了忍,又美艳地笑道,“对,我昨晚遇到了一个男的,他”

    “莞淳小姐请小心,对方身份不明的话,更要警惕。”利威廉道,“少主最讨厌给他带来麻烦的人,你看看蔻微小姐就知道了。”

    “我知道”南宫莞淳愤然道,“所以你会告诉哥哥是么昨晚我遇到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

    “目前少主还没问,但他若问了,我一定会说。”利威廉道。

    南宫莞淳咬着唇。

    所以她哥哥现在没问,是因为现在只有她一个妹妹在南宫家族,他不想处置她

    “请问莞淳小姐还有事么”利威廉道。

    南宫莞淳笑笑,压下这份不安的情绪,“好吧,请问哥哥将那位陆少夫人藏在哪了”

    “莞淳小姐是想向我打探安夏儿的事”利威廉立即目露怀疑。

    “不是。”南宫莞淳道,“我只是想替哥哥分忧,看他在那个陆少夫人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只是想弥补一下我昨天在外面过夜的过错”

    “那不必了。”利威廉说道,“有什么事少主自会处理好,他既然没有告诉莞淳小姐关于陆少夫人的事,那莞淳小姐也不必再问。”

    “最主要。”他又道,“我也不知道陆少夫人在哪,那莞淳小姐请便吧。”

    看着利威廉的背影,南宫莞淳皱起眉。

    连利威廉都不知道

    她哥哥会将那个陆少夫人藏哪

    莫古公馆的时间似乎开始变得很慢。

    南宫焱烈每过来一次,安夏儿的情绪都会恶化一次,他现在似乎已经不在乎安夏儿是否保不保得住孩子的问题了。

    他一心想要打垮安夏儿对于等待陆白的信念。

    “什么公主,什么西莱”安夏儿看着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声撕力竭地叫喊着,“你又想胡说八道什么我不会再信你的话我不会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

    “信不信由你,但这是事实。”南宫焱烈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地邪恶地说,“好好想一下吧,安夏儿小姐,为什么陆白对于夏国候的事,没有明白地告诉你,为什么对于你的身世,他只字不谈,这些你都一定问过他吧”

    安夏儿张着嘴,想再次抗议,声音到了喉间却消失不见,只剩下轻轻的哽咽。

    “不,没有这回事”她半天才挤出句话,但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浮出几个情形。

    在法国,她和陆白度蜜月时,他们在人潮拥挤的埃菲尔铁下面的战神广场,遇到了西莱王宫的护卫,以及听到了王妃带着储君在那里的消息。

    陆白怎么都不让她过去,他不喜欢那个国家

    在九龙豪墅,她问他,夏国候是不是有另一个亲生女儿,她的身世怎样,陆白没有回答过她,他一直只说她只要是他的妻子就行。

    “安夏儿小姐,还记得你收到过年一封匿名信么。”南宫焱烈道,“信上告诉你,夏国候有另一个亲生女儿,记得么”

    “是你寄的”安夏儿猛大瞪大湿润的眼睛,瞪视着他。

    “不,还真不是我。”南宫焱烈低低地笑了笑,“但我知道那封信,以及我知道信上的内容是真的,夏国候确实有另一个亲生女儿,但不是你,你只是他从西莱王宫带出来的公主”

    安夏儿愣愣听着,整个人像灵魂出窍。

    女孩都喜欢幻想,都喜欢做做梦,梦见自己是住在殿堂里的公主吧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反倒觉得痛苦,一种陷进了巨大阴谋中的痛苦,而她将变得不是她自己

    虽然她很自信她的出生就是一个普通人,但万一,万一还真是这样毫无意义的显赫出身,她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面对她的朋友。

    比如要告诉展倩,说其实我是公主,要让展倩觉得她离自己已经很远了吗

    “你觉得我凭什么相信你。”安夏儿咬着唇,眼里的泪花却越涌越多,“不,我不会相信你,你想挑拨我和陆白的感情,我不听信你的鬼话”

    “我现在没有骗你的理由。”南宫焱烈手放在她圆肩上,绕着她走到了她身后,再次俯下身如恶魔般盅惑地道,“你仔细想想为什么陆白不让你知道这些,就明白了,那是因为他怕你会离开他,变成外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