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56章 任何人都无法对抗!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祈雷就知道,前两天敲门打扰了南宫焱烈,下回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缓缓垂下眼睛,挡住眼底的不安,“是。”

    这种情况下,甚至多关照一句安夏儿都不行,只能先退下。

    祈雷也只能希望安夏儿能保重自己。

    乔伊将祈雷从安夏儿身边驱逐开后,对南宫焱烈道,“那少主,你跟安夏儿小姐谈吧。”

    南宫焱烈抬手挥了一下。

    显然嫌这些人碍事。

    乔伊退下后,南宫焱烈走到安夏儿旁边,看着她视线的方向,“你在等陆白过来”

    安夏儿视线看着远处的方向,长空的尽头。

    琉璃般澄莹却有些空的瞳眸,美丽,却有些空无。

    南宫焱烈抬起轮廓深明的脸庞,唇角划出一个轻狂的弧度,“虽然不知道你对陆白为什么那么忠心,不过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所谓婚姻,大抵就是两个人开始一辈子的合作吧,不过是可以受到法律的约束和保护罢了。但在我看来,这跟一般的生意合作项目是一样,生意合作项目的双方也会签合同,合同也具有法律效应,一样受到约束和保护。”

    他道,“那这样看来,婚姻跟商业上的生意合作又有多大的区别但合作就要讲究双方得益,说得通俗一点,对大家都要有好处,如果失去了这一点作为前提,合约就会崩,那中断这场合作是对双方是有好的选择。”

    安夏儿没有动,不知有没有听旁边男人说的话。

    “但照眼下看来,安夏儿小姐你跟陆白的婚姻,又能给你们双方带来什么好处”南宫焱烈像个狡猾的猎人让猎物放弃挣扎一般,给她洗脑似地道,“你怀了他的孩子,但医生却诊断出这会给你身体带来极大的风险,他并没有为了着想拿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这是他的自私;你爱他,你忠贞于他,但他却将微微接回了你们的二人世界九龙豪墅,给你心灵上带来你无法忍受的伤害。”

    他明知南宫蔻微被陆白在押在了别的地方,却故意在安夏儿面前说南宫蔻微住进了九龙豪墅。

    安夏儿手指缓缓握起,眼神里努力地决持着,坚持着自己那一丝信念

    但南宫焱烈作为一个金融贵族的当家,gk国家的掌舵者,对于商界和人心自有一定的控制能力。

    旁边的男人又叹了一声,仿佛带着对她的同情,“最让人无法苟同的一点就是,你在这对他朝思暮想,等待他来救你,而他又在哪”

    “闭嘴”安夏儿咬着下唇。

    “他让你的身心饱受折磨。”南宫焱烈道,“让一个怀着他孩子的孕妇每天坐在这里望眼欲穿,相思力竭,从心怀希望,到失望,到绝望”

    “我让你闭嘴”安夏儿睁大眼睛,终忍不住,里面的泪水挥洒了出来,“我没有失望,我没有绝望,我还在等他,他一定会来的”

    “安夏儿小姐,你在自我安慰。”南宫焱烈要打断她对陆白的念想,“自我安慰懂吗,就是寻找不合理的理由让一切看起来合理,不过是为了让你自己心里好受好一点罢了。”

    “不关你的事”

    “你在欺骗你自己。”南宫焱烈道。

    “我说不关你的事,闭嘴”安夏儿嘶吼着,眼泪汹涌而出。

    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触别人的精神底线

    “你必须承认,陆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爱你。”南宫焱烈走到她面前,俯下身双手撑在她摇椅的两边,看着她盈满泪水的眼睛,“他如果那么爱你,为什么不顾一切来救你”

    “因为他不知道我在哪”安夏儿辩驳着。

    “他知道,他应该猜出了你在我手中。”南宫焱烈唇角狡猾地动了一下,笑意深达眼底,“虽然我绝不会对外承认你在我手中。”

    “他不知道”安夏儿坚持着。

    “他一定知道,不然就不会让慕斯城过来找我谈判,不是么”南宫焱烈紧逼着她那根心弦。

    “他不知道我被你藏在哪了,他在找我,他没有放弃我”安夏儿怒看着这个一步步要击碎她内心的男人,“我不会听信你的话,你不必挑拨离间了”

    “如果他真有那么爱你,在意你,为什么没有不计一切代价甚至放下一切自尊,身份、身段过来求我”南宫焱烈道,“比如过来跪在我面前,祈求我放了他老婆,说只要我放了你要他做什么都可以的话对,就像当初那个达荣浩挟持了你时一样。”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

    “这只能说明,他爱过你,但是他对你的感情已经不是你们刚结婚时的那样了。”南宫焱烈攻击着她的心理防线,“他现在看重的是他陆白的身份,世界第一跨国科技集团总裁的身份,他有无上的金钱和权柄,有无数女人的爱慕和崇拜,他不会再向任何人低头,不会再为了任何人牺牲他高傲的自尊。”

    “安夏儿小姐,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变轻了。”

    尤如恶魔来自地狱的盅惑,盅惑她放弃陆白。

    盅惑她相信,陆白已经不再爱她。

    “对,可能他现在根本不爱你了,安夏儿小姐。”南宫焱烈继续说道,“他现在对你的那一点坚持,也许只是看在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因为这是他陆家的血脉。”

    “我不会相信你。”安夏儿渐渐低下头,哭得肩头在颤瑟,“你不过是想打击我,陆白他会来的,会的”

    “你知道,我是要你活着。”南宫焱烈道,“我刻意打击你对我没什么好处,我不过是让你认清现实,安夏儿小姐。”

    他轻柔而绅士地叫着她的名字,说着残忍无比的话。

    “你以为我会听信你的鬼话吗”安夏儿猛地抬起头,抓着心里的那一根唯一的希望稻草,“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怀疑陆白对我的心,而听信你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不相信他我相信谁他还没有找到我不能说明他不爱我了,只能说明你太狡猾”

    见她还在坚持,南宫焱烈的脸色一点点下沉。

    “什么婚姻是像生意项目的一样的合作。”安夏儿气恨道,“你以为我会听信你的诡辨吗婚姻是爱情的归属我的孩子是我和陆白爱情的结晶”

    南宫焱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安夏儿的话让他整个人开始烦躁

    “既然没有带来金钱一样的利益,婚姻也会给我们带来另一种金钱无法换取的爱,那是无可替代的东西。”安夏儿道,“这才是婚姻的意义,你又懂什么什么都不知道的你凭什么我面前胡说八道,企图打击我们的感情,你做这种拆散别人的事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有好处。”南宫焱烈咬牙说出这三个字,猛地攥起她下巴,“因为将你从z国带走以后,你就是我的”

    安夏儿下巴被他捏得骨头似乎断烈,她看着这个男人阴暗的脸庞,“那我告诉你,你即使得到我的人,你也得不到我的心”

    南宫焱烈呼变了,“即使是人,我也要”

    “我人最后也不会属于你。”安夏儿眼眸泛红地看着这个魔鬼一样残酷的男人,“你敢碰我,不用等到陆白找我,我不会带着被你脏了的身体回到他身边”

    “你真以为我会让你有机会自杀”南宫焱烈突然怒吼出来,“你想被铁链锁着吗,你别挑战我底线不然有你苦吃”

    “呵呵,你不会。”安夏儿冷笑着,“你要保证我生下孩子,要替我保胎,你害我流产了我不会有活下去的念头。”

    南宫焱烈捏着她脸的手指,收紧。

    看着南宫焱烈阴鸷的面庞,安夏儿抚着肚子道,“你放弃吧,你无法斩断我和陆白的爱情,我们的宝宝随时都会提醒我,他们的父亲爱我,爱我们。”

    南宫焱烈眼底升起了血红色可怖的东西,他推翻了他之前一切的打算,狠狠地握着她的下巴,“那我就拿掉你的孩子,让你们再也没有牵扯在一起的东西。”

    “你敢”安夏儿大声道,“你敢拿了我的孩子那既然我死不了,我也会用我的余生恨死你,你将我强留在你身边,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你,拉你一起下地狱你永远无法安生”

    看着她滔天的怒气和充血的眼睛,南宫焱烈过来时的那一点好心情,消失殆尽

    幸福是什么感觉

    南宫先生,那我们要用心去的感受。神父说,唯一能填满我们心的东西,只有爱。

    南宫焱烈握着眼前这张美丽却痛视着自己的脸庞,第一次感觉自己放低身段去在意一个女人却被对方践踏了,他声音里带着沙哑痛苦,眸被阴鸷一寸寸蔓延,“我重视你,愿意给你比陆白更多的东西,你却不懂。”

    他猛地朝她唇上狠狠地吻上去,泌取她唇上的顽强和芳香,像狂兽与美人的啃咬亲吻。

    “放开我”安夏儿愤力挣扎着推着这个男人,恨不得一把刀推进他的心脏。

    南宫焱烈松开她后,“但你会懂的。”

    最后他甩开她的下巴,愤然而去。

    安夏儿像抽空了浑身力气一样,头垂了下去,全身颤抖着。

    长发的遮挡之下,她咬着牙,眼泪像一场更加澎湃地降落,一如当初陆白将她从白夜行宫赶出来时s城的那场暴雨,“陆白,我会生下我们的孩子,一定会的我们好不容易第二次有了孩子。”

    她告诉自己,只是南宫焱烈太狡猾了将她藏得太隐秘,这次跟达荣浩挟持她时的情况不一样,陆白不可能放下尊严去求南宫焱烈放了她。

    因为她当时说过,她宁愿死,也不愿再看到陆白向任何人低头,她的丈夫不能再向任何一个人低头,她不要成为别人攻击他的软肋,她要看到他无坚不摧

    她要他高高在上

    任何人都无法对抗

    甜蜜私语

    安夏儿:“陆白陆白,我们什么时候再相聚读者们说今天过中秋了哦”

    陆白:“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谁让我们甜蜜时他们说太腻歪乏味了,让大家忆苦思甜一下。”

    安夏儿傻眼:“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相聚嘛”

    陆白笑:“在你想不到的时候,以及以你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