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54章 填满心!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呼,那就好”祈雷马上松出一口气,“不然你被强了,我回去也会被你老公杀了。”

    安夏儿无奈地笑笑,“辛苦你了,那天若不是你敲门”

    “别提了,下次有这种状况,我估记就没有机会敲门了,下回你要避免跟他在一个房间的情况。”

    “我知道。”安夏儿哽咽着,“对了,那天乔伊给你做了手术后,我想到一个也许可以拿到他手机的办法。”

    “快说”祈雷马上抬起头。

    “潜到他那边里去偷,感觉不太理想,而且他手机平时几乎不会放下。”安夏儿道,“但那天他给你治伤时,他的白褂染上了血,他做完手术后会及时换,刚换时,手机肯定还在换下白大褂的外套里,找准那个时间也能拿到。”

    祈雷一想,“那要当场被他抓住了怎办”

    “所以我去拿”安夏儿目光坚定,“他抓到了我也不能将我怎样,了不起下次会更难偷,但我等不了了”

    这两天她老做恶梦,不知是不是怀孕的原因。

    她梦见陆白来救她了,但只是过来看了看她,跟她说了几句话,又走了没有把她带走,她完全承受不了这种不安。

    医务室内。

    乔伊看着她滴血的手指,皱了皱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嫁给陆白都在做下人的事,不然为什么要去摘花,那不是你该做的。”

    “无聊想找点事做”安夏儿火大地道,“不行”

    “警告安夏儿小姐你,你受了伤我不管你,没人管你”

    “你敢不管,南宫焱烈会放过你么”安夏儿也冷冷地看着他,“给我处理伤口”

    乔伊盯着她。

    安夏儿也盯着他。

    最后乔伊拿过医疗器材盘,上面是一些作基本作口处理的东西,冷着脸开始给安夏儿处理伤口。

    伤口不深,但有点长,估记是玫瑰的刺勾的。

    “啊”

    安夏儿突然痛得一叫。

    乔伊看着因为安夏儿乱动而溅到他衣袖上的血,皱皱眉,“我很讨厌别人把血弄到我衣服上,你如果想让我护理你的伤口,就别动。”

    “是你下手没轻没重,我疼了我不能动啊”安夏儿手抖着叫着,而后讽刺笑道,“再说了,怕血弄到你衣服上,你还是个医生真可笑”

    “我是不是医生,不用安夏儿小姐你评判。”乔伊也完全没有一个正常医生对自己该有的名声的维护,不客气地道,“但你再不配合,我就不会帮你处理伤口,你告诉少主我也实话实说。”

    “”

    安夏儿咬着咬牙,睛神可以化成一把刀,她第一个杀了这个没医德的医生。

    还有南宫焱烈那禽兽变态

    乔伊给安夏儿包扎好好伤口后,女仆又一件干净的白大褂送过来了,“乔伊医生。”

    就像给祈雷做那个拔刀的手术一样,乔伊仿佛很讨厌被人弄脏衣服,马上脱下被沾上血的衣服,放在一边,换上了干净的。

    乔伊出去之后,女仆走过来将乔伊换下的白大褂拿上,对安夏儿道,“安夏儿小姐,以后你要什么花不用你自己去摘,你是在做多余的事。”

    “说完了”安夏儿站了起来,“说完了就请做好你们的份内事,比如,尊重客人以及主人的朋友,也是一个女仆的份内工作吧”

    讽刺完这女仆后,安夏儿也走出了医务室。

    看吧,这就是这里的女仆与菁菁她们的不同,这里的女仆说话才是毫不客气

    但无论安夏儿讽刺她们什么,女仆也没理,因为在她们眼中安夏儿就是南宫焱烈的阶下囚,便拿着乔伊的衣服给他送过去。

    乔伊来到了莫古公馆的监控室,例行每一天检查莫古公馆内部的状况。

    监控室内有两个人24小时在盯着。

    “有没有什么情况”乔伊问道。

    “没有。”两人道。

    “盯紧了,除了警署那边的人,有任何可疑的人靠近莫古公馆或经过,都不能掉以轻心。”乔伊眯了眯眼睛,“毕竟,要防止有人已经找到这边了。”

    “是。”

    乔伊看着监控显示器里的画面。

    只见其中几面拍摄着莫古公馆外面的镜头里面,偶尔有骑着警用摩的巡逻人员经过,但对这于这座莫古公馆,他们根本不会靠近,巡逻的时候直接就经过了。

    乔伊眼里映着显示器的蓝光,心里对他们少主缜密的心思格外佩服,也许谁都不会想到,这座莫古公馆是罗马政府的一座财产吧

    只是最近被他们少主暗下从政府那里买下了。

    这座莫古公馆最牢固的防守之处在于,是在政府的地盘上,并且有意大利警方巡逻,试问又有几个人能想到他们少主会将安夏儿藏在政府的地盘上

    就像歹徒藏在了警察局里。

    外人找不到,警方也不会搜查自己家里。

    ***

    南宫焱烈偶尔会去教堂坐坐,虽然他毫无仁爱之心,但他就是会看一下这种平民百姓爱来祈祷的地方。

    南宫焱烈尤如包场般地坐在教堂的最前排座位上,看着前面的十字架,目光里从平常的毫无想法到现在现在,仿佛浮现出了一丝迷茫的东西。

    “神父,在吧。”他缓缓启唇。

    利威廉将神父带过来了,“少主,来了。”

    在教堂这个神圣的地方,一身黑衣气场强大的南宫焱烈与周围形成鲜明对比。

    捧着本圣经的神父微微向南宫焱烈礼了一下,“南宫先生,日安。”

    南宫焱烈似乎心情并不坏。

    他看着前面教堂尽头的十字架,平静地问道,“平常那些人找你,都问什么”

    “问人生,生命、信仰,健康和烦脑,亦或是父母爱人,感情与挫折,都有。”神父说道,“南宫先生,有什么困惑么”

    “问你有用”南宫焱烈冷淡地道,“你自己也有烦脑吧”

    “是。”神父道,“所以才会有神的存在,我只是替神传达福音。”

    南宫焱烈没说话,神秘的黑镜之下,看不见他的眼神。

    黑色的大衣,从座椅上落下来,叠起的双腿露出健美的形状,裤角束进靴子里,这让这个男人显得更加高大,气势惊人。

    那只搭在他膝盖上的手,隔着手套戴着枚暗红色的宝石戒指,泛着奢华神秘的光。

    这个南宫家族的少主,暴戾,但极有品味

    这神父看得出来。

    但这种人,也很难能改变他的思想。

    看着这个坐在这里就像来自地狱撒旦般的男人,神父道,“南宫先生,有什么问题,您尽管说。”

    “心,具体是什么样。”南宫焱烈道,“或者,这种东西重要么,它会为我带来什么。”

    “南宫先生为何这么问”

    “我们想要的一切,应该自己创造,争取。”他侧脸轮廓锋利,话中带着一个权谋者的强硬,“那要神那种虚无的存在有什么用你们常说的用心去感受神的存在,那心去感受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那是不是说明,心这种东西,也是没什么用而且无聊”

    “南宫先生,心可以让我们感受到一切,幸福,悲伤,快乐,迷茫以及获得利益,金钱,功名利禄,收获爱情时的喜悦。”神父看着这个男人,说道,“心是很重要的东西。”

    “这是思想。”南宫焱烈道。

    “汉语中的思想二字带心。”神父说,“有心才有思想。”

    南宫焱烈不会不明白心是何意。

    但对于他这种男人来说,无论什么问题都该去客观看待,用手段用头脑去获取一切,至于用来与感情方面有所联系的心,他认为并没有那么得要。

    换言之,在他的理智里,心代表感情那种无用的东西。

    而感情会成为权谋中的障碍。

    神父见他不说话,又问道,“南宫先生为何问起心这个问题是你发现心里有了什么又或者,感受到了心中从未感受到了的感觉是什么人”

    南宫焱烈没说话。

    “那南宫先生,您幸福吗”神父问道。

    “幸福”他念着这两个字,“幸福是什么感觉”

    神父看着这个站在金钱和权柄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想了想,“我想对于南宫先生来说,就是如果你没有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依然不会沮丧,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陪着你,那样东西就是使你幸福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南宫先生,这要我们去用心去感受。”

    听到这个心字,南宫焱烈再次皱起了眉,“我的心是空的。”

    神父道,“那就要填满它。”

    “用什么填”

    “能填满我们内心的东西,只有爱。”神父手放在胸前,“有爱,才会幸福。”

    “爱”

    南宫焱烈念着这个字。

    不自觉得,他想起那天晚上安夏儿梦呓中的我爱你,她那样用轻柔低喃的声音说着那三个字,当时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他的心脏不同以往频率地跳动了一下。

    那种感觉,不同以往,是他在女人那里从未感受到的感觉。

    想到这,南宫焱烈唇角微微勾了起来,那个女人的爱能填满他的心么

    神父看着他的笑,垂下眼睛,“看来南宫先生你已经有答案了,爱分很多种,家人的爱,朋友的关爱,以及爱人的”

    “这不要紧。”南宫焱烈残虐地笑着下,“没有的话,从有的人身上掠夺过来就行了。”

    神父煞时愣住。

    被这个男人的言论惊住了

    这个男人尤如死神,果然开导不了

    “下去吧。”南宫焱烈的心情似乎又变好了一分,仿佛知道了另一样他想要的东西。

    “是。”

    能走了,神父当然要赶紧撤。

    不然听到过这个男人的私人话题的人,谁知道会不会出事。

    利威廉将这个神父送到门口时,突然道,“记错了,敢将和我们少主的谈话容泄露出去,你将真正去往有神在的地方。”

    “是,知道了。”即使是神父,也不得不屈服在权利和这个男人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