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53章 偷看睡着的她……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西莱的公主”南宫莞淳猛地回过头。

    “少主在跟人的通话中,是这么说的。”女仆低着头。

    “知道了,退下吧。”

    “是。”

    女仆低着头,下去了。

    南宫莞淳震惊了,咬着红唇,“那陆少夫人竟是西莱的公主怪不得哥哥一定要她”

    想到这,她又突然脸色一变,“不对,如果那个陆少夫人是西莱的公主,陆白知不知道陆白知道的话,肯定无论如何都会将那陆少夫人抢回去,甚至会去西莱国找她。”

    而被陆白找到,是迟早的。

    但他哥哥现在竟囚着着一个公主,真的没事

    以后那陆少夫人要是以公主的身份回到西莱,不会怪罪南宫家族,不会怪他哥哥曾经囚禁过她

    南宫莞淳想着这个问题,当晚回到房间后不停地踱步,无法平静下来,她担心他哥哥的所做所作以后会给南宫家族带来什么灾难,但是,她又不敢就这个问题找她哥哥谈

    毕竟这个消息是她让下人去窃听到的

    “莞淳小姐。”一个保镖在外面敲门。

    “什么事”

    南宫莞淳焦躁地打开门。

    门外的保镖道,“第二次派往z国救蔻微小姐的人,再次失去了联系。”

    南宫莞淳瞬时面部僵了。

    “要继续派人么。”

    “”南宫莞淳咬着唇。

    照眼下这情况,估记再派多少人过去都没用了,陆白确实让人盯紧了南宫蔻微。

    一如南宫焱烈将安夏儿藏在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到的地方。

    南宫莞淳虽然平时并不赞同南宫蔻微的行事作风,无论是与她哥哥一样残酷的心理和行为,还是她不惜接近已婚的陆白。

    但是,南宫蔻微好歹是她和南宫焱烈的亲妹妹,南宫莞淳自然还是会想法让人去救她。

    保镖见她不说话,“莞淳小姐,请问”

    南宫莞淳咬紧的红唇松开,半晌,微微垂下头,“不,算了,派再多的人也是有去无回,没有必要再继续浪费南宫家族的人手。等哥哥的吩咐吧”

    本来,很多事情就是南宫蔻微整出来的再想到安夏儿是西莱的公主,南宫莞淳心里更加焦急起来

    囚禁一个国家的公主,是什么罪

    次日,南宫焱烈的车在晨雾中,再次来到了莫古公馆外面。

    乔伊和女仆出来迎接,“少主”

    “她呢”

    “还在睡。”乔伊一边跟着南宫焱烈的步伐进去,一边说道,“这个点时间还早,没那么快醒来,她最近嗜睡,要上午10点左右才会醒来。”

    祈雷昨晚受了伤,这会根本没办法起来,自然也没在。

    南宫焱烈来到安夏儿的卧室时,打开灯,正在熟睡的安夏儿眼皮马上刺激得动了动,她侧在身子躺在软榻上,卷缩着,头发铺散在枕头上,与她柔白的面孔形成形鲜明对比。

    乔伊和女仆知趣地留在了外面。

    “嗯”

    安夏儿在睡梦中,轻声嘤咛着。

    昨晚她一晚没睡着,到了后半夜,才困意袭来,加上祈雷受伤的原因,她全身心都疲惫,完全没法醒来,也完全不知道她害怕的人,此时正站在床前盯着她。

    南宫焱烈看了她一会,眼神变暗。

    想到昨晚他留连的指尖触感,又看看安夏儿纯美惊艳的脸蛋,精美的下巴,樱红的唇他缓缓伸出去,捏了捏她的下巴。

    和想象中的柔软美妙。

    仿佛有一股魔力驱使着他,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俯下身,向她的唇靠近过去

    “我爱你。”

    安夏儿梦呓着。

    南宫焱烈在她唇前停了下来,神智一瞬间就冷凝住了

    “我相信你不论你什么目的我相信你”安夏儿喃喃地念着,“所以,不要离开我。”

    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听着她的话,他心里升起一股无以名状的感觉。

    有那么一秒,他几乎认为她是在对他说。

    看着安夏儿熟睡的面孔,南宫焱烈停止了他的窃玉偷香,他坐直看着她,视线从她脸上,又移到她的头发上,身上盖的被子上

    其实这女人是他的,也不错

    做他的女人,肯定不会比做陆白的女人差,她有什么好拒绝的

    乔伊在外面,正想着是不是要守上几个小时间的时候。

    门突然开了

    “少主”

    乔伊刚出声,就愣住了。

    只见南宫焱烈的嘴角挂着诡疑的弧度。

    他在笑

    好像心情不错

    “少主。”乔伊道,“放心,我会守着,不会再有人过来打扰。”

    南宫焱烈把手摊开,手上放着一根长长的头发,“拿个胶袋把这装起来。”

    “这是”

    “尤菲里奥要先给她做个血统证明。”南宫焱烈道,“我不会让人现在就把她接过去,让他们拿她的头发去做缘份鉴证吧。”

    “好的。”

    乔伊赶紧接下安夏儿的头发。

    南宫焱烈站了一会,又道,“还有,好好盯着她”交待完,和克勒下去了。

    身后乔伊愣了愣,他们少主过来就只是取安夏儿一根头发明明打个电话过来,他就可以给送去啊还是

    想到这,乔伊又回头看了看安夏儿房间门的方向。

    少主是想过来看她

    意识到这一点,乔伊吸了口气,赶紧快去拿胶袋装安夏儿的头发了。

    房间内,灯关后恢复一片安寂。

    “我害怕你不要走”安夏儿眉头越皱越深,在睡梦中都在焦虑着,“你救我离开这陆白。”

    莫古公馆外,南宫焱烈的车在晨雾中离开了。

    车上,他戴着手套的手指节支着下巴,嘴角有一丝微妙的弧度。

    “不论什么目的相信”他念着刚才那女人梦呓的话,“你在对谁说我爱你陆白又或者梦到了其他人”

    不论安夏儿梦到了谁,但那个女人是在他面前说出那话的,而且也只有他听到。

    他可以藏着那一刻她的柔情,占为己有。

    南宫焱烈突然觉得,他挺喜欢那个女人刚才的柔情虽然只是她睡梦中无意识展露的一面。

    ***

    安夏儿醒来后,上午过10点了。

    上午的阳光驱散了所有的雾气,呈现出花园里那些在春季盛开的鲜花,空气中带着丝甜味。

    “安夏儿小姐,你还要喝点别的”女仆在旁边问她。

    安夏儿抚着肚子,快过三个月了,肚子一点点起来了,她胃口也越来越好,连对空气中的花粉都没有什么排斥了

    这会如果在九龙豪墅,她估记还能偷偷地做下实验了,她鼻子肯定比菁菁和小纹好使的,可以更高效地得出实验结果

    哎,该死的南宫焱烈

    “安夏儿小姐”见她没回应,女仆又加沉了声。

    “奶茶,再倒一杯。”安夏儿头也没回道。

    女仆这才去了。

    祈雷昨天流血过多,手指上的伤加肩膀,估记没个几天下不了床了。

    想到这,安夏儿又深深皱起眉,她要出去,不多个帮手协助确实更难而她也不能只等陆白的人找过来,他们自己也要想法出去

    喝过上午茶后,安夏儿来到了祈雷所在的房间。

    他脸色果然还是不太好。

    “你怎样了”安夏儿问道。

    “夏儿”

    祈雷睁开眼睛。

    安夏儿知道这房间内的监控,故意道,“你别误会了,我昨天会让乔伊帮你治伤,是因为这里本来下人就少,我只是想要多一个人服侍我”

    “是么我知道了。”祈雷也回应一个看似苦涩的笑,“谢谢。”

    “我并没有原谅你的所做所为。”安夏儿抿着唇。

    “我过来照顾你,是还你这个人情。”祈雷道,“不过现在看来,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那就好好养伤,好了继继服侍我吧”安夏儿说完才出去了。

    再不走,她又怕情绪会崩掉。

    或许是男性体质好,两天后,祈雷就下床了。

    在花园里,没走一会,祈雷就因为伤口问题白着脸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不行了再走就要倒下去了。”

    “我没让你现在起来。”安夏儿道,“你应该再多躺几天,这几天我自己想办法。”

    “先说说这个地方吧。”祈雷捂着伤口,被上午的阳光照得眯起眼睛,“夏儿,你一开始不是说,好像在听过这地方么想起没有”

    “没有。”安夏儿道,“我说了只是好像,也许没看过,这莫古公馆估记是个电影中的建筑或者是个大众的名字而以。”

    “哎。”

    祈雷叹着,回头看了看周围。

    那两个女仆又冷脸,站在不远处盯着单独讲话的安夏儿和祈雷。

    安夏儿看着这公馆花园,“不过,我记得前两天南宫焱烈说,这座公馆现在在他名下,让我们不要想着逃走”

    “什么意思以前不在他名下”祈雷很快听出来了。

    “应该是这样。”安夏儿道,“或许这是他新买的地方。”

    “靠,我就说我好歹也在他们南宫家族呆过,怎么没听说过。”

    “如果是新买的,而且是隐形财产,那找起来就有一定难处。”安夏儿道,“外人查得话,也只会查南宫家族所有的房子,以及南宫焱烈经常会去地方但南宫焱烈现在也不是经常过来,估记这就是陆白那边一直没有找到的原因。”

    “可恶,他两次都是挑晚上和早上过来,确实跟踪也比较难。”祈雷道。

    “早上”安夏儿一眨眼,“他不是只来过一次么”

    就是那天晚上差点将她给

    “啊你不知道”祈雷看了看她,“我偷听到女仆说,说前两天南宫焱烈早晨过来了一趟,不过很快又走了,你没看到他”

    前两天南宫焱烈早上来过

    安夏儿愣了愣,摇头。

    早上她应该还没醒,真庆幸,没跟那个男人对上

    “那,你有没有被怎样”祈雷马上担心地看着她,“比如有没有趁你睡着”

    安夏儿想了一下,“应该没有。”

    如果她被那个男人强了,她醒来身体不可能没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