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51章 眼睛!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不要。”安夏儿唇苍白地动着,“你走开”

    南宫焱烈看着她雪白的肩头,伸手过去,安夏儿肩头颤抖得更加厉害,南宫焱的手在空停了一下,之后直接将她斜下肩头的衣服拉了起来,“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下次找一个更好的气氛让你变成我的。”

    与陆白那种火热的热情藏在冰山之下,有着强大到近乎自虐的理智的男人不一样,南宫焱烈这个人有时并不喜欢保持着理智,他是个骨子里疯狂而危险的男人。

    所以才会有他一会平静,一会又突然暴吼出来的吓人情绪

    他知道按现在的情况,他不应该对安夏儿出手,至少先让她生下孩子再说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想受到理智的束缚,他想不计后果,随意所欲地去做点什么他想做的。

    比如占有这个女人。

    他刚才就是想不顾一切,先侵占了这个女人再说。

    “为什么”安夏儿眼泪簌簌地流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可恶,你为什么要与陆白为敌,是你先将毒品埋在陆家紫园不是么,他反击你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无论是收购gk国际分部,亦或是其他

    这个男人又凭什么憎恨陆白。

    明明,他的行为才是最恶劣

    陆白才是最该想杀了他

    南宫焱烈手指撩起她一缕头发,轻轻地在抬起,享受着她顺滑的发丝滑过他手指间的触感,“你想问我为什么一直与他敌对那是因为我和陆白之间有算不完的账。第一笔账,就是安夏儿小姐你,对你我誓在必得”

    他勾着邪恶的嘴角,亲吻着他手间她的发丝。

    安夏儿紧紧地靠着床角的墙,“不,我不是你的”

    “迟早会变成我的。”他说,“在s城赌王号上我说过,你是陆少夫人,但以后就不是了。”

    “我不是你的”安夏儿重复着这句话,浑身发抖。

    “至于我跟陆白的另一笔账。”南宫焱烈凑到安夏儿脸前,用那双阴邪但美丽危险的黑眸看着她,用压低的声音问她,“安夏儿小姐,你觉得我的眼睛怎样”

    安夏儿不知道他问题的意义。

    但之前她说了让他不高兴的话,惹来他的暴力,她害怕了。

    “很漂亮。”她害怕地说着。

    “漂亮”他邪美地一笑,“只是这样”

    “”

    安夏儿浑身发抖。

    南宫焱烈虽然两只都是黑眸,但仔细看,便会发现其中一只颜色较淡

    他指着自己那只颜色较淡的眼眸,“我这只眼睛已经瞎了,安夏儿小姐,在z国帝京时陆白划的”

    “”

    安夏儿猛地看着他那只眼晴。

    只见他上眼皮和下眼皮,仔细看,真的有条淡淡的痕迹。

    但可能经过良好的医疗恢复,不仔细看看不出来这一点瑕疵。

    “这是之后做手术植入的仿真人工眼球。”南宫焱烈道,“我虽然可以找另一只真的眼睛给我植入,但我拒绝了,因为我要永远记住陆白给我的那一记痛楚以及向他报这个仇”

    他脸色阴鸷而怒恨

    仿佛要对方死,才能让他消怒罢休

    安夏儿愣住的脸色中,南宫焱烈戴上手套,“至于安夏儿小姐你,就算是我从他那夺来的第一个战利品。”

    之后他便离开了卧室。

    一滴眼泪,再次从安夏儿眼眶里滴落下来,脸颊被眼泪烧灼得火辣辣地痛。

    安夏儿知道,陆白跟这个南宫焱烈之间,永远不会完了。

    陆白是让他瞎了一只眼睛的仇人

    而他对于陆白来说,是夺妻之恨

    乔伊和克勒刚将祈雷给抓住,南宫焱烈就打开门出来了。

    “少主”乔伊看着他可怕的脸色,“是他敲的门,我看他就是个间碟,杀了他吧”

    南宫焱烈得到美人的兴致被打断,他盯着眼前这个祈雷,脸色平静得可怕

    但他越平静越可怕

    “南宫先生,对不起。”祈雷见他出来了,赶紧低下头自保,“我不是故意打扰你,刚才乔伊医生接到莞淳小姐的电话,说西莱来人了,有事找少主乔伊医生坚持不打扰少主的兴致,但我看法不一样。”

    “哦,怎么不一样”南宫焱烈眼睛里带着血雨腥风,恨不得乱刀将这个祈雷给活刮了。

    “我知道,西莱国的事一定对南宫先生很重要。”祈雷尽可恨地合理地解释道,“我认为这么重要的事,一定要及时通知您,享乐的事,对您而言,肯定是次要的。我只是与乔伊医生的看法不一样”

    看着南宫焱烈的脸,乔伊用力一按祈雷的肩,“闭嘴”

    “啊轻点轻点”

    祈雷刚接的手指未好,肩头被按整支手臂都跟着在痛。

    南宫焱烈冷哼,嘴角微勾,“那你现在就给我听着,在我这里,享乐有时候第一重要之事,因为我可是很少对一个女人产生浓厚的兴趣。”

    “”祈雷心里暗骂着畜生,一边恭敬地低下头,“那南宫先生,我错了,请你见谅。”

    南宫焱烈扫了一眼他接上的尾指,“我可没有下令要让人给你接上手指,是莞淳吧”

    “是。”

    “再有下次,我会让人把你接上的手指重新分开”南宫焱烈像个嗜血的修罗,酷戾无情。

    “我知道了,没有下次。”徒是祈雷这么开朗的人,脸色也白了。

    再有下次,他估记也没办法再用这种方式阻止南宫焱烈对安夏儿出手了。

    祈雷暗觉不妙

    可没空等他忧计什么,旁边南宫焱烈将手向乔伊伸出,“把刀给我。”

    乔伊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恭敬地将身上一把信携式的手术刀放到南宫焱烈手中。

    祈雷刚抬起眼睛,只见空中寒光一闪

    “啊”

    鲜血从祈雷肩上溅出

    祈雷惨叫着跪在地上,那把手术刀插进了他肩膀中,刀身全部没入。

    南宫焱烈漠然地看着他,“但这次的教训,还是得给你。”

    扔下这话,南宫焱烈在乔伊和克勒的陪同下,下去了。

    祈雷眉头拧成一团,脸上痛苦得无任何血色

    他肩头插着那把手术刀,咬着牙,一只手扶着门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可恶”

    步伐不稳地走进房间里,找到卧室的时候,安夏儿正抱着瑟抖的自己靠在床脚,身上衣服有些凌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祈雷算了算时间,心想南宫焱烈应该没有得逞

    “夏儿,没事吧”

    他声音虚弱地说着,扶着门框走过去。

    安夏儿没有反应,仿佛在想着刚才南宫焱烈的话,陆白弄瞎了他一只眼睛,以及那个男人早就盯上了她那她要逃走的机会是不是缈茫了

    有时人能在逆境中坚强命着,靠的就是那一丝希望

    当希望逐渐黯淡,人的精神力也会变得脆弱。

    祈雷到床前,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你别伤心上午我不是跟你讲过小心南宫焱烈吗,你就当是被狗啃了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白。”安夏儿唇蠕动着,“他会来么”

    “当然会。”

    “为什么现在没有。”安夏儿目光呆滞。

    “这个地方肯定很难找,陆先生他们需要时间,但你放心。”祈雷又道,“不是有句话说么,晚一点的相聚,也许会变成个不错的惊喜。”

    安夏儿现在理解不了这种鸡汤,失神地道,“他会不会已经不要我了放弃我了不爱我了比如他看上了南宫蔻微”

    陆白会不会已经抛弃了她

    “别乱想”祈雷咬着牙,怒力让神志清醒着,“陆白那一次冒着放走我这个商业间碟的风险都会答应你,放过我你对他一定很重要,比你想象得重要,夏儿,他一定很爱你,你撑住。”

    安夏儿眼泪从脸颊滑落。

    想想她和陆白从结婚,到婚后,从d市夏家漫野的薰衣草,到他们法国的蜜月。

    一幕幕,那么美好,像棉花糖一样将甜蜜滋生到骨髓。

    美好得,仿佛是电影中才会出现在的画面,让人怀疑是不是曾经存在过那样一段甜蜜幸福的时光

    安夏儿睫毛一点点抬起,从蒙胧的泪光中,只见祈雷身体一点点倒地下,半边的身体全是血,肩膀上深深地扎着一把刀

    “祈雷”她眼睛动了一下,“你怎么了祈雷”

    安夏儿的清醒,和叫声,并没有叫醒祈雷。

    当天祈雷大量流血,昏过去了。

    南宫焱烈离开莫古公馆后,莫古公馆从下午的霞光满天变成了薄暮降临,宅邸内灯火燃上。

    急促的脚步奔走在走廊中,蓝灰色裙摆随着精致的鞋子飞动着。

    “安夏儿小姐,你跑这么快是不顾你的身体了吗”两个女仆在后面追着她,语气里带着的是警告。

    安夏儿不顾女仆的叫喊,冲向乔伊所在的地方。

    乔伊正在他的医务室,身着白大褂,侧坐在桌边拿着一医书在看。

    “你们凭什么要这样对祈雷”安夏儿冲到医务室门口站定,“就算我恨他我怪他,你们也没必要因为这样对待一下不相关的人”

    乔伊看了一眼门口衣赏凌乱,头发长长散披着的安夏儿。

    他继尔收回视线继续看着书,“那是他自找的。”

    性情冷淡。

    完全没有一个医生该有的责任心和救死扶伤,跟为安夏儿诊断过的doctor 完全不一样。

    “那你现在就过去帮他治伤”安夏儿睁着大大的眼睛,伤心愤怒地哭着。

    “我没有这个义务。”乔伊冷眼道,“他敢打扰少主,保住命就不错了。”

    “他会死的”安夏儿继续叫着。

    “我在这里,少主只交给我两个任务。”乔伊事不关已地翻了一页书,“一是负责看住安夏儿小姐你,二是为你保胎,至于其他的人受不受伤,与我无关”

    “这里就你一个医生”安夏儿声音撕裂般地喊着,“你不去帮他看谁帮他看你的医术是用来做什么的”

    乔伊面孔冷漠着,看着声色悲怆的安夏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