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50章 喜欢看你哭着求我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那你就该知道你敢碰我他迟早杀了你”安夏儿红着眼睛恨道。

    “我们早已是死敌。”南宫焱烈道。

    安夏儿看着这个男人充满杀气的眼神,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你抓走我,只是想对付陆白,是么以及,为了你其他的阴谋计划”

    南宫焱烈惊讶于安夏儿竟知道他有另外计划,“哦,真是意外,你竟然知道我有另外的计划确实,不过要等你将孩子生下来。”

    他眼神似刀子一般扫过她的肚子。

    仿佛分分钟都想打掉她和陆白孩子

    这孩子阻碍了他的计划,并且让他心情很不痛快

    “那你就滚开。”安夏儿警告地看着他,“你敢侵犯一个前三个月的孕妇,是想让她流产”

    “我现在心情很糟糕,我不会管你流不流产,因为违约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南宫炎烈目光顺着她的脸,移到她身上,“而且你打伤了微微,让她得了后遗症在z国受尽折磨,我作为她哥哥,在这边是不是也该教训一下你嗯”

    安夏儿瞳孔放大,“后遗症什么后遣症”

    “昨天慕斯城过来时,带来了微微的病历。”南宫焱烈伸出手指刮着她脖子上柔嫩的肌肤,暧昧地游移着,“你说,我是不是该对你做点什么才公平”

    “那是她活该”安夏儿恨道,“是她先袭击我”

    伴随着她嘶吼的话,她侧开脸甩开脸上这只手。

    南宫焱烈高大体型的压制下,安夏儿完全动弹不得,并且被他扼住的手腕和压住的腿,碎骨般的痛

    她开始明白,平常跟陆白在一起,陆白顾及着她,不会将全部体重压在她身上

    但似乎南宫焱烈不会顾及这些,昨天被慕斯城带来的消息一刺激,他整个人都处于狂躁的状态,说他若伤害了他老婆,他会后悔

    那后悔之前,他也先将他老婆占了

    “终上所述,无论是对于陆白,还是我妹妹被你打伤得了后遗症,安夏儿小姐,我都必须教训一下你”南宫焱烈眼神阴沉,俯下脸在耳边亲近着,“不然难以平息我的怒气”

    “离我远点”安夏儿拼命左右摆着脑袋,大骂着,“尼玛变态禽兽不要脸”

    南宫焱烈是个自尊极强的人,听着安夏儿满口恶心,他脸色更难看了。

    “你继续骂,看来你是个记不住教训的女人”他轻说。

    却将她的手一起钳制住了,用空出的手抓着安夏儿的衣领一扯。

    暴戾的行径,安夏儿的反抗。

    让他荷尔蒙更加高涨。

    南宫焱烈不是个会放纵自己的男人,但这会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没有任何克制力,他俯下脸张口在她脖子咬着,暴力的亲吻。

    安夏儿吓得方寸大乱,脸色灰白。

    男人陌生的气息,让她瞳也惊恐地颤抖起来同,指甲抓着他,“放开我,不要很恶心南宫焱烈你放开我啊”

    男人的牙尖刺着她的脖子,她惊吓大叫起来。

    邪恶的话在她耳边,“我警告过你不要说让我不高兴的话,看来,安夏儿小姐你是想让我这样对你了。”

    ”滚开,不要碰我1“

    自从安夏儿记事以来,唯一有肌肤之亲的男人只有陆白,别的男人的接触让她感觉除了恐怖就是可恶,满身心的排斥

    但南宫焱烈已经被他激起了邪火,此时就想将这个女人吞吃入腹,他近着她两只手,粗重的气息伴着他的邪恶的话语喷洒在安夏儿耳边,“你刚才是不是骂我不是男人要试试吗看看我和陆白”

    啪

    安夏儿使出全力抽出手,往他脸上狠狠的一耳光抽过去。

    男人愣住了,脸庞上浮出五个淡红的手指印。

    但紧接着他的眸色,暗沉了下去,

    就像看着黑夜里的冬霜,正在一寸寸蔓延,直至弥漫一切,散着吞噬一切的可怖

    安夏儿喘息着,声音发抖,“你再敢碰我,我不会对你客气臭男人,从我身上滚开”她使用全身心的力气愤怒地叫着。

    她的手扇得火辣辣地痛,不知道她力气够不够,没有让这个男人尝到一丝耻辱的滋味

    但南宫焱烈脸上就像没有任何变化似的,脸庞像雕像一样僵硬着,只有他的眼睛盯着安夏儿开始爆发着出惊天地动般的恸吼: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我会让你尝到地狱的痛苦”

    他愤怒之下,说的是意大利语。

    声音还着这个男人高傲的怒焰,以及他没有哪个女人敢无礼冒犯的自尊

    伴随着安夏儿哭叫声,他动作更加凶猛地对待她的衣服,势必将这个女人的外壳一层层剥去

    房间外面。

    乔伊和祈雷站门的两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二人表情各异,但心里都一样胆战心惊。

    祈雷紧紧握着手,恨不得直接冲进去

    但这样,他本来就被他们怀疑的身份,马上就会曝露

    那以后他将无法留在安夏儿身边照顾她,在陆白的人找过来之前,安夏儿将孤身一人面对南宫焱烈。

    但不进去,那他在安夏儿身边的意义是什么

    不就是保护她,照顾她么

    “”

    祈雷紧握的手背上,青筋露出。

    旁边乔伊也有所担心,但乔伊担心的是南宫焱烈答应过帮安夏儿保胎的事,安夏儿现在的月份,并承受不了一个男人的暴力行为。

    如果因为他们少主而导至安夏儿流产了,她寻死,那以后事情就会麻烦很多

    但尽管这样,乔伊也没有去打扰。

    他们要做的,就只是听从南吕焱烈的,仅此而以。

    “乔伊医生。”旁边祈雷忍制着要破门而入的心情,说道,“南宫先生这样做好吗他是不是答应过要帮安夏儿保胎,如果南宫先生导致她流产了,她会自杀吧”

    乔伊斜看了他一眼,“你想干什么提醒你,别做送死的事。”

    “我只是想。”听里房间里面的动静,祈雷努力让脸色不变地跟他谈判,“如果出事了,事后南宫先生会不会怪我们没有提醒他”

    乔伊眼睛冷了冷,”我不会让你去打扰少主的兴致。“

    “毕竟,听这动静,南宫先生应该是冲动之下的行为。”祈雷在南宫家族有一些时间,对南宫焱烈忽而平静忽而邪恶的暴怒,也明白,“我想提醒一下他也是他身边的亲信或下人的责任吧”

    “怎么想去救安夏儿小姐”乔伊哼了哼,“该不会你就是陆白那边的人吧”

    “哪里。”祈雷道,“我对南宫家族一片忠心,对南宫先生也是一片忠心,只是太过为南宫先生着想,知道他重视安夏儿,所以才觉得应该提醒他。”

    “不必”乔伊突然道,“少主本来就不想要她的孩子,现在他有这个兴致跟她亲近,谁也不能去打扰”

    祈雷的瞳也又放大了

    跟南宫焱烈手下的这些人说,完全没用。

    这些人根本不会在意南宫焱烈做什么事,绝不会去反对南宫焱烈,甚至会认同他的一切行为

    “乔伊医生。”克勒上来了,听着从旁边安夏儿房间传来的动,皱了皱眉说,“少主他”

    乔伊道,“少主现在在忙,什么事”

    克勒举了一下手上的手机,“莞淳小姐打电话来,说西莱那边来人了,有事要找少主。”

    “晚一点跟他说,少主现在正在兴头上”

    祈雷见此时机,马上大力敲安夏儿房间门,敞开嗓子大喊,“南宫先生南宫先生有急事”

    乔伊一握他肩头,“你干什么谁让你打扰少主闭嘴”

    祈雷就当没听到乔伊的话,继续敲门,声音一声比一声更高,高到要打破里面男人的兴致为止,“南宫先生,请你出来一下有紧急事情传来”

    房间内。

    南宫焱烈听到外面的声音,理智一点点恢复过来,正在亲吻安夏儿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但理智恢复过来后,他心情更不爽

    安夏儿脸色苍白,眼泪晶莹滴落,又凄怜又美得惊心动魄

    这样的女人,实在让他想占有过来,让她变成自己,以后只跟他承欢

    “不要过来不要”

    安夏儿扯着身上凌乱的衣服,一点点从他的身上后退出来,摇着头,吓得魂飞魄散。

    南宫焱烈看着她,又听着外面祈雷好恬躁的声音,眉头再次狠狠地皱了起来。

    就像是一个破掉的收音机,声音开到最大,在人寻欢的时候在旁边轰炸着,是个人听着都烦躁。

    “实在令人讨厌,你那个同学。”南宫焱烈对害怕地望着自己的安夏儿,阴森森地说道,“果然,他还是陆白那边的人吧怕我强了你”

    “不要不要碰我”

    安夏儿眼瞳空洞。

    像个被吓到魂飞魄散的精致玩偶,只是摇着头,无法再有其他反应。

    南宫焱烈手抚过她的脸庞,残虐地微笑着,“记得我上次的话么,你哭的时候最美,比起让你笑我倒喜欢看你哭着求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