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40章 他盯了已久的美丽猎物……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从媒体上,有听过那个陆少夫人的事迹,以前是z国一个二流豪门的养女,之后离开那个豪门嫁给了陆白从落魄千金变成了美丽耀眼的总裁夫人。”南宫莞淳微笑地说着那个陆少夫人的事迹,“不过对于她的传闻,大多与陆白有关,都说陆白有多宠她,令所有的女子都羡慕不已呢”

    “陆白是宠她,我见识过。”祈雷声音有些虚弱地道,“所以陆白才会答应她的要求吧。”

    “那被哥哥盯上也是她的不幸。”南宫莞淳道。

    虽然她不觉得,她哥哥掳走那陆少夫人只是要得到那个陆少夫人这么简单,应该还与西莱国有关

    “她求过我,我现在答应去照顾她,只是还她一个人情。”祈雷道,“我现在对南宫家族绝无二心,请莞淳小姐相信我。”

    “哼。”南宫莞淳冷道,“我让人帮你接手指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感觉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你越想证明自己哥哥越不会相信你”

    留下这话,南宫莞淳转身离开了。

    祈雷眼睛惊恐地盯大

    不,完全有可能

    也许南宫焱烈根本没有消除对他的疑心,只是想找个人过去照顾安夏儿而以,才暂时留下他

    想到这,祈雷的手缓缓握起。

    刚刚做过手术的手指,被神经一牵扯

    “啊”

    祈雷又皱眉痛苦叫了一声,赶紧放松。

    但这一痛,却令他大脑更加清醒了。

    “那就趁南宫焱烈会杀了他之前,查到夏儿在哪吧”祈雷心里冷静地计划着,“以及,我尽量也逃出去。”

    ***

    第二天,南宫焱烈沐浴室城堡的露台早餐厅里的阳光中,虽然是春季的月份,但罗马的寒温去得非常慢,金色的阳光显得温和而柔软,仿若北欧神话里爱神弗利嘉的金丝纺线

    但再柔和的阳光,也融化不了这个男人冷锐的棱角,阴暗可怕的气氛。

    “对不起对不起,少主”

    一个不小心打破咖啡杯子的女仆被人架了出去,恐惧的叫声打破着上午这一刻美好的阳光。

    南宫焱烈微微皱眉,“做错事无可厚非,破坏我心情,罪该万死把东西收了”

    前面几句话还平平静静,带着贵族的绅十口吻,最后一句话徒然暴戾得吼了出来

    脸色黑得像来自地狱的撒旦

    利威廉管家马上让其他发抖的女佣将未用餐的早餐全部撤了下去。

    并且女仆如数退下。

    “少主请息怒,不要为一个下人破坏心情。”利威廉道。

    南宫焱烈重新睁开眼睛时,眼底又恢复了平静,冷冷地摩擦着手上的戒指,“我讨厌看到下人犯错,当然也不喜欢自己犯错或失败,所以为了这一次胜利,我会做足功夫。”

    平静下来的他,声音带着古典的华美,与刚才那个怒吼的暴君判若两人。

    “要论谋略与手段,这个世界上能与少主抗衡的也许只有陆白。”利威廉道,“而能与那陆白敌对的,也只有少主。”

    “不,我对陆白做过太多的调查,以我对他的了解,在商界他必定会胜我。”南宫焱烈道,“但我要在他那里赢,也不是没可能,毕竟,我与他的斗势,总是会占据到对我有利的因素”

    “对了,少主的父亲生前说过,少主注定命里显贵,贪狼坐命。”利威廉道,“遇不利局势,总能逢凶化夷,转化为胜局。这在东方国家的命数文化中来说,叫紫微星命格吧”

    西方比较讲究星座和占卜的说法,这种命格,是东方的文化。

    但眼下利威廉却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传说贪狼星入命者,都非常情绪化,性格复杂,善交际应酬,对想得到的东西非常强烈,富有很强的侥幸运气,一生与功名利禄,大富大贵相依。

    以及,这种命格者,大多是酒色之徒。

    前面的说法,利威廉看着情绪阴晴不定的南宫焱烈,觉得不离十。

    至于后面一个说法,与他们少主有所出入,毕竟他们少主现在都没有结婚,虽说有服侍他的侍女,但也从未见他们少主沉浸过酒色。

    这次他要得到安夏儿,应该是与他和陆白之间的仇有关,以及,他要得到西莱国的财富

    “哼,他信那种东西是无聊。”南宫焱烈道,“看到我夺走了南宫家族的操纵大权就给气死了,说明,南宫家族若在他手中也就那样。”

    “说到这,外界都传闻少主夺权弑父,少主不介意么”利威廉问。

    现在南宫家族的人对南宫焱烈,都抱有忌畏,毕竟这个少主为夺权连他父亲都杀

    被他们兄妹整垮的家族长老,也不在少数

    “不,也相当于被我杀了。”南宫焱烈道,“我向来不喜欢辨解。”

    “这倒是,现在南宫家族的家主是少主,那些人有怨也不敢言。”利威廉道。

    “不过我这回能将安夏儿从z国带出来,有一半的原因还是因为她跟陆白吵架了吧。”南宫焱烈扬了扬嘴角,“当时若不是她先离开了人民医院,我当时也不会那么快有机会抓到她。”

    南宫焱烈戴着太阳镜,看不到他的眼神,嘴角的笑显得邪恶异常。

    说到安夏儿,他仿佛在说一个盯了已久的美丽猎物

    “是,当时少主确实是占据了好时机。”利威廉说道,“这个也是多亏了蔻微小姐,她搅进了陆白与安夏儿之间,再加上那封信,陆白与安夏儿之间会出现裂痕是自然的,毕竟陆白有太多的事没有让安夏儿知道。”

    关于那封寄给安夏儿的匿名信,这边也只有南宫焱烈和利威廉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是南宫焱烈让西莱王室寄的

    “既然哥哥得到美人,有微微的功劳,那哥哥是不是该想办法将她从z国救回来呢”南宫莞淳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在餐厅门口女仆的迎礼之下,南宫莞淳一袭典雅的紫色长裙走来。

    利威廉回头颔着,“莞淳小姐。”

    南宫焱烈没回头,“我警告过她,她这一趟去z国出了事,就不要奢望我去救她。”

    “她是我们的妹妹”南宫莞淳道,“即使我平时与她不合,既然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她也是我们妹妹,南宫家族的三小姐,替哥哥你处理了那么多家族内部的问题与麻烦,她现在被陆白关押了,哥哥是不是该想办法救她出来”

    南宫莞淳昨天没提,是以为南宫焱烈今天会为南宫蔻微一事想办法,却不想南宫焱烈只关心着那个陆少夫人那边的事。

    营救南宫蔻微的事提都没提

    南宫蔻微也许想不到。

    这个与她敌对的姐姐会帮她说话。

    因为比起个人的私欲,南宫莞淳顾全的是整个南宫家族大局,南宫家族少了一个人手段的三小姐,是损失

    “哦。”南宫焱烈嘴角动了一下,“莞淳你竟然会替微微讲话,倒是意外,对于她以第三者身份插足陆白与陆少夫人之间的行为,你不一直持反对态度么。说你也结过婚,不赞成破坏人婚姻的事情。”

    南宫莞淳忍了忍,“我是不屑于她的行为,也不赞成她的做法,但哥哥你都要得到那个陆少夫人的话,我这点想法也左右不了局面了,我也只能为南宫家族考虑,为哥哥分忧。”

    “你一直记得只要忠于我,替我做任何事,我就会将你亡夫家的财产还回去”南宫焱烈说话时,看都没有看脸色难看的南宫莞淳。

    南宫莞淳在外面面前的美艳淡定消失了,提到这件事,她咬着咬红唇,“我只是想为我亡夫家做点事,所以哥哥有事请尽管吩咐,我可以扔弃我的原则为哥哥做任何事”

    哪怕帮南宫焱烈得到安夏儿,她也会义不容辞

    “哦,像昨晚那个祈雷一样,只为了报安夏儿救过他一命之恩”南宫焱烈道。

    “”南宫莞淳紧握着手。

    仿佛在说到她亡夫的话题时,这个美艳的南宫二小姐才会流露出一丝感情,平时她就是一个十恶不赫的女人

    “所以你才让人将他的手指接回去了”什么事都逃不过南宫焱烈的眼睛,“是因为觉得,他做了和你一样的事”

    “哥哥不必提起那个祈雷,反正哥哥迟早会杀了他是么。”南宫莞淳道。

    “当然,他中途再有任何举动,我会立即杀了他。”南宫焱烈平静地道,“最晚,只让他陪到安夏儿生完孩子,便是他的死期。”

    南宫莞淳丝毫不意外。

    因为她早猜到了。

    她哥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对象,是宁杀错不放过

    “听说。”南宫莞淳道,“哥哥早上已经让人将那个祈雷送去了,我可以问下,哥哥将那个陆少夫人藏在哪了么”

    “你不必打听,你也不必知道。”南宫焱烈非常谨慎,“陆白的人到处都在关注到南宫家族的动静,多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泄露出去的可能性就多一分。”

    “哥哥不信我”

    “对。”

    南宫莞淳愣了一下,又绽出美艳的笑,垂下眼睛,“哥哥真是绝情啊,连我这个妹妹都信不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