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37章 双面间碟!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d>

    <td>

    <td>

    <tr><table>

    南宫焱烈没有意大利的血统,但却有欧洲男人的高大。

    听到他似遣责似反问的话,南宫莞淳道,“哥哥特地放出你在南宫家族的消息,却去了西莱,之后离开西莱又去了z国,不就是想要得到那个陆少夫人”

    其与说她的推测合不合理,倒不如说她对这个哥哥太了解。

    她这个哥哥看上的东西从来都会得到

    不管是人还是宝物。

    “我还要问你”南宫焱烈脸庞映着壁炉的火光,一半黑暗一半阴邪,“我让你放出我在南宫家族的消息,可消息还是泄露了,不是么”

    做事两手准备,是他的作风。

    他一开始放出消息,他还在南宫家族,之后去了趟西莱,再让西莱王室放出消息他一直呆在西莱的王宫。

    但显然,他设下的这两个假象都被人识破了

    “你是想说被那个陆白知道了”南宫莞淳头发全部挽起,露出圆圆的额边,给她成熟的气质中增添了一丝女人的柔,“但我想消息应该不是从我这边走露了,是微微将你去了西莱的消息告诉了陆白吧,毕竟她要得到陆白的好感,就必须将哥哥你的一些事告诉陆白,以示她对陆白的真心。”

    “天真。”南宫焱烈哼道,“一个男人不喜欢她,她就是出卖了整个家族,那个男人也不会喜欢她。”

    “女人是这样,为了爱会付诸一切。”

    “她不过是想得到她想要的。”南宫焱烈道,“以南宫家族与陆家的关系,她不想想,陆白会喜欢她么。”

    “哥哥也是一样吧,你也只是想得到你想要的。”南宫莞淳道。

    南宫焱烈回过头,目光凌厉地看着她,“不要想着干预我做什么。”

    “哥哥言重了,莞淳不敢。”南宫莞淳立即低下头。

    南宫焱烈目光扫过这内厅。

    内厅中其他的下人都出去了,只有利威廉管家,和南宫焱烈贴身的保镖克勒在,以及一个中途加入南宫家族的祈雷。

    祈雷与其他保镖一样,穿着西装衬衫,跟平时的休闲装不一样,穿着正装的他仿佛褪去了大男孩的清秀而变得多了许多稳重帅气。

    南宫焱烈目光在祈雷身上停了两秒,“至于泄露了我不在南宫家族的消息,也并不一定是微微,也许最开始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另有其人。”

    毕竟他一早就到了z国,可以说紧随南宫蔻微其后,而他不在南宫家族的消息似乎一开始就被人得知了。

    南宫莞淳知道他指什么,“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无论是谁泄露出去了,只要他以后忠心于南宫家,我们也会大方饶了他,是吗”

    这话听着,像是在激泄密者自己站出来

    审问的技巧之一

    利威廉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仿就像知道是谁。

    祈雷眼前看着前方的地毯,没有表情变化。

    南宫焱烈身边的克勒戴着墨镜,看不清楚他眼镜下面的眼睛在盯着谁

    但南宫焱烈当着这些人的面说,是肯定觉得是这里的其中一人。

    对于南宫莞淳的话,并没有人站出来主动承认错误并再次表忠者,而南宫焱烈哼一声,“你刚问我是不是将陆少夫人带回来了,你觉得,我会失手么”

    “那哥哥这趟是成功了”南宫莞淳道,“真把那个陆少夫人带回来了”

    “我不会两次从z国铩羽而归。”南宫焱烈目光寒冽,仿佛忆起上回去往陆家时的败迹。

    那是即没有将安夏儿带走,还被陆白用毒品栽脏了z国的gk国际分部,最终失去了一个分部。

    他这一生,最大的耻辱

    南宫莞淳立即扬起红唇,“恭喜哥哥获得美人”

    “希望你的恭喜是发自内心。”南宫焱烈有所意味地道,“不会做一些其他的事。”

    “哥哥说笑了,哥哥高兴,我便高兴。”南宫莞淳道,“只要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让你负责微微与陆家的那场辩证会,你似乎做得不够好”南宫焱烈道,“托雷伯伯没回来,布鲁尼当官也死在那架飞机上,刚才的家族晚宴我还得因为托雷的死而去安慰南宫家族那些人,这让我非常烦闷。”

    他冷血到,懒得去应付家族长老

    “我已经尽力了。”南宫莞淳道,“不然微微肯定会想将那件事闹上国际法庭,这对南宫家族没有多大好处。”

    “这是你唯一思虑得比较周全的事。”南宫焱烈踱了两步,壁炉的火光将他的脸庞照得一半清明一半邪魅,“告诉你吧,人我确实带回来了,但至于在哪,你不必知道。”

    南宫莞淳道,“哥哥是信不过我我只不过想替你分忧,陆少夫人是个女子。”她说着望了一眼利威廉管家,“而且根据利威廉说,她怀孕了,有一个女人照应一下她,到底是会方便一点,哥哥是想让她留下她的孩子吧”

    如果不留下,想必她哥哥已经让人拿了那陆少夫人的孩子

    祈雷眉头立即皱了一下。

    利威廉回来后,只是将z国那边的情况报告南宫莞淳,并没有当着其他下人的面说。

    祈雷还不知道安夏儿怀孕了

    “那怎么行。”南宫焱烈话里有话,“莞淳你是南宫家的二小姐,我怎能让我妹妹去照顾别人。”

    “哥哥不必客气,只要能为哥哥分忧,我乐意为之。”南宫莞淳恭敬颔首,进退有度。

    “既然如此,那你介绍一下下人吧。”南宫焱烈说话时,阴邪的眸子扫过站在内厅一边没有说话的祈雷。

    这对兄妹显然是在唱双簧,南宫焱烈对于祈雷早有疑心。

    南宫莞淳明白他所指,便顺着他的意思说,“那哥哥看祈雷怎样他也是z国人,听说投靠南宫家族之前,跟陆少夫人还认识,让陆少夫人的一个熟人过去,也可以陪她解解闷吧”

    南宫焱烈看向祈雷,眯了眯眼睛。

    祈雷手握紧。

    南宫莞淳回头问他,“祈雷,你愿意去照顾陆少夫人么”

    祈雷很清楚这对兄妹是想要刺探他,他大可以说不方便去,他和安夏儿认识要避嫌。

    但是,他若是拒绝了,估记也不会知道安夏儿被南宫焱烈藏在哪

    他走了出来,“南宫先生,莞淳小姐,我愿意去照顾陆少夫人。”

    “哦”

    南宫莞淳嘴角一丝美艳而又确认般的笑。

    这么快就上勾了

    南宫焱烈看着这个主动上勾的间碟,“你倒是答应得快,陆少夫人是女性,你怎么去照顾她难不成,是另有企图比如,想查探陆少夫人在哪”

    祈雷微垂着眼睛,听着南宫焱烈的声音越来越近,一双高档手工皮鞋出现在他眼前。

    男人的靠近,带着一股令人胆战的压迫。

    纵使祈雷是个男的,背后也渗出了冷汗即使在橄榄球场上生猛的他,面对这个男人也不由会感动心悸

    邪恶又危险的声音继续在他面前响起,“就像我不在南宫家族的消息被泄露出去了一样,你知道陆少夫人在哪之后,再将消息传给陆白那么,是么年轻的投靠者”

    祈雷作为一个中途修学的z国k大大学生,以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当商业间碟,并且之后又投靠了另一个意大利的贵族

    如今又找死般地站在了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面前。

    但一不控制住自己,就会被眼前这男人吓得抖瑟起来,那就真的暴露了他双重间碟的身份那下场就直接要翘辨子了

    麻蛋,哪怕多一分钟他都要活着

    祈雷拿出他毕生的勇气抬起头,尽量让自己的脸不要变白,“南宫先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只是说可以像莞淳小姐说的一样去陪那陆少夫人说说话解解闷,这个我还是能做到的。”

    “在我面前装糊涂没有用。”南宫焱烈看着这个年轻人,“一开始南宫家族的人找上你,给了你一笔救治你奶奶的医药费钱,让你潜入陆白的地方,去查探他手上的那个记忆器,你来到南宫家族后却只说了个模糊的大概,工程设计图也没带出来,让你画你也画不出来,在我南宫家族这里,没有功劳的人,知道是什么下场么”

    “知道。”祈雷心有点慌。

    “我会像扔掉弃子一样扔掉他。”南宫焱烈阴险恐怖,“对,就像那个达荣浩一样。”

    “南宫先生,陆白那边的记忆器,我当时确实只看了一眼。”祈雷急道,“如果不是陆少夫人求情,我估记已经死在了陆白那边。那个工程设计图太复杂,我也不是相关专业的人士,难以一五一十地记下来以及画出来,也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我已经把我所知道的都说过了,请南宫先生相信我”

    “不够。”南宫焱烈说,”你这点说辞不够取信于我。“

    如果这祈雷将那个记忆工程图偷了出来,他就可以让人制造出记忆器。

    别说可以掌握这个全球首例的巨大商机。

    往小了说,安夏儿的记忆,他估记也可以利用那记忆器去改动那要让安夏儿忘掉陆白转而对他南宫焱烈死心踏地,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