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25章 宛如酷刑一般的下场!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r><table>

    “呵呵。”南宫蔻微笑着,“我什么也不会说”

    “我再问一遍。”陆白冷道,“南宫焱烈的计划是什么,是不是他带走了安夏儿”

    南宫蔻微怔了一下,“说什么安夏儿她,不见了”

    “说”

    陆白一声冷厉。

    南宫蔻微愣了一会,又笑起来,“呵呵呵,原来安夏儿不见了,你才来看我。”

    仿佛陆白将她痛苦地关在这,她终于听到了一丝开心的消息。

    陆白褐眸微眯。

    “不说是吗”

    就算南宫蔻微不知道这起交通事故,他也要从她口中问出与南宫焱烈相关的事。

    “我什么都不知道。”南宫蔻微道,“我这趟来z国是我自己要求的,哥哥什么也没跟我说其他的事,只是让我跟帝晟集团谈合作的问题,当然,这还是我自己提出的嗯,啊”

    南宫蔻微说着,突然抱着脑袋,脸上痛苦起来。

    那可以称之为美如画般的混血五官渐渐拧成一团,她抱着丧未拆开纱布的脑袋渐渐蹲了下去,倒在地上,“好痛我头好痛,快拿药”

    “南宫小姐,你头痛又开始了吗,我去拿止痛药”一个看护小跑去拿药了。

    另一个蹲下扶着南宫蔻微,“南宫小姐,不要抓伤口的地方。”

    南宫蔻微似乎十分痛苦,她那般自视清高的人,就这样在陆白面前痛得倒在地上。

    看护想将南宫蔻微扶起来,但南宫蔻微几乎整个身体痛得卷缩起来,根本扶不起来。

    “陆先生。”扶南宫蔻微的看护恭敬地说,“南宫小姐还在医院时,出现了头痛的症状,经医生诊断,可能是这次她头部受伤的后遗症。”

    陆白像端坐在上王座的君主,目光没有一丝感情地看着地上的南宫蔻微,他并不意外,因为魏管家提过这问题。

    但南宫蔻微会不会落得后遗症,与他的安夏儿相比,算得了什么

    “陆陆先生。”南宫蔻微挣扎着,向陆白这边爬来,她扶着脑袋请求着他,“请把我送回医院,我需要继续诊治,我真不知道安夏儿小姐的下落”

    此刻受头痛折磨的她,似乎顾不得伤心与愤怒了,她声音低弱地求着陆白。

    求陆白送她去医院。

    另一个看护将药拿过来了。

    南宫蔻微马上迫不及抬起头,等着看护将药给她。

    “慢着。”陆白道。

    “陆先生”看护看着陆白,“这是南宫小姐昨天从医院出来时,医生开给的止痛药。”

    “收了。”陆白道。

    “这个”

    看护迷茫了。

    “把药给我我头好痛”南宫蔻微伸出手,狼狈哀求着,“陆先生,你把送回医院,医生说我还不能出院,我头上的伤没好我也不想落得后遗症,我需要医治。”

    “不。”陆白站了起来,“南宫小姐,你不能住在医院,你需要一个更安静的地方养伤,并且我也要按辩证会议的裁决书上所说,将你接进我的住处照顾,不是么。”

    陆白带着平静而可怕的微笑,迈着沉稳的步伐来到南宫蔻微面前,看着脚下这个喜欢他的南宫蔻微,“至于这个止痛苦,我想你也不能吃了,毕竟止痛药这种东西吃多了也没有好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伤考虑。”

    陆白正话反说着,将她的止痛药断了。

    南宫蔻微蓝眸撑到最大,“不,你把药给我”

    “南宫小姐,我现在有监护你的责任,怎能让你乱吃药”陆白冷冷看着她,阴鸷地对两个看护道,“你们,把她的止痛药给我收了没到没”

    声音阴鸷

    让人心脏都跟着一颤

    两个看护吓得差点腿一软,“是是”

    “不,陆白你把药给我”南宫蔻微哭求着,一边抓着陆白的裤角。

    陆白仿佛是带着仁慈一般,“南宫小姐,放心,等你什么时候想起你哥哥跟你说了什么,或者是不是他带走了安夏儿,止痛药会再给你,当然,这前提是我要听到我想听到的。”

    不同于他优美的声音,陆白的话宛如酷刑一般

    但南宫蔻微一心想让安夏儿离开陆白,想让安夏儿消失,如今安夏儿如她所愿不见了,她自是死也不想吐出有关于安夏儿的消息。

    “不”她摇着头,“我真的不知道,陆白,求求你送我去医院。”

    “看来南宫小姐还是没有学乖。”陆白目光像覆盖着冰雪,像利刃一般令人害怕,“不过要提醒南宫小姐,你刚受伤不久,如果这头痛不早点治好,会变成你一辈子的后遗症,你一辈子都会受到头痛疾病的折磨。”

    “不,送我去医院”

    南宫蔻微尖叫着。

    陆白径直离开了这别墅的大厅。

    魏管家看着南宫蔻微,“南宫小姐,我们大少爷现在心情很糟糕,你如果不把你所知道的吐出来你接下来真的会生不如死。”

    “还有你们。”魏管家又扫了眼两个看护,“若是敢违背我们大少爷的话将止痛药给她,这别墅后面的湖,将会是你们的坟墓。”

    听到会沉尸湖底,两个看护脸色煞白。

    “你们把药给我给我”南宫蔻微向转身离去的管家伸出手,“我是南宫家族的三小姐,我若死了你们逃不了责任,把药给我我头好痛”

    但没有人敢把止痛药给她了,只能任由她痛苦着。

    外面,车子正候在别墅大门口。

    陆白对守在别墅外面的保镖道,“你们给我看紧了,敢让她跑出去了,后果自负”

    “大少爷放心。”身后保镖鞠首,知道他们大少爷因为少夫人出事心情有多差,“绝对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也飞不出来。”

    身后魏管家也出来了,“大少爷,如果逼问不成,南宫小姐爱不了头痛寻死怎么办”

    “哼。”陆白勾起唇角,“想死的人我见多了,想死她还会要止痛药”

    就是逼,他也会从南宫蔻微嘴里逼出南宫焱烈或安夏儿的消息

    如果安夏儿找不到,那别说南宫蔻微,谁死了都无所谓

    “是,大少爷。”魏管家欠了欠身,“以后南宫小姐这边的消息,我会关注着。”

    ***

    自从s城立交桥交通事故发生以来,安夏儿三天没消息,这在九龙豪墅的下人和保镖看来,他们少夫人已经遭遇了不测。

    第三天,陆白坐在安夏儿的工作室内,已经一天没出来。

    但没有人敢进去。

    魏管家来到安夏儿的工作室门口,看着打在门口地板上那些子弹孔,以及摔碎的餐碟和杯子,眉头越拧越深,陆白从未有过这种同时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和行为的时候。

    “你们先下去。”魏管家看着旁边推着餐车瑟瑟发抖的女佣,“以后大少爷的餐饮,我亲自送给他,你们负责九龙豪墅卫生问题就行了。”

    “是。”

    两个从帝晟城堡那边新调过来的女佣低着头,这才退下去。

    魏管家看着安夏儿工作室的门,张了张口,又叹了一气,陆白像是将他锁在了一个有着安夏儿气息的小世界里。

    “大少爷。”他尽量将自己的话放委婉,“我知道你在担心,少夫人她三天没有消息,你担心她那边的情况,我们也担心。”

    如若他们少夫人真的还活着。

    又或者,被谁带走了。

    但她三天在别的地方,怎样了,有没有受到虐待,情况好不好,这都是一个备受煎熬的问题。

    陆白和安夏儿结婚后,除了安夙夜和安锦辰回来的那几天,安夏儿几乎没有离开过陆白,朝夕都在陆白身边,如今陡然没了安夏儿消息和踪影

    陆白自然不可能平静得下来。

    再强大的男人,都会有他意制力的底线。

    魏管家听到里面没有声音,尽量找话安慰,“不过我相信,少夫人是个有福气的女子,大少爷你看,当年夏家发生那么大的事她都能活下来,即使被安家欺瞒多年,她也在安家健康长大了,达家那兄妹两次挟制少夫人,少夫人也脱险了她长大后再次遇到大少爷,并且嫁给了你,更是她的幸运,少夫人一定有数不完的福气。”

    工作室内,陆白坐在安夏儿书桌的倚子中,既然坐着身躯也显得颀长高大,气质高贵非凡。

    只是那双清贵的褐眸里盛着空寂与内疚。

    宛若一个孤独的天神。

    他掌控一切,却没有呵护好他的爱妻

    “我们的孩子,像你一样任性。”他看着桌面上安夏儿经常翻阅的那些书,那些她在申请自读后的大学课程,“你总是不按我的计划来,在医院我让你等我回来解释,但你走了这个世界上最听我话和最不听我话的人,都是你。”

    他长睫半垂,盖住了一半的瞳仁,褐色的眸子带着忧伤萦绕的灰。

    没有扣的衬衫袖口处,露出骨节适中的手腕,无名指上戴着款士简约却价格不菲的婚戒,他手指轻轻触抚着安夏儿的课本,“你计划着年后要回大学,但宝宝的出现改变了你的计划,像你一样任性,完全没有顾及到你那么想要回大学的心情太调皮了,也许是男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