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14章 咽不下这口气!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r><table>

    “我们蔻微小姐受了这么重要的伤,她不过是想要一个交待。”托雷狡猾的眼睛里,似透出一丝非常宽容的东西,“我们只是希望陆少夫人承认打了蔻微小姐,给我们蔻微小姐一个表示或道个歉,以及我们蔻微小姐很喜欢这个国家这座美丽的城市,她希望留在这里养伤”

    对面,南宫蔻微淡白的唇柔弱地笑笑,美丽大方。

    似乎,她就是那么大方的人。

    安夏儿瞳孔闪烁着,心里的不安加大:

    不对劲。

    这一次的辩证会不太对劲,他们的态度也不太对劲,之前南宫蔻微明明不是这个态度

    “刚才说了,我妻子不会向南宫小姐道歉。”陆白眸里微冷,“那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表示,还有,你们想要在哪里养伤,是你们的事。”

    布鲁尼法官显然在辩证会开始之前,已经接收到了南宫蔻微那边的指示,这会便道,“那南宫小姐,托雷先生,你们的意思是愿意和解是么”

    陆白眯了一下眸子。

    安夏儿手指紧紧握着。

    “我想过了”南宫蔻微声音带着一丝低弱,她微笑着,态度跟上半场辩证会上的完全不一样了,“我最终想要的,也不过就是一个说法而以,我跟陆先生和安夏儿小姐也认识,最终闹上国际法庭,实在没有必要。在上半场辩证会上,是我太激动了,刚才我重新考虑过了,大家还是以和为贵比较好,只要陆先生和安夏儿小姐给我一个说法,我愿意和解。”

    安夏儿一急,“不,可我不”

    “那南宫小姐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陆白阻止了安夏儿的话,“先说说你那边的意思吧。”

    安夏儿猛地回眸,看着陆白高冷的侧脸庞。

    他让她不要急,冷静,她明白。

    但她怎么都不明白此刻陆白的话

    “那南宫小姐,你要什么样的说法”布鲁尼法官又问南宫蔻微。

    “我”南宫蔻微欲言又止,最后咬了咬唇,又缓缓垂下了眸。

    但在第二次辩证会开始之前,她与托雷已经商量好了,托雷已经知道了她的打算。

    这会托雷便很自然地接着她的话继续说道,“两位法官,其实我们原先只是想要陆少夫人跟我们蔻微小姐道个歉,但现在陆先生既然说了,她不愿意道歉,那就请容我们提另一个要求吧。也不要说陆少夫人和我们蔻微小姐是谁先打伤谁了,问题是现在蔻微小姐伤得比较重,无论是谁先出手,蔻微小姐都没有占到什么偏宜。”

    这欧阳法官不好替安夏儿辩驳什么,按理安夏儿与南宫蔻微发生了纠纷,二人还大大出手了,南宫蔻微确实伤得很重,如果让安夏儿给南宫蔻微道个歉就能和解的话,这倒是简单了。

    而如果安夏儿不愿道歉,南宫家族这边又退了一步,那相应的陆家这边也要退一步。

    和解,便是双方都需协商什么的解决方式

    “陆少夫人”欧阳法官看向安夏儿,眼神里提示着她什么,“你是否不愿道歉我提醒一下,刚托雷先生说了,你只需道个歉,也许就可能和解了。”

    “不。”安夏儿红着眼睛,“这件事我没有错,不该我道歉,南宫蔻微两次以花店店员的身份想混进帝晟集团,接近我的丈夫她这次在帝晟集团的会客室对我口出恶语,甚至用戒指袭我,以让我还手,达到找我麻烦的目的。对于这样居心不良,图谋不诡的女人,我不会向她道歉,我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要她道歉

    凭什么

    南宫蔻微这恶心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让她道歉

    魏管家看着安夏儿,无声地叹了口气:少夫人,但你就放弃了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因为这件事只要你屈就一下就能结束了。

    陆白脸色没什么反常,他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偶尔吵架时,只要她没错她都不会主动道歉,她又怎么可能会向南宫蔻微道歉。

    安夏儿的性子,他比谁都了解。

    “那陆少夫人就是不愿道歉了”布鲁尼法官再次问。

    “不必再问,托雷先生直接说你们想提什么要求。”陆白干脆了当地道。

    但托雷和南宫蔻微提出这个问题,就是知道安夏儿不会愿意道歉。

    一如南宫蔻微也不会轻易算罢

    托雷眼底泛出了一丝精光,与南宫蔻微对看了一下,南宫蔻微表面功夫非常好,又难为地低下头,“我我不知道”

    “那就这样吧。”托雷挺直腰板,“记得上午陆总和陆老先生曾经来我们这边看望过蔻微小姐,当时蔻微小姐说请陆先生提供一个养伤的住处给她,因为她这趟来z国的目的,是以gk国际顾问的身份,想找陆先生谈合作的问题。既然现在我们要和解,那蔻微小姐的工作也可以继续,为方便蔻微小姐找陆先生谈工作,那就请陆先生将蔻微小姐接进你浅水湾的住处养伤吧,以及请你们照顾蔻微小姐直到她伤好为止。”

    这就是南宫蔻微的目的,即使要和解,她也不想偏宜安夏儿。

    她也要住进陆白和安夏儿的地方,让他们永不得安宁,最好逼死安夏儿

    安夏儿听着他们的对话,生指握得生疼,“”

    欧阳法官看向南宫蔻微,“请问南宫小姐,这是你的意思”

    南宫蔻微点了点头,“这样也行。”

    欧阳法官看向安夏儿,“陆少夫人,你同意么”

    安夏儿冷道,“你们觉得我会同意么”

    “可以。”陆白直接道,“两位法官,那就这样吧,我会接南宫小姐住进我在浅水湾的住处,以及让人照顾她伤到好为止,你们下裁决书就行了。”

    安夏儿大脑轰鸣,紧握的手发抖。

    她看着陆白,张了张嘴,却如鲠在喉,什么话也发不出来。

    有一种心痛,叫无法呼吸。

    但陆白有代她同意的权利,一如托雷有代南宫蔻微说话的权利。

    “好,那就这样。”欧阳法官道,“陆先生这边同意将南宫小姐接进他的住处,提供养伤的地方给南宫小姐,会让人照顾她伤到好为止。这次陆少夫人和南宫小姐二人受袭一事,作为代表的陆家与南宫家族以和解的方式结束,请问布鲁尼法官同意”

    布鲁尼看向南宫蔻微和托雷,他们一点头。

    “同意。”布鲁尼说。

    安夏儿看着陆白,眼神一刻也没有移动,像失魂一般,似乎想从陆白脸上看出她丈夫的想法。

    但是,这一刻的陆白她怎么都看不透。

    又或者,她从来都没能够了解他

    对面,南宫蔻微缓缓垂下浅棕色的睫毛,长长的睫毛掩盖下面,是她胜利的笑意。

    这场辩证会议会结束了,由两位国际法官共同裁决,并在裁决书上签下了他们这两位共同听证法官的名字,这张裁决书具有法律效果,将陆家和南宫家族这次的矛盾调解了,之后谁也不能再追究。

    从医院的会议室出来后,安夏儿一直失神,连旁陆白和魏管家的谈话都没有听清。

    “是,大少爷,我会跟两位法官提出你的要求。”魏管家鞠首而去,

    “你要将南宫蔻微接回去住,是吧。”安夏儿眼神没有焦点地看着前面,问身旁的陆白。

    陆白回过头,“这件事我另有打算,相信我好吗”

    “我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不同意你将她接回来”安夏儿突然怒道,泛红的眼睛里盈着泪,她气叫着,“陆白,你刚才答应她时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什么打算你也不能再将南宫蔻微接回去住”

    陆白看着情绪激动的她,伸手握着她的肩,“你不是说相信我那好好听我解释好吧这件事其实”

    “大少爷。”前方一个保镖走过来,“陆老叫你过去一趟,说有事要跟你说。”

    陆白道,“安夏儿,总之这件事结束了你不必再想了,你先等我一下,我回来跟你解释。”

    安夏儿看着陆白的背影,站在原地上,瞳孔空空的。

    两个保镖来到她面前,“少夫人,你先坐下休息吧。”

    安夏儿身体失力地坐在走廊的座位上,心里在翻天覆地,但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她满脑子都是陆白的话。

    将南宫蔻微接进他们的住处

    他让她听他解释,他另有打算。

    安夏儿垂着头,长发从耳边流水般弧度好看地垂下,她眼里晦涩,“无论你有什么打算,你为了早点解决这件事,你还是同意了将南宫蔻微住进我们的家是吗”

    那,他不顾及她感受了吗

    丈夫的前未婚要再次住进他们的家,跟他们一起生活。

    这是种什么感受

    你不是说相信我陆白的问话回响在她脑中。

    “是我相信你。”安夏儿苦声笑笑,“但我难受,陆白。”

    越想心里越委屈,像有什么揪着她的心脏。

    无声中,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眼里夺眶而出,滴落在她紧抓着裙子的手背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