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74章 被他宠着,拥有全世界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774章 被他宠着,拥有全世界

    “闭嘴”陆白一声冰冷厉喝,按着眉心,“说到底,她会知道这件事魏桐你有最大的责任,你跟我打电话还敢免提”

    本来他问完南宫蔻微那几个问题,让那女人滚了就算了。

    偏偏安夏儿又知道了

    她非常地介意这件事,即使他说要解释,她也没有不生气的意思。

    “是,大少爷,是我的错”魏管家马上认错。

    陆白紧握着酒杯,薄薄的杯壁几乎要被他握碎

    “大少爷,你上去劝劝少夫人吧,你回来之前她一直在生气”魏管家急得不得了,倒宁愿用牺牲自己换取他们夫妻和睦了。

    陆白没说话,眼睫垂了下去,可他再生气他也明白

    其实这件事,还是怪他自己。

    他为什么要去在意那封信的事为什么要见南宫蔻微

    魏管家担忧地看着想陆白,“大少爷”

    “滚出去”

    “是”

    魏管家只好退出去了,让陆白自己一个人静着。

    安夏儿生气而去,急促地上楼了。

    菁菁和小纹后面追上来,一人赶上她的步伐扶着她,一人挡在她身后生怕她上楼梯不小心会倒下来滚下去,那太可怕了。

    “少夫人少夫人,大少爷回来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得好好的么”菁菁又急又慌,完全不明情况,“等大少爷回来少夫人你就好好听他解释一下,也许他见南宫小姐不是那么回事,你和大少爷怎么又吵起来了呢”

    “对啊。”小纹瞪大眼睛,“少夫人你不要生气嘛”

    安夏儿脚步停了下来,手愤怒一握。

    “但我一看他回到不主动解释,我就生气”她红润着眼睛道,“什么意思等着我开口他的意思只要我不开口,他就不解释了,当这事没发生过是吧”

    “可少夫人”

    “我不开口,他跟南宫蔻微也见了面吧”安夏儿越说越委屈,眼泪珠子断一般掉了几颗下来,“他自己说话不算数,这件事就该主动跟我解释吧就该主动认错吧难道还存着侥幸,觉得我不问,这件事就好过去了,他也不必为难了”

    安夏儿越说越生气。

    整个身体都开始抖动起来。

    是,陆白回来后,她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

    吃晚餐的时间,她也没有开口,不是她不想开口,而是她想等陆白主动跟她解释这件事,她虽说他解释了哪怕有别的原因,她也会生气

    但是,生不生气是她的事。

    但解不解释,就是他的主动性了。

    可陆白竟抓着这一点,干脆就不解释了,这是要气得她吐血的节奏。

    “少夫人,大少爷可能对于这一件事,不太方便开口。”菁菁说,“或许南宫小姐跟大少爷确实是提一了公事,而且是商业机密,所以大少爷不知怎么解释,他只能说遇到了另外的因素,所以才能跟那南宫小姐面谈了。”

    “对,少夫人你不要生气。”小纹担心至极,细细的柳眉拧成了一团,“我相信,大少爷那么说,事情一定另有原因。”

    作为陆白的佣人,她们也只能为主人说尽好话了。

    “另有原因”安夏儿眼眶红得厉害,心里更是气得绝望,“没听刚才他说,是因为我瞒了他那封信的事所以他瞒着我做什么,也是理所当然,对吧。”

    “少夫人,大少爷的话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他就是这个意思。”安夏儿哽咽着,深深地合上眼睛,“他是那样说的他怀疑我是故意撕了那封信,以及为什么撕了那封信,他非但隐瞒我,他还不相信我。”

    告诉他,别人说当年是他利用她要挟夏国候,他只会更生气吧

    连她都不信的事,又何必再去说起。

    菁菁道,“少夫人,你肯定误会了。”

    “可他刚才就是那样说的”

    安夏儿突然吼起来。

    因为她的悲愤,声音都湿哑了

    湿哑悲怒的声音在别墅大厅和空气中飘荡,回荡、微凉,下人吓得安安静静。

    声音缓缓落下后,空气也安安静静,唯有华美豪奢的家私泛着一个盛世豪门的迷离,大气。

    两个女佣在安夏儿身后,缓缓低下头。

    安夏儿抬起脸庞,努力不让眼睛掉下来,身子微微在空中晃了晃。

    “少夫人”

    菁菁和小纹扶着。

    “让开。”安夏儿挥开她们的手,“你们自然为陆白说话,因为你们是他的下人。”

    “少夫人,你别生气,注意身体。”菁菁和小纹提心吊胆的,“你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别气坏了。”

    “不用你们关心我,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一个任性的女人吧,要跟你们大少爷闹性子的女人对吧行,是我任性,用不着你们理解我。”她眼泪闪烁,想要蹲下去大哭起来。

    夏儿算是看清楚了,陆白不站在她这边,没有人会站在她这边。

    被他宠着,拥有全世界。

    被他厌时,全世界为敌。

    安夏儿忍着酸胀的眼睛,大步往她的卧室走去,最后嘭地关上了门。

    两个女佣战战兢兢站在她的卧室外面,心里有一大堆想劝的,但看着如此伤心难过的安夏儿,话到嘴边又一边都吐不出来了。

    “”小纹看了看面前的门,头一点点垂了下去。

    陆白是她们的主人,她们不能说主人半点不是,主人在他们这些人眼中,永远是对的。

    最后菁菁试着轻轻敲了敲门,“少夫人,饭后的水果还吃么”

    里面沉寂着,没有任何声音。

    楼下,诺大的别墅大厅中,陆白看着巨大窗幔半遮挡下的窗外的夜色。

    奢华的家私,极具品味的别墅风格,与他高贵冰冷的气质相得益彰

    他脱下外套,里面依然是衬衫马甲和黑色西裤的标准富豪绅士的穿着,完美而性感的腰线往下,双腿笔直修长,他的背影令人无法靠近。

    清贵到遥远,无法触及

    飘在空气中的湿哑悲怒的声音,掠过他美观的耳畔,他脸庞没有半点变化只是那双褐色如琥珀的眸,更加深沉了几分。

    “大少爷。”魏管家来到他身后几米远的地方,笔直站着,“你去跟少夫人说两句,感情是这样,别冷着,冷着冷着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