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11章 你对我毫无眷恋了?!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511章 你对我毫无眷恋了

    “并且面临警方的人在场,看到那个包里的毒品,她一定能立即明白我的计划,将那个包推到南宫焱身上。”陆白说道,静静地看着安夏儿的脸庞,“显然,你没有让我失望,你看到那包里的毒品后你一定明白了我的计划。”

    “是么,那我还真是要感谢你的相信了。”安夏儿咬着唇。

    陆白脸庞微微僵硬,工作室的白炽灯照着他优美华贵的面孔,上面几度神色的变化。

    陆白叹息着,“至于这次的事,我不是答应安夙夜他们,我只是尊重你,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让我选择”安夏儿笑,“那我若是跟他们走呢我们是不是就这样完了”

    “不,我虽然那样说,但并不想让你走。”陆白拿起他的电话给她,“你可以问修桀,国内的机场和海岸口我都布下了眼线,他们就是想带你出境,也是不可能。”

    “呵。”安夏儿不知是哭还是笑好了,“陆先生,你这样说话不算数行么”

    “但你刚才在下面已经说了,你只是把他们弟弟不是么,既然这样就行了。”陆白拦起她的手,“他们也该死心了,而你,继续回到我身边。”

    “放开”

    安夏儿猛地推开他的手。

    陆白紧锁眉头。

    “陆白,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简单完了,你是达到了你的目的,但我的心情谁来理解”安夏儿摇了摇头,“你知道我在电话里听到你说那话时,是什么心情么我告诉你,我很伤心”

    她愤怒地转过身,继续将那些未写完的研究报告,一本本全部收起来。

    “你说说而以可我当真了。”她道,“随便我回不回来是吧,随便我走不走是吧,行,那陆白你不要后悔,我现在收好东西就马上走,我不会再给你第三次让我伤心哭泣的机会”

    陆白俊美的脸庞,白了一下。

    看看她现在的反应,他知道她不会这么算了。

    可安夏儿这次好不容易回到了九龙豪墅,他岂会让她就这么走了,魏管家说有一句话对,他和安夏儿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怎能因为这一次的事就分了

    最主要是,他怎能让她这么伤心地走了

    “在陆家的紫园,你答应过我,如果以后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陆白看着她的背影,“你会原谅我一次。”

    安夏儿身体一僵。

    “那现在,兑现你的承诺吧。”陆白道。

    安夏儿手微微发抖了。

    是。

    在那个满园浪漫的地方,当时他单膝蹲在她身前捧着她的手,并且说让她陪他走过下半生

    “陆白。”安夏儿咬着唇,“你该不会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有了利用我的计划吧所以你先骗我答应了你”

    “没有”陆白马上道,“我当时只是觉得,南宫家族的人来到陆家后,形势也许会变得很复杂,而我的做法可能你无法理解,我当时只是想着如果我做了让你不认同的事,你会原谅我。”

    当时也就随口一说。

    只是没想到,现在他和她真的闹到了这种地步

    并且还是因为安夙夜和安锦辰的事。

    安夏儿愤怒地将手里东西一放,走到他面前,“好,我是答应过你,我说话算数。”

    “那你现在就不要走,以及不要再跟我生气。”陆白眼神决绝。

    “但是,这是两件事吧”安夏儿仰望着他高贵冰霜的脸庞,眸子泛红地笑笑,“那陆白,陆大总裁,你让我带着毒品被南宫焱烈劫持的事,以及你这次不顾我的感受把我扔在d市还说随便我回来回来这两件事,你让我原谅你哪一件我告诉你,无论哪一件,都足以令我们感情破裂”

    “不,只有一件”陆白眉头紧急,“只是这一次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话。”

    “那你让南宫焱烈劫持我的事呢”安夏儿吼道,委屈地眼泪直掉。

    可恶

    她本来想用坦然的态度离开九龙豪墅。

    她这泪腺是怎么形成的,怎么说着说着就委屈巴巴地掉眼泪了,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哭,她就是生气

    “”陆白看着她哭了,呼吸也变了。

    “我问你呢,陆白。”安夏儿继续看着他,“南宫焱烈的事怎么算”

    “关于这一件事,你已经原谅我了不是么”陆白道。

    “我没有”

    “你有。”陆白突然握着她的肩,“我那天说让你来费洛朗姆吃饭,我们好好谈谈,你答应了,你说你过来你答应跟我好好谈,你已经原谅我了吧”

    陆白一向温和雅贵,因为几乎没有多少事值得他发那么大的火,商界再大的事他都可以不动声色解决。

    但面对安夏儿的问题,他却几乎吼了起来。

    想起那天的事,安夏儿心里凉凉地静了一下,是的,她原本已经打算不计较那件事了。

    陆白疼爱地捧着她的脸庞,“夏儿,我只是担心你怕我才回到我身边,我那样说与其是让安夙夜他们死心,倒不如我想看你亲自回到我身边”

    咸涩的东西涌上安夏儿眼睛。

    视线模糊。

    “现在我知道了,你是真心想回到我身边。”陆白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担心和渴求,“都结束了,我们回到了s城在帝京的事情也应该结束了,关于南宫焱烈的事我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只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在一起不是么,因为这一件事,我们已经冷战了一个多星期,已经可以过去了,我下回不会再那么做,但我们不要再吵架。”

    “”安夏儿抽泣着。

    滚烫的泪水从脸上流下来,滴在他手上。

    他的安慰,低低沉沉地在她耳边,温和的眼神几乎要融化了她。

    “安夙夜他们回来的事,是意外。”陆白道,“在我们原本已经快和好的时候,陡增加的一个意外因素,难道要让这件事破坏掉我们一直以来的感情你就那么想离开我你对我毫无眷恋了”

    “为什么”安夏儿声音凉凉的,透过泪水模湖地看着他脸庞,“我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每次发生点什么,都是要我原谅你。”

    陆白再次将她拥入了怀中,“我爱你,才会想要你的原谅。”

    “”安夏儿瞳孔放大。

    “我若是不爱你,随你怎么看我我都不会管。”他按着她的脑袋,安夏儿脸在他宽阔的肩头,“我若不爱你,你原不原谅我与我何关。”

    安夏儿哽咽着,抽泣着。

    “我是比你大很多,平时有事我让你,但若我做了你不高兴的事,也请你见谅。”陆白声音绵长而温柔,“好吗。”

    这就是陆白,他的道歉是霸道而温柔。

    似乎,原谅他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

    安夏儿猛地推开了他,“是,我是曾经答应过你会原谅你一次。”

    陆白褐色的眸微微闪动着,“安夏儿,婚姻是相互理解和包容。”

    安夏儿忍着不去听他的道理,生气地指着他道,“可我就是气不过南宫焱烈劫持我的事我当时确实不想跟你计较了,因为不想和你分开,所以只有原谅你。你这次电话里跟我说的话,行,我信守诺言,陆白,我原谅你。”

    陆白向她走过去。

    安夏儿退后两步,“可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

    陆白身躯倏地僵硬,“你说什么。”

    “我说这次的事我原谅你了,可我并没有说过,我就要留下来。”安夏儿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提起那一袋她的东西,“还有,东西我一趟收不完,以后会慢慢回来收拾。”

    安夏儿提起东西就出去了,陆白僵站在原地。

    外面传来女佣喊安夏儿的声音。

    “少夫人”

    “少夫人你去哪”

    陆白紧紧握着手,垂下了眸,颈项上的喉结优美滑过。

    安夏儿走出九龙豪墅时,天空有些阴暗了,这座都市的秋天是多雨的季节。

    她刚想去车库开车,却想到那车是她和陆白结婚时陆白给她买的,她要走的话也没有理由去开走。

    她拿出手机准备联系安夙夜,却又发现她之前打了电话给安锦辰,说了自己不打算跟他们走但果然,这种时候她也只能联系一个人来接她吧。

    “安夏儿”身后传来陆白的声音,“你想要去哪,是不是没得谈了”

    安夏儿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陆白大步从九龙豪墅大门出来,一身衬衫和西裤,高贵笔挺。

    相比他刚才的深情歉意,此时脸色无比冰冷和黑沉。

    魏管家拿着把黑色的伞了追出来,“大少爷你别急,跟少夫人好好说,还有少夫人,要下雨了,你先回来,没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

    安夏儿眼睛红红地看着陆白,“不好意思,谈过了,我不想谈了还有这件事很难解决”

    她只知道,他做了不只一件不顾她感受的事

    “不想谈你要去哪”陆白看上去情绪有点不太稳定。

    “你管我”

    “你想跟安夙夜他们走是么,你要为了他们跟你老公我分开”陆白褐眸中迸出惊人寒意,“你信不信,我会杀他们”

    “那你就先杀了我”安夏儿叫道,泪若雨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