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10章 但我相信我老婆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510章 但我相信我老婆

    “起码在大是大非面前,以及在面对安夏儿你的事,他们意见是一至的。”陆白道,“说穿了,安夙夜沉稳冷静,但其实安锦辰做的事说的话,也是他想做的他想说的,你可以将他们视为一心同体。”

    安锦辰是安夙夜心里的恶魔。

    而安夙夜是安锦辰的正义。

    性格上的完美互补

    安夏儿咽了咽,“他们是认同了要将我留下来”

    “当然。”陆白道,“安夙夜说他也想看看,如果我不约束你,你会回到他们身边还是回来找我。”

    “”

    “既然他们对于你跟我在一起的事,那么不甘心。”陆白停顿了一下说,“那我何不让他们看看,你安夏儿是选择我,还是跟他们走。”

    “”

    陆白目光渐渐缓和了下来,看到回来了的安夏儿,起身向她走来,“我电话里说的就是那个意思,随便你回不回来,你若要跟他走走我不阻止。我说出这话,有一半是基于对你的信任,相信你会再次回到我身边,如果让你误会了,那很抱歉,你要知道,我只想让他们死心。”

    陆白抚着她的脸庞,眼底藏着他深深的感情。

    安夏儿嗯哽着,“你说出那种话,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以为你会第一时间回到我身边。”陆白目光深情地看着她,“我这两天一直在等你回来,甚于没怎么睡觉。”

    “如果我说,随便你跟外面哪个女人在一起,我并不在意。”安夏儿道,“你就算是在外面找了小三,我也不会反对什么你会高兴吗”

    “”

    “不爱,才会不在意。”

    “安夏儿”

    “女人不爱,才不会跟你闹。”

    “既然你回来了,那过去了好吗。”陆白道,“既然你已经说了只是将他们当弟弟,没有男女之间的情感,那我就没必要再向他们证实什么。”

    “可我生气”安夏儿攥紧双拳,愤怒地道,“话是你说的我现在就搬出去,无论我是回学校,还是跟谁走,你都不会阻止我”

    安夏儿推开他的手,愤然往楼上跑去。

    陆白站在诺大厅中看着她背影,冷道,“安夏儿,你敢走出这道门试试”

    菁菁和小纹立即跟着跑上去。

    魏管家看着眼前的一幕,“大少爷,怎么办难道真要让少夫人走”

    陆白身影僵立在大厅中央,抿着薄唇,“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办法解决一些会阻碍到我和她之间的因素,但我的解决办法会让她这么生气,是没想到。”

    缩醉之下,昏沉之意冲了上来。

    陆白整个人靠在沙发里,按着眉头。

    “大少爷,相信菁菁她们会劝少夫人,我去让厨房准备一些醒酒汤。”魏管家朝他欠了欠身,去咐吩咐厨房了。

    安夏儿回到卧室门,靠在门背上缓缓滑会了下来,眼泪在她脸上静静流淌着。

    她拿出手机,这个手机是安夙夜给她的,以便她收拾好东西后联系他。

    电话里面,只有安夙夜和安锦辰的电话。

    安夏儿稳定呼吸,拔打了安锦辰的号码。

    “姐姐”

    电话只响了一下,安锦辰便接接了。

    安夏儿听着他的声音,心里一时复杂无比。

    “姐姐”安锦辰听见她不说话,“你收拾好了么我现在就过去接你。”

    “锦辰。”安夏儿哽咽着,“你们是不是让陆白不要约束我,让我自己选择跟不跟你们走”

    “”安锦辰静了一下。

    似乎没想到安夏儿现在会知道了这件事。

    “从小我最疼的就是你。”安夏儿苦涩地笑笑,“你跟姐姐说实话。”

    安锦辰马上道,“姐姐,你听我说,我是不想你受制于人。”

    “我没有受制于人。”安夏儿道,“我跟陆白在一起是我自愿的选择,哪怕他是做了一些令我生气的事,那也该由我自己去解决,你们不应该插手。”

    “姐姐你先等我。”安锦辰道,“我这就过去接你”

    “不用了。”安夏儿道。

    “”电话里安锦辰静了一下,“什么意思,姐姐,你不走了”

    “我走,也是我的事,我不会跟你们走。”安夏儿伤心地道,“还有,锦辰,我是在意你和夙夜,因为我在安家时你们是对我最好的人,即使你们让我不高兴了,我都不忍心责怪你们。”

    “”

    “可你做这件事,我不会高兴好吗”安夏儿眼睛滚烫,“你怎么能在我昏迷没醒时,跟陆白说那样的话让他不要约束随便我跟不跟谁走你们是故意想让我误会吗”

    “姐姐,你出来再说,我现在就去浅水湾”安锦辰道。

    “但是你知不知道,婚姻本来就是另一种意义的约束”安夏儿继续告诉他道,“约束双方必须忠诚对方,约束我们不能做任何背叛妻子或丈夫的事,他是有权利约束我的,知道吗哪个丈夫都不能让自己的妻子不回家,或跟别人跑好吗就像妻子有权利不让丈夫在外面鬼混一样。”

    虽然陆白会答应他们这样做,安夏儿很生气,但安锦辰的话,也让她心里复杂无比。

    电话对面,安锦辰一踩刹车,车子在浅水湾外面停了下来。

    他紧握着手机,“那姐姐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被他约束”

    “锦辰”安夏儿声音听着像是哭了,“我跟他结婚了,他有权利要求我不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只是我不想让陆白伤害你们。”

    “那我呢”安锦辰叫起来,“我算什么我那么爱姐姐,难道你要让我看着你嫁给别人了变成了别人的妻子,然后我什么都不做”

    “可我已经嫁了,锦辰,你爱我也没有用了。”安夏儿静静地说出这个事实。

    安锦辰瞳孔扩大,坐在车内半天都没有动了。

    “锦辰,谢谢你爱我,请放弃我。”

    九龙豪墅的侧卧室。

    安夏儿缓缓放下电话,脸上像下了一场雨。

    菁菁和小纹敲了半天门,门都没有开。

    她们知道以安夏儿的性子,她们可能根本劝不住什么,二人跑下楼去。

    “大少爷,少夫人没有开门。”菁菁道,“我们听到她在里面哭”

    陆白的醒酒汤只喝了几口,听到这,只觉得像在喝蜡

    他唇角动了一下,“真要走安夏儿,你行。”

    “大少爷,事现到今你就别说这种话了。”魏管家道,“我们都是看着大少爷和少夫人从结婚后,一路走来,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如今好容易退了与南宫家族的婚事,少夫人也找到了,眼看拔开云层就要见日出了,你们这时候分开,实在没有必要。”

    小纹眼睛红红的,“少夫人刚刚也说了只是将安三少他们当弟弟,大少爷,算我求”

    “不求我,我也不会让她走。”陆白打断线了他们的话,抬起冰寒的褐眸。

    安夏儿去工作室里收拾东西的时候,陆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看着她。

    安夏儿查觉到那个身影,动作微微停了一下,然后继续收拾。

    “你真不顾我们的情份,想这样一走了之”他问她。

    “你又何曾顾过”安夏儿背对着他。

    尽管她没想过要跟安锦辰他们走,但想到陆白在电话里的话,她也生气。

    “前一阵子我在费洛朗姆等你时,就是你被安锦辰带走的那天中午。”陆白道,“我当时是准备好好跟你道歉,并且谈谈,对于我让你带着毒品去南宫焱烈那一边的事。”

    “我知道,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是么。”安夏儿道,“只要能将你的敌人打压下去,哪怕让我去涉险,也在所不惜我高估了自己在你心里的份量。”

    “不是这样。”

    “你不承认,你根本没有顾及我的安危么。”

    陆白看着她培养的那些花,声音缓缓淡下来,“我承认,我让你涉险了,但没有不顾及你的安危。”

    “这又有什么区别”

    “有,因为我虽让你涉险,但有保证你的安全。”陆白道,“南宫焱烈带着你离开后,我是安排修桀去跟着你们,中途他让其他人拦劫了你,这一点在意料之外,但我当时是将许多不确定因素都算进去了,包括修桀他们会跟丢的情况,所以对付gk国际分部就是逼南宫焱烈现身,让他过去”

    安夏儿本来,已经没有想过去计较这件事了。

    但听到这,安夏儿心脏还是揪了一下,回头用泪眸看着他,“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中途我出了什么事,他强暴了我或者防止我逃跑伤害了我,你准备怎么办。”

    她就想问这一个问题。

    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这些。

    陆白向她走来,高大的身躯站在她面前,认真地看着她眼睛:

    “那我现在就回答你这个问题,当时情况紧急,南宫焱烈带走你之后应该会急着回意大利,不可能会中途浪费时间去强占你,起码他既然认为把你抢到手了,不会急于一时。”

    “”

    “至于他会不会伤害你。”陆白目光逼人,“我只担心这一点,但我相信我老婆,她不会蠢到去跟那个男人硬碰硬,她会以保全自己为重。”

    安夏儿看着他认真的脸庞,不停抽泣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