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90章 我原谅你了还不行吗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490章 我原谅你了还不行吗

    “不知道这一次发现姐姐不见了,他找不找得到你呢。”安锦辰辰角缓缓地笑道,“他大概不会想到,我们会在d市的夏家吧。”

    安夏儿气得不行,“你把手机给我,陆白找不到我他肯定会”

    “姐姐,你跟他离婚吧。”

    “你胡说什么呢”

    “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在一起了。”安锦辰说。

    “我说了,这没有可能”安夏儿不知道怎么才能跟他说明白,“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要我说多少次,以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你为什么就要执意于我,这个世间的好女孩多的是,锦辰你还可以爱上别人知道吗”

    安锦辰唇角看着下降,最后直接往楼上走去。

    安夏儿喊道,“你告诉你我手机哪去了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夏家的房子你怎么有钥匙进来的,夙夜呢你把我带来这做什么”

    整个大厅在回荡着她的声音,但没有任何回音。

    安夏儿退了一步,扶着旁边,疲累地在一张陈旧破裂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回过神想了想,她现在身边没手机,没任何联络工具。

    陆白在费洛朗姆等她过去吃饭

    如果她没过去,他会怎么想。

    外面天色已经渐渐晚了,这会,已经发生她不见了吧

    最后,安夏儿觉得不能坐在这里干等,要是她一个晚上没回去,没有音讯,陆白那边会变成什么样她不知道。

    就这么想着,她想试着去跟安锦辰拿手机,起码让她打个电话。

    这是个复式小洋房。

    安夏儿走到二楼,仔细找了一下,找到一个关上了门的房间。

    “锦辰。”她敲了敲门,“有话我们好好说,但你把手机给我一下好吗,我打个电话,陆白找不到我他会着急的”

    但里面安锦辰没有应她。

    “锦辰”安夏儿又敲了敲,“我就打一个电话,我告诉他我没事。”

    里面的人沉默着。

    敲了一会,安夏儿见没有回音,便知道没戏了。

    他估记不想让她走。

    但她不可能不走。

    安夏儿从洋房别墅中出来后,在周围找了一下,不见她的车。

    但却看到了一辆黑色的捷豹xk,估记是安锦辰开过来的车。

    她走过去拉了拉车门,锁了。

    “呼。”安夏儿长透了口气,“估记他也不会车钥匙给我吧。”

    是的,砸破车窗没钥匙也没用。

    看了看天色,半昏半明,夕阳已经降下了地平线。

    安夏儿只能延着路往外面走去,她记得上回和陆白来这时,应该走一段就有大路了,那时候时不时会有跑长途的大货车经过

    她此时只希望能拦下一辆车,让人家借电话给她打一下,或者直接将她载回d市市里就好了。

    安夏儿不停地走,不知过了多久,但就是看不到大路。

    “怎么那么远”她疲累地弯腰,手撑着腿。

    难道当时是坐着车,所以觉得大路跟夏家这边不远

    安夏儿苦逼得继续往前走。

    上午刚刚接受了都市丽人的专访,她穿着女士衬衫和裙子,以及高跟鞋。

    不适合走路的鞋子。

    脚很快就痛了。

    “咝”

    她吸了口凉气。

    将鞋子脱了下来,穿着丝袜的脚走在地面上。

    越走越觉得看不到头,越走脚越痛,越走天越黑。

    安夏儿害怕了,这里本来就是效外,只怕路边跑出一条蛇把她给咬了

    “呜呜呜”心一酸,安夏儿就想哭,眼泪弥漫的,“我想吃饭,我饿了,菁菁,小纹炒意麺、香煎羊排、法式鹅肝,日本豆腐,小鸡炖蘑菇。”

    安夏儿越念越饿,想起陆白白天说去费洛朗姆吃饭。

    越饿越心酸。

    这个时候,九龙豪墅早开饭了,不禁想起九龙豪墅温暖的晚餐。

    烛光晚餐的对面,是陆白平静的脸庞。

    什么都没把她击倒。

    饥饿把她击到了,比起吃饱肚子,尊严啥的都不重要了。

    “陆白,你怎么不来找我。”她抹了抹眼睛,“我原谅你了还不行吗。”

    脚又痛,肚子又饿。

    安夏儿提着鞋子,深一脚浅一脚。

    又走了一会,前面已经一团漆黑了。

    啥也看不见。

    路两边传来一些虫蚁的声音,一阵夜吹过,她抱着手打了个寒颤。

    安夏儿停下了脚步,心里没来由升起一阵恐惧

    她赶紧调转头往回走。

    不知踩到了石头还是什么东西。

    “啊”

    整个人扑嗵地扑下去。

    安锦辰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找过来的时候,安夏儿正缩成一团坐在路边,眼睛红红的,脸上脏兮兮的。

    “”安夏儿看到灯光,回头看到安锦辰,又将脸埋了回去。

    安锦辰显然着急追出来的,呼吸在夜里听着,很急促。

    他蹲下来,二话不说将安夏儿背了回去。

    夏家洋房里的灯不知是不是被整修过了,连电都有了,安锦辰将安夏儿背回来的时候,灯已经亮了,他将安夏儿放在一张旧沙发上,蹲下来看了看她已经出血的脚。

    “坐着别动。”

    他说完就走了。

    安夏儿眼睛上的眼泪未干,看了看自己的脚,果然不止起泡,还出血。

    估记是被刚才路上那块石头给割的。

    脚上的丝袜,血肉模糊地混在一起看着就痛。

    但安夏儿是真痛。

    她吸着冷气,“好痛”

    很快,安锦辰又回来了,不知从哪拿来了一个药箱。

    他蹲下去,拿剪刀一点点剪开她脚上的丝袜,然后拿棉花擦去脚上的血

    “咝。”

    碰到伤口的时候,安夏儿又猛吸了一口气。

    安锦辰一边低头清理她脚上的伤口,说道,“姐姐觉得,你是那种找得到路的人么”

    “”

    安夏儿瞳孔猛地放大。

    什么

    难道她刚走的路不对

    安夏儿几乎要吐血,路盲伤不起。

    “你”安夏儿咽下这口闷气,眼睛红红地看着他,“你到底要把我带到这来做什么”

    “不是我。”安锦辰顿了顿道,“是我和夙夜。”

    “什么夙夜也来了”

    “我是回了s城,他没有。”安锦辰道,“他来了d市”

    安夏儿蹙起眉头。

    “我们这一次回到国内,是有一件任务。”安锦辰道,“他去d市的公安局查一些事”

    安夏儿很震惊,“什么你们”

    外面传来一车子的声音。

    安夏儿马上扭头看去。

    但安锦辰似乎并不奇怪。

    很快,穿着警服的安夙夜进来了,身材高挑,一身清俊冷冽的气质,但就是这样一个外型气质都优透的人,他却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里面装着一些似乎是做晚餐的食材。

    “哦,姐姐来了。”安夙夜看到安夏儿,一点也不奇怪,似乎知道安锦辰今天会将她接过来了一样。

    安夏儿瞪大眼睛,“你们夙夜你果然也在这”

    “当然。”安夙夜放下菜走来,问安锦辰,“怎么,姐姐脚受伤了”

    安锦辰用绑布将安夏儿的脚作了一个简单的包扎,雪白的纱布衬着她纤纤玉足,很美,指甲圆润,一点细纹都没有,一看就是生活备受呵护的人。

    从头美到脚的她。

    无论感情顺不顺,生活总是好的。

    安锦辰回答安夙夜的话,“刚才她想出去。”

    安夙夜看着安夏儿脚的视线,缓缓移到安夏儿脸上,目光带着一种警官审视和质疑。

    “”

    安夏儿咽了咽。

    “姐姐。”安夙夜微笑说,“你该不会以为,你一个人可以从这里走到城中心去吧”

    安夏儿被安夙夜的视线看着,感觉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极度局促。

    穿着警服的安夙夜似乎不只是气势看着大不一样,连说出的话,也令人不容怀疑,“姐姐放弃吧,锦辰既然将你接过来了,就不可能让你回到陆白那里。”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安夏儿叫道。

    “这么说,姐姐你想过我们的感受了”安夙夜笑得清浅,“我们两年没见了,将姐姐从陆白那个霸占欲变态的男人手里接出来,续续旧,这很过份”

    “”

    安夏儿鼓着气,抿着唇。

    “姐姐这么不想跟我们一起”安夙夜道,“所以在陆家时,你让我走”

    当时陆白带人追出来后,安夏儿便让他先走了。

    安夏儿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们现在这样做”

    “不是就行了。”安夙夜站了起来,“那姐姐对这里还满意”

    “什么满不满意”安夏儿都不知他指什么,她很着急,“我现在要回去”

    但安夙夜他们不着急,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夏家的房子,我们这趟回来可能会在这住一阵子,我们不方便回安家,能和姐姐一起住在这夏家的房子里,最合适不过,我昨天才到,但锦辰和姐姐同一天回了s城,之后他先过来这边看过了,并且检查了灯,恢复了水电问题,以及买了一些生活用品。足够我们在这过一阵子。”

    “什么你们还想让我在这”问题太多,安夏儿一时竟不知从哪问起来,“不是,夙夜,我还没问你们”

    “我现在刚好在d市的公安局,查一个逃入了这个国家的贩毒团伙,夏家的这房子也可以刚好做一个住处”安夙夜没理会她的话,直接道,“那姐姐,我去做饭,你坐着先等一下吧。”

    话落,他看了一眼安锦辰,“锦辰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安夙夜提着晚饭的食材去厨房那边了。

    安夏儿不敢相信,他们还将这里,当作是一个暂时的住处了

    陆白会不会知道

    他们和她是在d市的夏家

    在安夏儿发呆时,安锦辰也站了起来。

    安夏儿刚一抬头,安锦辰就俯下身,一个吻轻轻印在她的脑门上。

    “”

    安夏儿一瞬间脑子空白。

    “对不起,姐姐。”安锦辰道,“我没有想到你真的会走出去。”

    为安夏儿脚受伤的事,道歉。

    安夏儿看着安锦辰的背影,心里紧紧握着手,她不知如何让他放弃她,以及该如何从这个现状中逃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