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78章 只有原谅他了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478章 只有原谅他了

    小纹一口气说完,心惊胆战,菁菁也咽了咽。

    让大少爷知道她编造谎言,真的会打死她。

    安夏儿低着头,“是么。”

    两个女佣狂点头,“对,当时大少爷就是这么说的。”

    安夏儿手指收紧。

    “少夫人,其实大少爷当时也只是想早点了结那些事,以便和少夫人一起回s城。”菁菁说,“少夫人你原谅大少爷吧”

    安夏儿眨了眨有点酸胀的眼睛,看了下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楼下。

    陆白用完晚餐靠在客厅沙发中,闭目养神。

    往后靠去的脸庞微微仰着,宛若神铸的俊容轮廓冷峻,鼻梁高挺,眼角上挑,嘴唇薄而美,最英俊的脸庞。

    魏管家倒了一杯酒给他,“大少爷,你的酒。”

    “嗯。”

    陆白接过,未睁眼。

    打开的电视上,是财经频道。

    上面正在播放帝晟集团大型真游游戏的宣传通告,以及逐渐覆盖全球的ds智能全息手机,专家正在预测着帝晟集团以后的走向

    听着电视中那些财经专家的预测,陆白唇角嘲讽地扬了一下,“帝晟集团的未来若是他们能预测,还要那些不断更新和创造的科技精英做什么。”

    “是,帝晟集团将来的方向,只有大少爷能决定。”魏管家道,“岂是他们那些人能预测的。”

    陆白缓缓睁开眼眸,喝了一口酒。

    他似乎想起什么。

    “对了,安夏儿说晚上出去,有没有走”他道。

    “刚才少夫人上去换衣服,应该快了。”

    “让保镖跟着她。”

    “大少爷放心。”

    陆白眉心微皱,又接着喝起酒来。

    大晚上,出去做什么spa,女人就是爱凑热闹。

    想到这,陆白又道,“请室内设计师过来看看,在九龙豪墅设个疗养馆吧。”

    魏管家欠了欠身,“好的,我明天就去办。”

    魏管家应下后,额边又渗出一滴汗,不知在犹豫着什么。

    想了想,魏管家还是开口,“大少爷,跟你说个事。”

    “说。”

    魏管家硬着头皮说下去,“下午,大少爷让厨师准备的那个蛋糕,我们告诉少夫人了,是大少爷你让厨师做的。”

    “”陆白拿着酒杯的手,马上定住了,冷厉的褐眸马上扫向魏管家,“你们是不是活不耐烦了,还是你觉得你这个管家做得不耐烦了”

    “大少爷放心放心。”既然开口了,魏管家只能硬扯下去,“少夫人没有生气。”

    “什么。”陆白眉头微皱。

    这不太可能。

    以安夏儿现在正在生气的状态。

    她绝对以后都不会吃那蛋糕了。

    “是没有生气。”魏管家说,“少夫人说很好吃,还吃了一大半。”

    “然后”陆白皱着眉。

    “少夫人说”魏管家说,“无论帝京那件事怎样,但蛋糕的事,她还是谢谢你费心了”

    陆白怔了下,垂眸又喝了口酒。

    安夏儿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想起菁菁她们的话,她脚步停了一下,看向陆白的眼神有点尴尬,收回眼神,继续下楼。

    陆白也回了一个侧脸,看了眼她,继续喝酒。

    空气氛围,一时微妙。

    两个女佣跟魏管家对了下眼神,表示她们那边也说了。

    安夏儿匆匆从旁边走过,陆白眼睛看着电视。

    快要离开客厅的时候,安夏儿忍着停下脚步。

    “”安静了几秒,安夏儿抓着包包,对身后的男人道,“无论怎么说,一码归一码,蛋糕的事,还是谢谢。”

    安夏儿出门后。

    陆白冰山般的脸庞,看着有一丝的缓和,甚至嘴角微微上扬着。

    ***

    当晚,某个名流光顾的spa疗养馆。

    安夏儿和展倩裹着着白色浴巾,白色毛巾包着头发,全身放松地趴在床上。

    技师手法娴熟地推着她们的肌肤,空气中有着精油香味,闻着无比令人放松,这是一家名流光顾的疗养馆,对于客户的谈话和,会有绝对的保密。

    两个好友一出来,立即叭叭地说个不停,似有说不完的话题。

    不过大部分都是展倩在说她这阵子在s城的倒霉事,而安夏儿到了后面,趴在床上昏昏欲睡了。

    “小夏,你知不知道展媚来的时候,我当时想干什么”展倩道,“我当时就想着让人把她扔出去,奈何当时知星报社没有雇保镖,只有外面的保安啊。”

    展倩继续道:

    “可保安大多时候就是看场子的,有什么用,所以痛定思痛,我后来就专门花钱去安保公司请了两保镖来知星撑场面”

    “可尽管当时裴欧让人将展媚给请出去了,算是给姐解了一次围,但以为我会感谢他么是,我当时是感谢他,可我很快就知道了,他那阵子跟着我是有目的的”

    “果然不出所料,是另一个男人想追我没追成,所以裴欧就帮他出面了,跟踪我,靠”

    “最最最令人愤恨的是,你知道裴欧送了一盒什么给我么”

    安夏儿呼吸均匀,就要入睡。

    展倩见没回应,回头嚷道,“喂你有没有听呢,能不能听我好好倾一下”

    “啊”安夏儿朦胧地抬起脑袋,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哦,我在听啊,裴欧跟着你啊。”

    “不对,我已经说到后面去了。”展倩恨不得将安夏儿抓起来说,“你知道最后他送了什么给我么”

    似乎没有人能做出这种事,有这么过份的人,展倩表示一定要让安夏儿猜下。

    “送什么”安夏儿道,“花礼物之类的”

    “你以为我跟他什么关系,什么送花送礼物”

    “那”安夏儿脸又无力地瘫在床上,“总不至于送钟吧。”

    “我去”展倩大叫道,“小夏你变坏了啊,你怎么有这么阴暗的思想姓裴的若是敢送钟给我我跟他没完,看我不暗杀了他,不,将他所有私生活的照片都发出去”

    “那是什么。”

    “他送了一盒土给我”展倩咬牙道,“妈卖批的,姐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污辱,想让我吃土,我特么祝他全家都吃土”

    想起当时那件事,展倩眼睛都迸出血丝来。

    “土”安夏儿想了想,“你会不会看错了”

    “我特么长这么大,难道不认识土么我会看错”展倩道,“土,乃是大地之物,是生长各种植物的东西,土繁延出了无数生命土就是土,老娘我会不认得土”

    安夏儿有点奇怪,“那,会不会有别的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送土还能有别的意思么”

    安夏儿想了一下,“好像没有”

    “对,时下就有一句最流行的词,叫吃土。”展倩道,“吃土,那不就是穷到底了么,那姓裴的请我吃土,不就是咒我穷困潦倒的意思玛蛋”

    安夏儿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了,但又始终觉得,裴欧不可能那么损吧

    但又转念一想。

    以裴欧那种性子,可能还真没什么事他干不出来

    这些有钱有势的人,都是肆无忌惮

    “那。”安夏儿看向展倩,“你后来怎么办”

    展倩哼哼两声,“所以我最后也给他寄了一盆土过去,我让他全家吃个够。”

    “”

    安夏儿汗。

    “是,是么”她又转过身体,继续趴着了,“既然这样,那你就别生气了吧,如果这是他的诅咒,那你不加倍还回去了。”

    “我知道,就是想想这心里不痛快知道吧”展倩道,“难道我是那种看上很好欺负的人,所以人家要咒我”

    “不不不,你看上去绝对不像好欺负的。”

    看上去彪悍极了。

    展倩抿着唇,“哼,下次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安夏儿心想,难不成你还打得过他,得了吧。

    “那,你现在怎样”安夏儿问。

    “烦。”展傅道,“报社倒是发展得很顺利,就是那个于世勋的人啊,知道吧,特烦,我上回跟他说过我跟他不合适,如果交朋友的话我欢迎,若是怀着别的目的就不必来找我了,可人家不听啊,还每次都捧着花啊礼物啊来找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想追我似的”

    安夏儿笑笑,“这不很好么,展主编你也不能一直光下去啊,得想办法脱单啊。”

    “得。”展倩一摆手,“脱贫比脱单重要,我现在只想发财,对谈恋爱没兴趣。”

    “这得看对象。”安夏儿叹道,“若真是你喜欢的人在你面前,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听着安夏儿这么说,展倩一时也沉寂了下。

    安夏儿想起在帝京时展倩的电话,“对了,你上回说有件事跟我说,就是这些”

    “不是,我就是想问下你意思,我想将知星的业务范围扩大”

    后面听着展倩的话,安夏儿觉得她简直是工作狂,看来是真的只求发财了。

    当晚从疗养馆出来后,快10点了。

    s城的夜空很清明。

    展倩见安夏儿一直皱着眉,“喂,你有心事”

    “”安夏儿愣了愣,“啊,没啊。”

    “你骗得了谁,说吧,这次从帝京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展倩很了解她,安夏儿算是个很乐观的人,在外面很少有将悲观情绪表露在脸上的时候。

    安夏儿摸摸脸,“有这么明显么”

    “有。”

    “哎。”安夏儿无奈,“展倩,如果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利用你去做了些事,并且这件事非常危险,并且事后你才明白自己被骗了你会有什么想法。”

    “我”展倩指指自己。

    “嗯。”

    “揍他一顿呗。”展倩的回答直接了当。

    “那要是揍不过呢”安夏儿又问。

    “那宰了他”

    “”

    诶

    安夏儿汗颜地眨眨眼睛。

    “跟他绝交”展倩道。

    “感觉绝不了。”安夏儿心想,这日夜相对的,抬头不见低头见。

    展倩叹了叹,大抵明白了她指谁,“你揍又揍不过,又不能宰了他,又不舍得离开他,那只有原谅他了。”

    “”安夏儿眨眨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