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37章 茶会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437章 茶会

    花园的上午茶会,笼罩在一片花香之中,长桌铺着蕾丝的白色桌布,椅子也是歆着金色的白色,法式的骨瓷杯碟,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红气,名流贵客坐在桌子两旁画面梦幻华美,尽显上流社会的休闲生活的情形。

    但安夏儿一眼就看到,坐在那边的南宫蔻微脸色不怎么好,连平时那种美好的微笑都没有了。

    来的时候在陆白那碰壁了

    安夏儿脑子里立即碰出这么一个结果。

    瞬间,心情畅快了

    “少夫人来了。”站在陆白身后的魏管家说了一声。

    顿时,上午茶会上的人都回过头来。

    陆老身后站着金管家,陆白身后站着魏管家和秦修桀,在南宫焱烈和南宫蔻微身后站着的是利威廉管家,这些人几乎身后都有随身的随从。

    而慕家的三个人是坐在长桌的另一端,作为与陆家有亲戚关联的客人,他们是唯一没有带下人过来的人。

    “夏儿来了”陆老唤了她一声,“过来吧,其他客人都到了。”

    亲切,温和。

    就像他昨天跟安夏儿的话根本没有谈过一样。

    “好的,爷爷。”安夏儿走过去,对在座的其他人客气说了一声,“来迟了真是不好意思,出门前接了一个电话。”

    安夏儿随便找了一个说法,将换衣服磨噌掉时间给掩过去了。

    “无防,只是刚刚南宫少主还问起,是不是陆少夫人不欢迎他们的到来。”陆老说着,回头对南宫焱烈爽朗地笑道,“南宫少主,我就说你想多了,夏儿作为陆家的少夫人自然和我们一样欢迎你和南宫小姐过来。”

    安夏儿来到陆白旁边的一个空位置上坐下,用他们二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陆白,“我是不是迟来了很久”

    陆白看着对面南宫焱烈在安夏儿身上的视线,“不久,迟点过来很好。”

    “啊”

    安夏儿有点疑惑了。

    “我说过,没必要太给他们面子。”

    安夏儿眉角掉下几根黑线,“是,是么,希望这样不会显得我太失礼吧。”

    “不会。”陆白端起面前那杯红杯,轻笑了下,“只会让人查觉陆家并不重视他们这些客人,所以陆家少夫人并不会准时出席他们所在的餐宴场合。”

    “”

    安夏儿咽了咽。

    “不过,我就是想让他们明白的这一点。”陆白扫了一眼对面的南宫焱烈,“我陆白,一点也不想接待他们。”

    “好吧。”安夏儿道,“只要你觉得没问题,那就行。”

    安夏儿知道陆白并不欢迎南宫家族的人到来,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排斥,只差点故意去怠慢他们了。

    太狠了。

    “昨晚爷爷跟你谈的事,你不必放在心上。”陆白又道,“老爷子就是思想腐朽,只要我不愿意,陆家没有任何人能勉强我娶哪个女人。”

    安夏儿看了几秒陆白,轻点点头,“嗯,反正我昨天也表明了我的意思,陆白,如果因为外在因素要我退出,只要不是你亲口说的话,我不会同意的。”

    陆白在桌布下握了下她的手,点头。

    安夏儿道,“如上回在费洛朗姆酒店时我说的一样,你导致我失去亲生父母,才流落至孤儿院最后被安家收养总之,我不会离开你,你必须对我的余生负责。”

    陆白笑了一声,“你还记得那时候的话。”

    “当然。”安夏儿挑了挑秀眉,“我说讹上你了,不是空话。”

    陆白微笑着端起面前的那杯红茶,优雅地喝了一口。

    对面,南宫焱烈回陆老说,“那看来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知道我们的来意,陆少夫人是在有意避开不见南宫家族的人。”

    陆老道,“夏儿,听到了南宫先生的话了”

    安夏儿道,“南宫先生,这两天我不太舒服所以没有下去用餐,并没有不欢迎你和南宫小姐到来的意思。”

    跟陆白给人一种冷漠贵气的感觉不同。

    这个南宫焱烈那双黑白分明但却令人看不明白的眼睛,非常令人印象深刻。

    她现在尤记得,在赌王号上见到这个男人的情形

    安夏儿小姐,相信我们很快会再次见面那是他离开时说的话。

    确实,现在他来了陆家。

    “陆少夫人,我们又见面了”南宫焱烈当着陆家的面,对安夏儿的称呼又客气了一分,但眼神另有意味,“上回在赌王号上你问过一个叫祈雷的人,听说是你的同学这回我将那个人带过来了,我答应过陆少夫人你的事也算是做到了,希望你满意。”

    “对,我看到他了。”安夏儿道,“南宫先生记性不错。”

    “我待女士一向绅士。”他目光扫过陆白这边,“不过,现在祈雷和达公子在外面,陆先生不待见他们两个,我自然不可能将他们带到陆家的茶会上。”

    “南宫先生明白就好。”陆白道,“还有,提醒你一句。”

    “陆先生请说。”

    “那两个人,你们带出陆家后最好小心一点。”陆白道,“他们若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意外,那非常正常。”

    南宫焱烈很明白陆白指什么,“请问陆先生是在威胁,随时都会拿下他们”

    “我的话,应该很好理解。”

    “好。”南宫焱烈点了点头,他的回答同样高深莫测,“我一定会让他们小心,尽量让他们呆在南宫家族的庇护下,不要在这个国家发生意外了。”

    陆白冷笑了下。

    似乎那两人落到他手上,下场绝对会很惨

    “不过。”南宫焱烈看向安夏儿,“我有一个疑惑,不知陆少夫人你是否能回答”

    他显然来到陆家后从未见过安夏儿。

    这会特地向安夏儿提问。

    “南宫先生,我妻子嫁给我才半年多对陆家还并不清楚。”陆白道,“你有任何问题可以问我,没必要向她要答案。”

    “不。”南宫焱烈的视线只在安夏儿身上,“这件事与陆少夫人也有关,我问她理所当然,她可以站在她的立场上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陆白褐眸微颌,“南宫先生这么在意我妻子的答案”

    整个上午茶的气氛有些僵了。

    连慕家的人也没有说话。

    安夏儿看了眼陆白,搁在桌上的手轻轻握了握。

    但显然南宫焱烈对于他想要的,很执著就算当着陆家的面,他也毫不顾忌地向安夏儿索要答案。

    他回头问上座的陆老,“请问陆老先生,我是否可以代表南宫家族问陆家少夫人一个问题又或者,陆氏家族有什么规定,女眷不能跟客人说话在这个时代,不存在女士地位低下的问题吧”

    他的话很锐利。

    直接指问,在陆家是不是女性地位低下

    “南宫少主说笑了。”陆老大方地笑道,“陆白只是护他的妻子,南宫少主有什么话就请问吧。”

    “好,陆老先生爽快。”南宫焱烈回头又对陆白道,“陆先生,这是在陆家,我不可能会为难陆少夫人,这一点请你放心。”

    陆白唇角划起,是最冰冷的弧度,“既然南宫先生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若不同意,你怕是要说我不够大方了,那南宫先生有话请说吧,但安夏儿回不回答就是她的事了。”

    陆白说话的同时,看了一眼安夏儿。

    陆老道,“夏儿,南宫少主和南宫小姐过两天可能就要回意大利了,南宫少主有什么疑问你就尽量回答一下吧。”

    陆老也是在提醒安夏儿,南宫家族的人可能很快就会离开了

    让尽量满足了这些人。

    安夏儿听到这话,心脏立即跳了几下。

    他们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安夏儿看了一眼南宫蔻微,心里慢慢变得光明起来

    “哦,爷爷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安夏儿马上对对面那个男人道,“南宫先生,请问你有什么话想问我请问”

    要回去了

    回去好啊,赶紧地走吧

    南宫焱烈看着对面那个眼睛泛着光的陆少夫人,心下只是一笑,脸上闪过邪异的神色。

    “也不是什么难题。”他说,“首先,陆少夫人知道陆先生之前有未婚妻么”

    安夏儿怔了一下。

    有点意外

    没想到他是问这件事。

    安夏儿心里谨慎了起来,想了一下微笑说,“当然,是后来才知道。”

    “那就是说,陆先生毁约娶你,只是他单方面的问题”南宫焱烈看了一眼陆白,“那对于陆先生毁婚的要求,陆少夫人你怎么看”

    安夏儿知道他这个问题的针对性。

    她若说早知道陆白有未婚妻,那这个男人肯定问她,为什么知道陆白有未婚还要跟他结婚。

    她现在说后面才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在暗指陆白的做法不负责了是在问她,关于陆白不负责任的做法,她有什么想法。

    安夏儿表示她没什么想法

    但要说陆白的不是,她就不高兴了。

    魏管家正担心安夏儿会怎么说,安夏儿道,“南宫先生,首先陆白和我结婚是情有可原,当时发生了一些事我们必须结婚。所以在我看来,他也没有什么不负责的。”

    魏管家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