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25章离婚,强强联手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卧室内。

    菁菁和小纹看了看对方,问安夏儿,“少夫人,如今好歹有客人来了,你真的不去么?”

    “干嘛要去。”安夏儿道,“陆家也不缺我一个少夫人去见客吧。”

    “可魏管家刚才不说,那个南宫少主还问起少夫人你呢……”

    “陆白不说了,不必太给他们面子。”

    “……好吧。”

    菁菁和小纹不说话了。

    但想起南宫蔻微对于坠下天台一事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说法,安夏儿心里还是窝火,最后将瓜子一把扔下,“走,出去走走。”

    ——————

    南宫家族的人到来,午餐很隆重。

    长长的西式桌餐,铺着织锦的浅金色昂贵桌布,餐桌中央摆放着一瓶鲜花。

    高级西餐料理的香,酒香、花香,交结出上流社会豪门的格调与高雅。

    “南宫先生的要求恕我不能答应。”陆白用过餐后以餐巾擦了擦手,“且不说与南宫小姐的婚事是当初我爷爷与南宫家族所订,我并没有直接同意,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并且我和我的妻子相爱,没有理由离婚并另娶他人。”

    “那陆先生就是不同意娶微微了?”南宫焱烈道。

    “对。”

    陆白就一个字。

    南宫焱烈看向长桌对面的陆老,“陆老,这就是你们陆家的态度?”

    “南宫少主啊。”陆老作为在场一个最高年龄的长者,语重心长道,“这确实是我与你们父亲所订下的婚事,我也劝过陆白,但他不答应我也不好强行要求他,你也知道,现在他妻子就在陆家。”

    陆老说着,又笑着看向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吃着东西的南宫蔻微,“南宫小姐?不知你见到夏儿没有?”

    南宫蔻微放下餐具,十分礼貌地道,“陆老先生,没呢,我上午过去的时候听说安夏儿小姐离开房间出去了,我对陆家也不熟,所以一时没有跟安夏儿小姐见面。”

    “这样?”陆老笑着对身后的金管家道,“南宫小姐是客,记得安排人带南宫小姐周围走一下。”

    “是。”

    陆家的大管家颔首。

    陆白也看向南宫蔻微,“那对于我退婚的事,不知南宫小姐考虑的怎样?记得上回在s城的时候,你说你是过来祝福我和安夏儿?”

    “陆先生,我……”

    “微微。”南宫焱烈便严厉制止了她,一个幽冷目光看向陆白这边,“陆先生,就算微微为人善良包容,我身为她的哥可和南宫家族的掌舵者,你这种撕毁婚约的行为,我也不会答应,你不用想让微微松口!”

    南宫蔻微低头咬着唇。

    似乎完全不敢开口了。

    “不,这说到底当事人是我和南宫蔻小姐。”陆白唇边带起一丝微笑说,“南宫先生你是她哥哥,只要她本人同意退婚的话,我想你也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吧?”

    “那我也提醒一下陆先生你。”南宫焱烈目光寒气逼人,“我们南宫家族是意大利华裔贵族,子女兄弟姐妹的婚约,一切由家族掌权人说了算!”

    “这是21世纪,律法的时代。”陆白也提醒他,“别说贵族,皇室也不能超越律法,公民拥有对自己婚姻的自主权这在哪个大国家都一样。”

    南宫焱烈握着银质餐具的手收紧了一下,唇边笑笑,“那陆先生就是不尊重南宫家族的家规了?”

    “当然尊重。”陆白道,“但我更尊重人权。”

    陆白的姿态恣意潇洒,大方磊落!

    这让南宫焱烈的神色看着更加黑暗一分。

    陆老道,“南宫少主,婚姻大事确实该由当事人说了算为好,有时家族利益是小,个人终生幸福是大,陆白代表陆家,他不顾南宫小姐结婚了确实是陆家失信在先,那这样吧,南宫先生提一个条件吧?”

    “条件?”南宫焱烈唇角扬了一下,目光扫向陆白,“陆先也是这个意思?条件随便我开?”

    “你可以随便开。”陆白道,“但我不一定答应。”

    “那陆家的诚意在哪?”

    “超过了一定的要求范畴,当然不可能答应。”陆白拿起水晶酒杯,不给他任何漏洞钻,“比如,你想要陆家一半的财富难成陆家也要答应南宫先生你?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高贵的白葡萄酒入唇,陆白态度自然,进可攻退亦守。

    跟南宫焱烈这个男人打交道,无论理在哪一方,都不可以放松一丝的警惕!

    ——毕竟是他陆白一个最强劲的对手。

    “好。”南宫焱烈扫了一眼陆老和慕家夫妻二人,“今天当着陆家的面,我给陆家一个面子,那让gk国际进入帝晟集团内部并且分享陆先生你未曾对外界公布的那个记忆器项目。”

    野心蓬勃……

    一开口,便是想染指陆白手上那个领先全球的高端科技!

    只听陆白笑了两声,“南宫先生的胃口太大了吧,且不说那是未曾对外界公布的一个科技,再说南宫先生又是如何得知我手上有那个记忆器项目,南宫先生是承认让间碟潜入了我这边?”

    “不,我没有这么说。”南宫焱烈的狡猾,不是常人所能及,“至于我怎么得知,我有我的渠道,我想这个陆先生就不必问了。”

    “可南宫先生身边那个祈雷曾经落到过我手中,他亲口提过南宫家族。”陆白褐眸逼视着他。

    “单方面的说辞,这不算是什么证据。”南宫焱烈摊了一下手道,“再说了,陆先生说那个祈雷曾经落到你手上,既然落到了你手上,陆先生为何没抓住他?会让他走?”

    陆白目光微冷。

    这个善诡辨的男人。

    “那这就不好说了,单方面的说辞不足以构成什么证据。”南宫焱烈微笑道,“我让间碟潜入你那边的说法,也就不成立了。”

    陆白厌恶这个男人,但并不意外。

    如果这件事能拿捏住他,他就不会登门陆家讨伐他妹妹的婚事了。

    “好,既然南宫先生这么说。”陆白不纠结于这个问题,“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回答,我不同意gk国际进入帝晟集团。”

    “那就是没得谈了?”

    南宫焱烈手中的餐具扔在碟子里,发出惊脆的声音。

    餐厅气氛直接降至冰点!

    慕董事长和慕夫人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陆家的管家和佣人站在一边,也寂静无比。

    陆白点头,“总之这件事没得谈。”

    总之他们都属于雄霸一方,这整个国际商界都知道帝晟集团与gk国际的隔阂。

    如今这个男人想借由南宫蔻微婚事一事,直接打入帝晟集团内部,陆白是谁,在这件事上自然一个字都不可能答应他,让这个敌人接触到他的公司一丁点。

    但南宫焱烈显然很想染指陆白手中那个记忆项目的科技。

    就见他眸子黑暗了一下,忍了忍,又带起一丝商榨的微笑对陆老道,“陆老,我想利益对于我们家族的重要性,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

    “南宫少主,这自然。”陆老点头。

    “也许南宫家族与陆家,gk国际与帝晟集团,长年以来是敌对的立场,但我父亲既然与陆老订下微微与陆先生的婚事,想必也是希望我们能和解,强强联手,称霸国际商界。”南宫焱烈强劲的手紧握了一下拳,有着气吞江山的架势:

    “我虽之前是一直不同意父亲的做法,但眼下只要陆先生离婚并履行婚约娶微微,答应让gk国际的人进入帝晟集团,我可以立即同意与陆家,乃至帝晟集团和解,强强联手,拿下整个国际商界!”

    陆老看向陆白。

    这可以说,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也许陆家与帝晟集团飞跨一大步,完全渗入欧洲和其他洲的国家,只需要陆白一句话,一个决定,舍弃一个女人。

    ——这对于野心家来说,是多么微小的一个决定。

    ——佳人再美,又怎敌得过天下江山。

    陆白微笑了下,对南宫焱烈举了一下酒杯,“南宫先生,请。”

    陆白优美地喝着杯里的酒。

    南宫焱烈没有喝,只是盯着他,“那陆先生的回答?”

    “南宫先生结过婚么?”陆白问他。

    “……”

    南宫焱微眸子暗了一下,似乎不明他问题的目的性。

    “或者,南宫先生有没有喜欢过过一个女人?”

    “陆先生是在转移话题?”南宫焱烈冷道。

    “你知道婚礼上的誓言么?”陆白说,“不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幸福哀愁亦或其他任何原因,不离不弃,对对方忠贞至生命的尽头。”

    “……”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俗套的婚礼誓言,脍炙人口的一番话,世上多数人不会真正去做到这一点。”陆白道,“但我这人原则性很强,我答应女人的事一定会做到,别说宣过的誓言。”

    最后他一笑道,“因为我是陆白。”

    南宫蔻微紧握着手里的餐具,蓝眸红红的。

    是女人都想要男人的这一翻话。

    可惜这不是她的男人。

    不……

    原本是她的。

    “那这么说,陆先生是不同意了?”南宫焱烈道。

    “真是奇怪。”陆白道,“南宫先生为何这么执意要我离婚?当真是为了让我娶南宫小姐以及取得帝晟集团的科技?还是……有别的目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