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8章 打疼你的手,我心疼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338章 打疼你的手,我心疼

    从甲板进入游轮内舱后,陆白看了一眼身边满身酒气的裴欧,“你在污染我的空气。”

    裴欧的意识从刚才的迷醉之中,又谜一样地回归了自然,脸庞由醉酒红出一片性感,“哈哈,说得跟你不喝酒似的。”

    “但我不醋酒。”陆大总裁意有所指地道,“所以意识永远清醒,不会惦记不属于我的东西,不会做无用功的事。”

    “”裴欧看了一眼莫珩瑾。

    莫珩瑾没什么表情。

    看他没用。

    又不是他告诉了陆白,他又想去接近安夏儿。

    “啊哈哈哈。”裴欧大笑着,“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大多时候还是清楚事实地。”

    “无所谓。”陆白看着前面与展倩快乐聊着什么的安夏儿,冰冷地勾了勾唇角,“我的警告已经结束了,下回抓住我会亲自帮你醒酒,裴欧。”

    裴欧摸了摸鼻子。

    陆白到底怎么得知他想接近安夏儿的

    “说说那个人的事。”讨伐完安夏儿的事,陆白开始问另一件事。

    “那个南宫焱烈”裴欧手插进裤袋两侧,“查过了,这场权贵峰会没有请南宫家的人,并且我也问过罗老先生,他没有请那个人。”

    “”

    陆白眉眼寒了一下。

    “那只有一个可能。”莫珩瑾说,“他拿了别人的请帖进来,所以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在宴厅中,是不想别人认出他。”

    “完全有这种可能。”裴欧耸耸肩,“至于他的目的,据安夏儿小姐的话,可能是想看看陆白藏了接近大半年的那个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又道,“不过安夏儿小姐说,她什么也没说。”

    “你为什么不当场拿下他”陆白扫了一眼裴欧。

    裴欧叹了一声,“陆白,我明白你的心情,要是有人怀着目的接近我女人,我也不会高兴,但这是罗老先生的游轮,别在他的赌王号上把事闹大了,给罗老先生一分薄面吧。”

    莫珩瑾鲜少地同意了裴欧的做法,“我也这么认为。”

    陆白的唇勾了一下,“算他跑得快。”

    这三个长身如玉的男人,国内响当当的人物,走近华美的走廊时引起周围名媛的注视

    ***

    从游轮上下来后,全国名流各自坐豪车离去。

    裴欧和莫珩瑾先走了一步,展倩急着将采访的结果送回到报社,也用滴滴打车叫来了的士先赶着走了。

    直升机候在停机坪那边,正在迎候陆白。

    “陆总请留步。”

    身后罗老先生走来。

    陆白回头看了一眼亲自出来送他的罗老先生,“罗老先生还有事”

    “陆总能进一步说话”罗老先生显然还有话说。

    陆白看了看安夏儿,“你先回飞机上。”

    安夏儿点了点头,在几个保镖的护送下先回飞机那边了。

    穿着唐装的罗老先生与陆白走在另一边,秦秘书身后随着陆白,其他的贵宾,则由游轮的工作人员在恭送着,既使说这是权贵峰会,地位也是有高低之分。

    罗老先生笑问,“陆总,不知这一趟过来,可还愉快”

    “陪妻子出来,当然得愉快才行。”陆白即不贬也不夸,“不然岂不是说,我跟我妻子在一起,感到不愉快”

    “”罗老先生愣了一下,“哦,哈哈哈,那就好,看来请陆少夫人过来也是对的。”

    又说,“原本在请帖中同时写陆总和陆少夫人,确实是听陆老说起陆总结婚了的事,我也算是帮他看看他的孙媳妇吧”

    陆白只是笑笑。

    罗老先生又有点愧意地叹了一下,“哎,陆总啊,关于赌局的事,你也别怪罗某,毕竟我这次邀请国内的豪门权贵,也重在于请财势雄厚的人支持罗家的产业,我虽然靠赌发家,但要论背影,还是大陆的一些豪门世家势力较广,想要长远发展,自然要笼络一些其他的豪门。”

    罗老先生又道,“而慕氏的入股对罗家很重要,当时陆总拒绝了罗某的邀请,罗某确实有几分沮丧,所以才会另外邀请陆少夫人。”

    陆白道,“这是慕斯城的主意吧让罗老先生瞒着我给安夏儿另外发帖子,甚至用其他借口让她过来”

    “我这也是没法。”罗老先生道,“但陆总请放心,我当时答应慕太子的,也就是帮忙促成他与陆总之间的赌局而以,至你们的赌局,罗某绝没从中作梗。”

    之后他们收买发牌员,以及反收买的事

    只是陆白与慕斯城之间的较量了。

    陆白带起薄美的唇角,看着飞机的方向,安夏儿正在保镖的的的扶同下,拾着裙摆走上直升机

    风轻轻吹动着她的裙子,她弯腰的画面,实在勾人。

    “既然如此,关于这场赌局的其他事,那就希望罗老先生也别提起吧。”陆白指他和慕斯城第二局,都动了手脚的事。

    “陆总请放心。”罗老先生明白地笑了,“十赌九诈,慕太子也不光彩,他那边也是动了手脚,想必输得服气,在这再次恭贺陆总你赢了”

    “好说。”陆白笑笑,“那安夏儿想要的答案,罗老先生告诉她了”

    “陆总放请心,关于当年夏国候先生”

    “跟安夏儿说了就行。”

    “陆总不想知道”

    “不想。”陆白道,“我想要的只是她。”

    罗老先生很惊讶,“陆总贵为亚洲最大的跨国集团总裁,能对一个女人一往情深,怪不得安夏儿小姐离开安家后,能够这么顺风顺水,想必也是陆总的大力相助了。”

    在这样一个男人在身后,想不顺都难。

    其他人再恨安夏儿,顾忌着她身后的陆白,也不敢出手

    “应该的。”陆白道,“一个男人若连自己女人都不爱护,他能做成什么事。”

    “哈哈哈”罗老先生大笑,“陆总说得好,想必陆少夫人听到这话,一定会高兴”

    陆白只是笑笑,“所以罗老先生,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陆总请说”

    “罗老先生请了南宫焱烈”陆白直接问名字。

    罗老先生怔了一下,“裴少也问过罗某,罗某并未请过南宫家的任何人,陆总为什么何这么问”

    “但我却听到,南宫焱烈来了赌王号上。”陆白脚步停了下来,“安夏儿见到了他,裴欧也看到了,裴欧不可能不认识那个人。”

    “”罗老先生一惊,“有这种事”

    “罗老先生真不知道”陆白目光深意地看着这个赌王。

    那是一种很严重的目光。

    不说实话,后果严重的目光。

    “陆总陆总。”罗老先生赶紧澄清,“你别误会,首先我绝对没有请过南宫家的任何人,并且我这边也没有听到南宫焱烈那个男人来的消息,如果那个男人来了,罗某不可能会不重视”

    但知道陆家与南宫家的关系。

    他请了陆白,又怎么可能再去请南宫家的人

    “但裴少确实看到了他。”秦秘书说,“罗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罗老先生从这个秘书眼中,清楚地读明白他们的质问,叹着气,“陆总,你可以相信罗某,如果那个男人真在赌王号上,罗某绝对不知情。”

    罗老先生想一下,突然道,“对了,如果那个男人真来了,他极有可能是拿着其他人的请帖上来的,因为只有陆总和慕太子我亲自出去迎接了,其他人上船,工作人员只看请帖。”

    陆白眼底沉一下

    秦秘书看了一眼陆白,这说法确实也对得上他们的猜测。

    “修远,给罗老先生看一下那照片。”陆白说。

    “是。”

    在秦秘书拿出手机时。

    陆白道,“如果那个人在一直在赌王号上,那他总要下船,从得知他在时,我已经让人在游轮的各个出口注意了,但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下船,途中只有一架直升机离开了。”

    秦秘书打开手机,将手机拍摄下那架直升机离开游轮时的照片,举给罗老先生看:

    “罗老先生,那请问这架直升机,是你们的”

    “我看看。”罗老先生马上拿过去看了一下,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游轮上面,想起什么,“不是,这不是罗某的直升机”

    陆白道,“那就请罗老先生查一下这架直升机的出处,有消息通知我吧”

    “陆总,行。”

    陆白回到陆直升机上面时,安夏儿道,“你们在谈什么”

    陆白握着她的小手,“在谈一只老鼠。”

    “”

    安夏儿咽了咽,想起被她惩治的那两只老鼠。

    陆白问她,“听说,你把两个名媛关在洗手间里了”

    “你,你怎么知道”

    安夏儿显得有点局促,不会觉得她过份吧

    “那是我的保镖,有什么情况,他们自然会跟我说。”

    “原来如此。”

    她还以为,能悄无声息地做那件事呢。

    果然还是会传到陆白耳中啊。

    “那。”安夏儿看了一眼他,“你会怪我么还有安琪儿的事,你会怪我在上面闹事,打了她么”

    “怪”陆白又将她的手拿了过来,笑了,“我只怪你为什么不听话,上回我不是说过,不要什么事都自己动手,打疼了你的手,我还心疼多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