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40章 他说他爱她!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240章 他说他爱她

    “你这不是明白么”陆白微微一笑。

    “你”安夏儿看着陆白,“你知道”

    “面对这种事,他们自然会想办法否认。”陆白道,“况且对于豪门而言,永远别希望他们会对外界百分之百说实话,他们对媒体公布的家族情况,公司市值、证券、婚姻状况,名下资产,有百分之十的真实性已经算不错了。”

    安夏儿紧握的拳,微抖,“那安雄和安家让人去挖掘别人的墓,他们还是人么”

    她已经不叫他为爸爸。

    他不配让她叫爸爸

    陆白只是一笑,“面对家族脸面和利益问题,你还希望他们能有良知如果有,他们一开始就不会那样对你。”

    这安夏儿不否认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墓园说接到了安雄电话让那些人去迁墓一事。”

    安夏儿一回头,“怎么,这他们也否认墓园的人亲口说接到了他的电话。”

    “不,今晚修远带人去了一趟安家。”陆白顿了顿道,“安雄说他手机今天掉了,没来得及把号码注销或把手机号找回去。”

    安夏儿瞳孔一点点扩大。

    “难道,他想说”安夏儿听到声音有些抖了,“打电话给墓园的人,不是他本人”

    “你觉得呢”陆白问她。

    安夏儿眼眶泛红了,“我不相信这样的安家,怎么会是锦辰他们的家人。”

    怎么可能。

    上回安雄跪着向她道歉时,她还以为,他至少还顾及一些父女之情。

    她把这些人想得太简单了。

    但陆白对这事似乎一点也不奇怪,“我说过,安家不会轻易承认,等你身体好了你想怎么跟他们算帐随你,现在来喝点汤吧。”

    他将汤盛了一口,送到安夏儿面前。

    安夏儿眼睛里滚动着湿泣的晶莹,缓缓地回头看着陆白,“陆白”

    他脸色平静,“嗯”

    “你”安夏儿咬了咬唇,她看着刚才他在削的水果,“那个苹果,你是给我削的么”

    “我从不给别人削水果。”他说,“不过可惜你现在吃不了。”

    这个世界上,能吃到他陆白亲手准备的水晶的人,她是第一个

    安夏儿视线回到他送到她面前的汤,声音一点点哽咽了,“你在喂我”

    “我不喂别人。”陆白说,他眸色平静。

    安夏儿睫毛扇下一滴泪,“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这样才像照顾病人,不是么”陆白道,“况且这个病人是我妻子,我应该放下工作做些力所能及的,放心,这几天我会在医院陪着你,公司那边暂时会由修远去处理。”

    安夏儿鼻子酸了起来,想到陆白赶她走的事,心里伤心再度涌上来,“我们即将分开的话,你不必做这些,也不用在最后的时间里试着做一个好丈夫,别以为这样就能补偿我。”

    她手紧紧揪着被子。

    现在陆白对她越好,她越难过。

    “”

    陆白手僵在她面前,直到他盛起的那久汤快凉了,才将汤匙放了下去。

    他的皮肤是偏白的那种,手指很长,更是好看,指甲修剪地整齐,干干净净,衬着骨瓷汤碗,更加白如玉。

    “让你走是我不对。”陆白将汤碗放在了一边,“这样确也实补偿不了什么,所以,就让我用以后来补偿吧。”

    安夏儿挽着眼泪的眸子睁得更大了,“你什么意思”

    “我想过了。”他道,“我不同意离婚。”

    “”

    “我想你留下。”陆白拿起她的手,“安夏儿,我们不离婚好么。”

    安夏儿眼泪叭嗒地掉

    哭得像个小傻子似的。

    她在展倩那里时,曾日夜看着手机,希望他会打电话过来。

    希望他突然会向她道歉,然后接她回去。

    “我想过了,我回答你问我的那个问题。”陆白带起一丝轻美的微笑,轻轻将她的手包裹在他手心里,“你问我对你是怎么想的,我有没有爱过你。”

    “所以”安夏儿声音沙哑了,“你有别的答案了么”

    “没有,其实是一样的。”

    “”

    安夏儿胸口又一窒。

    “因为,我当然爱过你。”陆白握着她正在输液的冰冷的手,望进了她的眼睛,“但不只是爱过,而是正在爱,我爱你,安夏儿。”

    安夏儿一滴泪,滴到了她那只手背上,滚烫滚烫的。

    “这次让你出事,我很抱歉,是我不该跟你生气。”陆白道,“如果我当初没有因为那个商业间碟的事跟你生气,你就不会离开我身边,就不会出这次的事。”

    他们的孩子就不会走。

    安夏儿哭得一抽一抽的,“你说真的你爱我”

    “嗯。”陆白点头,“虽然我有今天的地位,想嫁给我的女人可能很多,但是我有我自己的爱这也是我快30岁了也没有结婚的原因,我一直在等那个需要我照顾并且值得我照顾的女人。”

    陆白翻看着安夏儿白嫩的手,看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唇角微微上扬。

    “这个人。”他拇指以轻抚过他们的婚戒,“其实是你。”

    突然听到陆白的话,安夏儿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心里一时各种心情都有。

    震惊,意外、复杂、惊喜、感动。

    “是我”安夏儿抽泣着,“你不是在骗我”

    “我不会在这件事上骗你。”陆白薄美的唇边划开一丝微笑,“所以,我们和好吧,一起回去,那个商业间碟的事就算了,那不值得我们离婚,或者分开。”

    “你不怪我放走了祈雷,会让记忆器的机密泄露,会损害帝晟国际的利益”安夏儿看着陆白,几乎字字泣血,虽然她不认为她想救一个人有错,但对于陆白,她是有愧的。

    她放走祁雷,可能真的会伤害到陆白的利益,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

    但是,当时那种情况下,她顾虑不了太多

    以当时陆白和裴欧的脸色,祈雷露到他手上一定会死的。

    “损害就损害吧。”陆白声音没有变化,“有什么后果,我会让人去处理,毕竟不说老婆放走了一个人,她就是败了我全部家产,我也该爱着她。”

    安夏儿眼泪又滴在了手背上。

    “毕竟,我们结婚的时候在教堂宣过誓言,不论什么情况,我都要爱她,照顾她,接纳她,尊重她。”陆白吻着她的手指,长长的睫毛覆盖下,声音低沉如在耳畔,“所以你就算犯了错,我也要原谅你,接纳你的错误,尊重你的选择。”

    安夏儿哭起来,“陆白,我”

    “是我当时太生气,忘了这些。”陆白道,“但我从未想过跟你离婚,我以为你那天会回九龙豪墅,没想到你真的走了。”

    安夏儿已经哭得几乎失去声音,“因为,因为你让我滚”

    “对不起。”陆白道,“当我没说好么。”

    安夏儿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以为她有多气恨陆白,原来她也只是心里堵而以。

    他一句对不起,什么愤怒,幽怨,烟消云散。

    她真是太没志气了

    原来她是那么喜欢陆白,喜欢得那么绵长,她再生气,都只是需要他一句话而以。

    “那个商业间碟的事,我不计较了,你要放他走就放他走吧,出了什么事我负责。”陆白握着她那只手,认真地看着安夏儿哭得一踏糊涂的眼睛,“所以,原谅我上回说的话好么,我爱你夏儿,我们一起回去”

    “嗯。”安夏儿拼命地点头。

    “乖。”

    陆白托着她的后脑,与她抵着额头。

    安夏儿抽泣着,心里像缓缓地舒展开了,像有什么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去。

    在这一刻,她几乎将什么都忘了

    什么安家,达芙妮。

    她甚至忘记了她怀孕的事因为有了陆白,她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陆白睁开眼睛,“别哭了,你现在不能哭,对你以后的眼睛不好。”

    安夏儿点着头,擦了擦眼睛。

    外面有人敲了敲门,“陆总,修远打电话来。”

    陆白拥着安夏儿,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声音才对安夏儿道,“乖乖把汤喝完,我出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他似乎说到做到,真的打算这几天都在医院陪着她。

    安夏儿点了一下头。

    陆白出去后。

    安夏儿捧着热汤的碗,眼睛被泪水迷糊了眼睛。

    他说他爱她

    果然,她的心意还是传达到了吧,并不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好幸福,原来她爱着他,他也正在爱着她,安夏儿觉得此刻她幸福得会抛弃所有的一切。

    “是了,我要快点好起来,好好养身体”

    她将碗送到唇前时,眼睛突然定住了,突然想起了什么。

    目光缓缓落到了肚子上。

    对了,她有了孩子,她和陆白的

    陆白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吧,就这么想着,安夏儿唇角都上扬的。

    ****

    陆白从病房出来后,接过电话后将手机扔给了秦修桀,现在与安夏儿在一起他都不想带电话。

    现在他刚刚把安夏儿哄好,他也想多花时间陪陪她

    “陆总,听说昨晚修远带人去安家了”秦修桀道。

    “嗯。”陆白点了点头,“让他先过去看看这回安家会找什么理由吧。”

    “理由是少夫人父母墓地被挖掘一事么,没有安家的允许墓园怎么可以让人进去。”秦修桀道,“找理由还有用么”

    陆白一笑,“总有些人,爱自以为是,既然这样那就让安家先折腾着吧。”

    迟早有他们后悔的一天

    对于安家,陆白一直没放在眼底。

    但这些人导至他陆白失去了一个孩子,他不可能这么算了,他没那么温和。

    “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秦修桀道。

    “达家的事呢”陆白问旁边的秦修桀。

    “其他的都办妥了。”秦修桀道,“不过那个达荣浩不知所踪,我已经让人去查探了,只要一有消息,会马上回报。”

    “跑了”

    “有可能。”

    “找到他,我要整个达家给我那个孩子陪葬。”陆白脸上的寒意又加重了一份,“我说话从来算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