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25章 多么霸道的男人!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225章 多么霸道的男人

    旁边的几个下人拿着洁净的毛巾以及端着水过来,“安大小姐,你休息一下吧,修剪花园的事交给我们吧。”

    安琪儿一个冷眸扫向下人,突然将一杯热茶泼向一个下人的脸

    “啊”

    下人惨叫着捂着脸。

    安琪儿哼了声,“刚才说我被你们太子冷落了的人,是你吧还有你几个”

    她的眼神一过来,其他几个下人马上浑身发抖起来,外界只道安琪儿有多美好,只有服侍她的下人明白她。

    “下次再让我听见你们乱嚼舌根,有你们受的”安琪儿将那个杯子摔碎在地下,带起微笑道,“收拾干净,不许扫,跪着用手捡。”

    “是”

    几个下人马上跪着,发抖。

    “愣着做什么还不捡”安琪儿冷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就是分高低贵贱,就像我天生就是让你们仰望,而你们只是看人脸色的下人一样,敢僭越身份讨论主人事非,这就是你们这种人的下场,哼”

    “是,我们错了。”

    几个仆人马上发抖着用手去捡那些锋利的碎片。

    安琪儿看着她们手上的血,这才离开了花园。

    s城经济开发中心,帝晟集团大厦。

    安夏儿下车后,几个月前拦她的保安马上恭敬地迎着她,“安小姐好,陆总现在刚好在公司,你里面边请吧。”

    安夏儿不禁想起当初刚嫁给陆白的时候,她带着餐盒来帝晟集团给陆白送午餐,以及调查他在外面有没有小三小四最后还被保安拦在了外面,还是秦秘书下来才把她带上去了的。

    现在一切都变了,这些人对她不知多客气了。

    “嗯,谢谢,我自己进去。”

    在前台小姐的礼貌问候中,安夏儿直接往电梯间那边走去。

    ont blanc的钢笔,拔开笔盖给她,“安氏的股份,你若是觉得放在我这不放心,就签吧,之后我会尽快让人划回你名下。”

    安夏儿什么也没说,拿起笔在上面开始签名。

    “这几天”陆白突然说。

    安夏儿笔顿了一下。

    “你有没有想过,回来找我。”他道。

    安夏儿紧张到耳朵有点发烫,低下头继续签字,手没来由得变僵签得非常慢,“不敢。”

    “”

    “陆大总裁的冷漠,会让我觉得我的主动非常廉价。”

    “”

    安夏儿签完最后一个名字,“虽然我对你而言,可能什么也不是,但我有最起码的尊严,别人让我走,我不会死皮赖脸留下去看人脸色。”

    一如那天和展倩所说,如果她不爱陆白话,为了名声地位为了那一丝女人都想要的虚荣,也许她会继续在陆白身边。

    但爱情就是这样奇怪。

    在你爱的人面前,你不想受任何委屈,你觉得在外面受委屈可以,但唯独他不能伤害你。

    安夏儿签完字之后,抬起脸,撞进陆白浅褐色的眸子里。

    他正看着她。

    眸子淡雅到令人心动。

    “”安夏儿敛了敛神,“这份我签完了。”

    陆白看着她,英俊完美的面孔上没有多大的表情,视线从她脸上移到那份文件上。

    半晌。

    他点了点头,“好,我会尽快让人转回你名下。”

    “所以”安夏儿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丝其他的情绪,“还有呢”

    他对于她,有没有一丝留恋

    是不是要现在签离婚手续

    陆白也看着她的眼睛,二人看着对方,一时微妙地沉默。

    似乎离婚二字,谁也不想第一个说出口

    但都认为,是对方想要离婚了。

    但陆白好歹是个历尽千帆的男人,久经商场,对于场合以及谈话很会把握一个主动的时机。

    “我的私人律师。”陆白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是说婚姻生活方面的专属律师,今天有事不在,你若是执意可以过几天再过来。”

    “”

    安夏儿默。

    什么意思他是在推委么

    安夏儿微微拧了拧眉,想从他脸上看出他是什么意思。

    但陆白心里想什么显然没有表露在脸上,甚至那双眸子里还是带着平静的神色,也不逃避,迎着安夏儿的目光

    “还有问题”

    安夏儿忙站了起来,“知道了。”

    在她拿着股份转移文件的第二份,转身时,陆白看着她的眼神暗沉了下去。

    “记忆器的存在会被泄露出去,已经肯定了是那个祈雷告诉了南宫家族。”他道,“这几天我让人去你们大学去找个那个人,他的身份并没有假,但他从白夜行宫离开后,并没有回那座大学。”

    安夏儿脚步顿在了原地。

    她眸心缓缓扩大,什么意思

    她手握了起来,“你是想说我被他骗了么,我放他走是做了一件徒劳并且愚蠢的事么”

    “”陆白沉默了一会,语气没有前几天的冰冷了,“我没有那么说,我只是说那个人没有回那座大学,但他确实也还有一个奶奶在医院正在接受治疗。只是他回去后也没有去过医院。”

    那是什么

    安夏儿回起了一下当天祈雷的话,以及陆白他们的分析,瞳孔一点点放大,“你是想说,他去了南宫家族么”

    “不排除这种可能。”

    “”安夏儿咬了咬牙,“我不相信,他说过不会再把在白夜行宫看到的告诉那个南宫家族,也许,是他有把柄在别人手上,或许是他奶奶,他不得不再去向别人复命。”

    安夏儿一直坚信,祈雷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他会当商业间谍是因为有人利用了他和她认识的这一层关系,祈雷自身估记也是没办法不过来冒险

    “很多事情不是你相信,它就不会往坏的方向发展。”陆白道,“当然,我今天也不想再跟你计较这件事。”

    “那你提这事是想说什么呢”安夏儿苦笑,“人是我放走的,那就由我负责吧,你要让我去坐牢也行。”

    敢作敢当,这四个字她还是做得到的

    陆白看着她美丽的背影,笑了一下,“我跟你说这件事,只是想告诉你关于那个祈雷的情况。”

    “”

    “再者,记忆器这个项目,军方确实是最大的合作对象,裴欧是军方的代表。”陆白道,“那天裴欧也在场,对于那个间碟,其实他也有权利处置,但我老婆当着我们的面放走了那个间碟,虽然我当时也确实是生气,生气你居然用我给你的领带夹去救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但另一方面我也要给裴欧一个说法”

    所以他说让她滚,只是说要惩罚一下她么

    安夏儿眨了眨有点湿润的眸子,“那你现在想说什么”

    陆白定定地看着她,英挺的身躯向后靠去,宛若坐在豪华办公室的艺术塑像般优美高贵

    他声线华美温和,“如果我说,我那天让你滚,是无心呢”

    “”

    安夏儿愣了愣。

    他是在解释么,是在向她道歉

    她猛地回头看着他,“”

    “嗯”

    陆白看着她。

    安夏儿好笑起来,不愧是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连道歉的方式都这么强硬,强硬到要让她自己乖乖地回去,她若是不回去就是她不识趣了么

    多么霸道的男人,感觉无论怎样,女人都该向他低头一样。

    但尽管这样。

    他会开口,安夏儿竟觉得感动

    “那我问你。”安夏儿忍住眼里的眼泪不掉下来,笑了笑,抬起眸子看着他,“陆白,你爱我么”

    陆白神色一瞬有点停滞。

    尽管他语气缓和了一点,但眉角眼锋依然带着一股冰川的寒冷,难以接近。

    “我若是没记错,我说过喜欢你。”陆白看着她,“喜欢那个厨艺不怎么样的女人”

    “我要的不是喜欢。”安夏儿看着他的眸子,“我要你的心里话。”

    “”

    “你说,对于当年那个救过你的小女孩,不是喜欢是爱。”安夏儿眨着湿润着眸看着他,“那在你陆白眼里,喜欢和爱不是一回事吧那我在你眼里和心里又算什么角色呢”

    陆白薄美的唇合着,一时没想到安夏儿会问起这件事,他眼里像有什么被他自己抑制住的神色。

    “如果。”安夏儿咬了咬唇,“有一天你找到了她,或者她回来找你了,你会怎么做,跟我离婚然后娶她一辈子对她负责么”

    “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陆白拢了拢眉心。

    “你说你让我滚,是无心。”安夏儿道,“那我们这回就算和好了,那对我而言在你身边也一样有不安定的因素,或许哪一天,你就会为了另一个女人再次放弃我。”

    安夏儿觉得在这个时机,有些事情一定要问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