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18章 沉默的电话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218章 沉默的电话

    “别愣着了。”安夏儿往展倩的房里走去,“进来吧,我跟你说个事。”

    展倩在安夏儿后面进去,一边关着门叹道,“我刚才看着你和慕斯城在下面就想,倘若他又把你带走了,而我却因为害怕他让人收走我的房子没有下去,你出个什么事,我估记这辈子都会良忙不安。”

    安夏儿回头对她笑笑,“就算我出个什么事,也没有展倩什么事,倘若我真被人带走了,你看着总会报警嘛”

    展倩耸耸肩“哎,可不就只有报警了么”

    又或者,通知陆白那边。

    “展倩你也不用那么说。”安夏儿道,“上回达荣浩把我掳走时,还不多亏了你通知了陆白么其实,你帮了我很多,我应该感谢你,但你却因为我失去了s城商报的工作。”

    展倩性情豪迈,刚才还在愧疚,现在听安夏儿一说马上笑着过来勾着安夏儿的笑,“哈哈,没关系了,说不准这就是一个让我创业的楔机呢”

    安夏儿挑了挑眉,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嗯,所以,我回浅水湾去把我的卡拿出来了,我的积蓄都在这了,你开报社的话我说过会尽力资助。”

    展倩瞪大眼睛看着她的卡,“那啥小夏,你真准备入股啊我先说明啊,我也是第一次自己创业,我没经验的啊,你投进来说不准会亏的啊,会血本无归的啊”

    “我还有安氏的股份,每个季度会有分红。”安夏儿眨了眨亮亮的眸子,“我不会缺钱的,你看里面够不够,不够我再想办法。”

    这张卡,是她嫁给陆白之后的工资卡。

    他有履行他的话,确实每个月都有让人往她的帐户里打钱果然是最高薪的工作,里面已经有一笔不菲的数目了。

    至于那些昂贵的珠宝,安夏儿是不好拿出来的,因为是陆白送的,倘若她真要跟他离婚了,那些东西她会如数还回去。

    展倩看着安夏儿毫无保留地拿出自己的钱,感动地整个人都激动不已,握着安夏儿的手,“小夏,你这个家伙,太令人感动了吧”

    安夏儿挑了挑眉,“所以,试试吧”

    “好”展倩一握拳手,“我一定使出万般本领,争取不要让你的投资打水漂。”

    “嗯。”安夏儿道,“如果钱不够的话,等明天陆白将安氏的股份转回给我后,我先去安氏提一些分红吧。”

    展倩马上放开了她的手,定定地看着安夏儿,“我说,你果然是回去让陆白转股份了么”

    “”安夏儿愣了一下,“这是当然的吧,我就算要走,也要拿走自己的呀。”

    展倩叹了一口气。

    看了安夏儿久久,始终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口。

    她到前面去倒了两杯咖啡,考虑到安夏儿怀孕了,又将其中一杯倒了,重新换了白开水,端过来。

    她坐在安夏儿沙发前面的榻榻米上,喝了一口咖啡,“小夏,你真准备跟陆白分开”

    安夏儿端着杯子的手一滞,“不是我要分开是,他要让我走”

    “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让我委屈求全么。”安夏儿喝了一口水,“你想说陆白那样的男人,女人做梦都遇不到是么。为了这个陆少夫人的身份,为了以后的荣华富贵,哪怕是在陆白那里受了委屈,也该忍忍是么”

    “起码大部分女人嫁到了那样的富豪,都会选择忍。”展倩虽然很高兴安夏儿信任她会投资她开报社,但一些现实的问题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安夏儿说一:

    “或许你会觉得我世俗,但你知道多少女星嫁入豪门后日子过得并不如意么但有些女人宁愿选择感情的不如意。起码保住婚姻衣食无忧,在外面光鲜靓丽,说白了,只要有钱。”

    “”

    安夏儿喝着开水。

    蒸胖的白雾中,她睫毛覆下,看不清她的眸色。

    多么现实的问题,只要有钱一切都要忍么

    “再说白了,如果问一些女人要牺牲爱情但可以嫁入豪门,我想很多女人都会前扑后涌。”展倩明白地说道,“我说的话可能比较难听,但现实就是这样,小夏你还年轻,你可以选择更好的生活,陆白可以成为你最强的后遁。”

    展倩明白,就算安夏儿以后是有安氏的股份,但面对安家和慕家估记也会很辛苦。

    况且,她还有身孕。

    而她可能只要道一下歉就能保住的婚姻,有时面子这东西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重要。

    安夏儿抬起眸子,带着一丝微笑,“如果我跟他离婚,我就做了一件最蠢的事是么放弃了一个亚洲第一的富豪”

    展倩看着她,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摇头。

    “我不是不能忍受委屈。”安夏儿将杯子放了下去,抿着唇,“起码对于安家,我忍了太多,我并不是那种没有吃过半点苦的富家千金。”

    “我不是指这样”

    “但是,这要看给我委屈的人是谁。”安夏儿手指轻轻描绘着杯沿,唇边的微笑有点苦涩,“如果,我不爱陆白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要不要忍气吞声。毕竟陆白的强势与冰冷,女人面对他会受委屈,我感觉这并不意外。”

    “但是。”安夏儿眼眶微微泛红,缓缓抬起脸,“我爱他,那在我眼中,他就不是陆白或是帝晟集团的总裁,他是我的丈夫,他可以生我的气,我做错了或做了令他不满的事,他可以责怪我,但他不能让我滚,他不能赶我走”

    展倩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可能不该说那些,赶紧道,“小夏,其实我只是打个比方”

    “可能我这个想法有些矫情吧。”安夏儿很认真地道,“可我真的觉得很委屈,我当时想告诉他我有了他的孩子,他都没听我说完就让我走”

    那时候她的心是一片寒冷。

    “我当时就在想。”安夏儿声音有些哽咽,“就算我要求他放走祈雷,就算他的商业机密被泄露了,他的利益受损了,但是,难道我没有他的那些商业利益重要么”

    “以至于,我冒着会让他的商业机密再度泄露的风险放走一个同学,他宁愿让我滚”

    她比不上他公司的利益重要

    所以她做了会损害他利益的事,他便让她走她跟他的事业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安夏儿看着手指上那枚忘记放回去的婚戒,那话,不过你认识我吧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小孩的小名叫lulu好不好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