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16章 又来百般纠缠她!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216章 又来百般纠缠她

    安夏儿走进大厅时,就看到那个浑身散发着冰寒气息却俊美若神邸的男人在大厅里面,眼神冷漠地就像是在藐视一个没资格望向他的蝼蚁。

    魏管家负着手站在他旁边,女佣也面无表情。

    显然没陆白的同意,他们不能去欢迎安夏儿,只有等安夏儿表态先。

    原来他在。

    安夏儿收回视线,深呼吸一气,忍着那几道要在她身上戳出几个洞来的视线,绕过陆白前面沿着客厅的边沿走到楼梯那边。

    身后那个沉冷的声音传来,“去哪,你还想做什么。”

    连疑问句都不是,像直接是在拷问。

    安夏儿扶着漂亮楠木扶手,手指微微收紧了些,“放心,我上去拿了我的东西马上走,绝不会不要脸地留下来。”

    陆白英气的眉心,立即蹙了起来。

    女佣脸色变了变。

    魏管家心里一声哀叹:完了。

    少夫人回来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

    但陆白却像是没什么反应,带着一贯的淡雅微笑,冰凉地道,“马上走安夏儿,你还想走去哪”

    “这是我的事。”安夏儿回了半个侧脸,看着沙发区那边的英挺背影,“再说了,你问这话不是很奇怪么昨天陆先生不是让我滚么,我现在如你所愿,我可以滚得远远地,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安夏儿很鄙夷她的这点自尊,其实她真的想抛弃所有的尊严,求陆白原谅她

    陆白叠着腿,搁在膝上的手指慢慢收紧。

    每当她改口叫他陆先生的时候,他总是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女人跟他突然撤开的距离,就像一开始那样,警惕提防他,甚至晚上还把房间门反锁着,生怕他会大半夜去袭击她一样。

    “那我叫你去死,你也会马上去死”陆白修长的手指端起酒杯,轻轻地掂着杯杯,没有喝,“安夏儿你若是那么听我的话,我让你离慕斯城远一点,你怎么就那么喜欢违背我的意思,总喜欢在外面碰他”

    酒杯轻轻摇晃,白葡萄酒在杯中轻轻荡漾,映着他高贵澄亮的褐眸。

    他的酒一很偏烈,但他已经习惯了,似乎酒精总能让他更冷静,也更无情。

    “”

    安夏儿回过头看着他。

    果然,她昨天遇到慕斯城的事还是传到了他耳中么

    “安夏儿,我在问你话。”他唇边泛着料峭的弧度。

    安夏儿一颗心脏坠入了冰窖。

    叫她去死

    “凭什么”安夏儿抿了抿唇,“我的命是我妈妈给的,你没有权利让我去死。”

    陆白喝了一口酒,再次笑了,“这不是挺清楚么。”

    “”但他的笑在安夏儿耳中听来,简直就是讽刺她没种,安夏儿咬了咬牙,“你既然这么看不惯我,那就离婚吧,反正谁也不知道你陆大总裁结婚了,离婚后,照样是国内第一白金级钻石单身,影响不了你的清誉。”

    “你说什么”陆白声音蓦地沉了下去,“离婚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这两个字”

    魏管家看见陆白的手指微微抖动。

    “这不是你的意思么”安夏儿笑了笑,“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必在一起了了,我没了安家可以,我没有你想必也行。”

    话说出口,清清淡淡,轻得就像羽落地。

    心脏就在缓缓发出裂痕,慢慢流血

    是的,她没有他或许可以,死不了不过 ,心会死,以后或许会失去爱的能力而以。

    陆白的手紧握了起来,“安夏儿,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是你昨天让我生气了。”

    “我惹你生气,我不否认。”安夏儿眸子微湿,“但我有权利那么做,你给我的权利,你给那个领带夹给我的时候,你说过到时我拿出来无论我提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我。”

    “无论我的要求是什么,合不合你心意。”想到这,安夏儿苦笑了下,“但昨天你后悔了,因为我提了一下令你不高兴的要求。”

    “安夏儿,他是商业间碟。”陆白咬牙,冷声提醒她。

    “我知道,他罪该死么。”安夏儿心里酸酸的,“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他可能确实泄露了记忆器的事,但我只不过想给他一条活路”

    陆白的手,越握越紧。

    “所以我放走他,也许我在你这里说不过去,你认为我做错了。”安夏儿声音有些哽咽,“或许我真的做错了吧,但我有我的理由,你因为这事让我滚,或者跟我离婚,我没什么意见,我会走的。”

    “安夏儿,这就是你的意思回来跟我提离婚”

    安夏儿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她怎么可能希望跟他离婚,也许她的孩子以后就没父亲了。

    “我只是回应你昨天的话,我放走了一个侵害了商业机密的人,我会负起这个责任从你的世界里滚出去。”安夏儿道,“至于你说我在外面碰到慕斯城的事”

    安夏儿笑了一下,“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么,什么叫我喜欢在外面碰到他他说慕氏收购了那一带的地产业,我在那个公寓区碰到他,是因为我的朋友住在那里。”

    “我就问你,你刚才是不是说要离婚”

    陆白抿着薄美的唇,几乎一字一句,字字冷冽。

    安夏儿眼泪不听话的涌了出来,“昨天是你让我滚滚就滚你还问我去不去死你既然这么觉得我碍眼,离婚也只是顺了你的意吧”

    “还有”安夏儿声音颤抖着道,“请陆先生把安氏的股份转回我的名下吧,我感谢你帮我夺回来,但这是夏家的遗产我不能不要更不能出去饿死”

    说完她跑上楼去了。

    再迟一刻,她都怕她会哭出来特么,太委屈了,让她滚的人也是他。

    现在她要滚了,他又不满了了,还问出她去不去死的话

    太欺负人了

    安夏儿跑回房间后,砰地关上了门,靠在门背后抽泣起来。

    大厅。

    陆白手指一用力,酒杯碎了。

    碎片刺进他的虎口,腥红的血流下来。

    “大少爷”魏管家脸色大变,“来人,把药箱拿过来。”

    “是。”

    女佣应声而去。

    魏管家看着陆白手上的血,急得不得了,“大少爷你这又是何必,你没有要赶少夫人走的意思,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少夫人肯定也不是有心的,她不会想和您离婚的。”

    “离婚”

    陆白声音微微有点颤抖,似乎没有想到安夏儿会说出这两个字,她竟然跟他提离婚

    药箱拿过来后,魏管家亲自用镊子将陆白手上的杯子碎片拔了出来,又以最快的速度仔细消毒止血,用纱布包扎上

    女菁菁脸色灰白地道,“大少爷,这样不行,我去叫医生过来再帮您看一下伤口。”

    “大少爷您别少夫人较劲了,您不想让少夫人走就跟她说吧。”魏管家劝道。

    陆白对于手上的疼痛没有半点反应,像神一般坐在沙发上,薄唇边笑了笑,“她想走是么,那就让她走吧,别说我强迫她。”

    “大少爷”

    安夏儿随便在房间里拿上了她的工资卡,以及一些属于她名下的东西,。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魏管家已经帮陆白将手包扎好了,连地毯上的杯子碎片都打扫干净了。

    空气中有一丝药的味道。

    安夏儿鼻翼动了动,看了一眼楼下的大厅,陆白还是像她上来的时候一样冷傲地坐在那里,没什么异样。

    “东西拿好了”陆白没有没头。

    安夏儿站了一会,走下去。

    在楼梯口,她红肿着眸子看着陆白的背影,“我工作室里的东西太多,改天我会专门叫辆车过来搬,至于你送我的那辆车我会还给你的。”等保险公司修好了。

    陆白手又握了一下,血从洁白的纱布里渗出来。

    魏管家冷肃地道,“少夫人,你什么时候跟大少爷这么见外了真要还,你还得清么你和大少爷认识以来,他帮了你多少”

    “”安夏儿看着陆白, “这也是你的意思么要走就把欠你的全部还上”

    陆白没有回答她的话,站了起来,“安氏的股份转移文件,三天后来帝晟集团,我会转回你名下,至于离婚到时你再给我一个确定的回答,如果这是你的意愿,我会成全你。”

    清冷颀长的背影穿过诺大的大厅,离开了。

    安夏儿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酸酸的。

    什么她想要,这不是他想要的么

    安夏儿收回湿湿的眸子,向大厅门口增去。

    魏管家和女佣站在身后看着她。

    “”

    大家都想出声。

    但陆白是个骄傲的男人,他不允许自己哪怕是自己的下人去低声下气,求一个想离开的人。

    安夏儿的步子离开大厅里,变得无比的沉重,她回了一下头,见陆白连个人影都没了,连魏管家和女佣也没有一句话。安夏儿咽了咽,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大厅。

    别墅外面的保镖依然笔挺地站在岗位上,黑色的西装、墨镜,冷酷得没有一点表情。

    安夏儿无比心痛,比当时离开安家时还难受她低着头加快步伐,一股着气地离开了第九区的大门外面。

    计程司机在外面等着。

    九龙豪墅的书房,陆白浑身散着可怕的气息,对身后走进来的管家道,“让人盯着她”

    “是。”

    想离婚,做梦

    安夏儿回到展倩的公寓后,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

    有人说,阿斯顿马丁就是一个矛盾体,酷帅,张扬,但又内敛,看到会让人止不住地停住目光

    一如这台限量版的黑色阿斯顿马丁的主人,这个靠在车头上抽着烟的黑眸男人,百般伤害她之后又来百般纠缠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