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11章 陆白的深沉与可怕!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211章 陆白的深沉与可怕

    “”裴欧尴尬了。

    “记忆器是由我的团队所开发,就算泄露出去,也是我的事与你们军方有多大关系”陆白冷道,“我让她走仅仅是因为她没有选择和我的感情。”

    陆白手紧紧握成拳,褐眸里泛出冷锐冰寒的光。

    安夏儿那个女人

    她居然不顾和他的夫妻之情,也要放走她那个同学

    那对她而言,他陆白算什么,是不是还不如她一个同学的性命重要

    想到这,陆白目光越发冰寒。

    裴欧耸了耸肩,“好了,算我自作多情了,原本想着要是因为我的话让你们两个出现感情危机,我多少还有点过意不去呢,既然没我的事,那我就放心了。”

    只是他没想到,陆白真的会当场让安夏儿走。

    虽然他确实想看陆白表一下态,看这个冷戾铁腕的帝晟总裁对于他身边的人,狠不狠得下心

    但不愧是他,果然没有死角呢。

    裴欧对陆白,再次感到震惊

    末了裴欧又道,“不过你跟安夏儿的事我确实管不着,但ry的事可是我们先前说好的合作项目,如今一个看过了ry机密的间碟放走了,这件事,陆白,必须想个办法。”

    陆白没有说话,依然站在和安夏儿刚才分开的地方,高大冰冷,“这件事,不用你管。”

    “既然你与安夏儿的事与我无关,那我就先走了吧。”

    裴欧出去的时候,秦秘书刚好进来。

    秦秘书走到陆白身后,“陆总刚才你下令放走那个人,是少夫人的意思”

    陆白拿起安夏儿放在一边的领带夹,看了一会,冷笑,“你觉得除了她,还有谁能让我放走一个间碟。”

    “”

    “我再次把这个东西送给她,想不到,她竟用在这种地方”陆白拿着那个领带夹的手猛地一握,高贵的褐眸有着破裂的情绪,“她竟然用来救别人”

    秦秘书没说话了,其实他已想到。

    安夏儿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那个潜入白夜行宫的人却没有通知外面的保镖,肯定是想放走那个人。

    “我问她,是选择回到我这边,还是坚持要我放走那个人。”陆白握着领带夹的手,微微抖着,“她竟然毫不犹豫放那个人走,安夏儿,她真是好样的。”

    “陆总”秦秘书说不出任何进劝的话,“那现在打算怎么办”

    陆白手放了下去,沉声哼了一声,“她既然认为我对她而言还不如她一个同学重要,那就让她滚吧。”

    秦秘书静默了一分钟,紧握的手松开,又握紧。

    陆白和安夏儿是如何走到今天,他作为陆白身边的一名高级秘书看得一清二楚。

    想劝说的话,到了口边,却发现无全不知从何劝起。

    “陆总,是真的么”秦秘书始终不太相信,“你真要让少夫人走还是因为当着裴少的面”

    “虽然有必要让裴欧知道一些事,任何人都别想在我陆白这占到什么偏宜。”陆白冷道,“但说底,这也终归是我和安夏儿的事。”

    半天,秦秘书才点下头,“是,陆总。”

    “至于那只逃走的老鼠”陆白看着远处雨雾下的海面,阴沉地道,“安夏儿不说是她的同学派人去找到那个人,他若是跟南宫家族的人接头了”

    后面的话,陆白没有说下去,紧握的拳头发出关节的声音。

    但他里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秦秘书从他可怕的话里听明白了,“是,陆总,我马上交待下去,让修桀盯着南宫家族那边。”

    陆白淡雅的褐眸映着黑沉的海面,连他的眸心也暗沉了下去,一如地狱深渊望不见底。

    他冰冷地笑了一下,“安夏儿,我是答应过你放走他,但只是一次而以”

    离开白夜行宫之后再落到他手上,不代表他会放过那个人第二次,看那个人怎么死

    陆白的深沉与可怕,绝不只是眼睛所看到的。

    这一天,雨下得特别大,天地变色。

    安夏儿离开白夜行宫后,雨势大得能见度只有几米了,她停在了高速上的紧急停车带。

    雨拍打在车窗上的声音,震耳欲聋,外面雨雾中都是车尾上的红色双闪信号灯。

    整个世界一片灰黑。

    安夏儿心沉到了比海底更深的地方,陆白那声的冰冷的滚,一遍遍地敲击碰撞着她的心脏

    你已经解释过了,不必了

    滚

    那一刻,安夏儿突然感觉他们好不容易走近的距离,又拉开了

    她自从嫁给陆白,一直都觉得自己无论身份和背景,都配不上那个完美尊贵的男人,她努力想走向他。

    不只是身体,而是他们的心也能靠近,近到她不会再害怕会失去他。

    不想,陆白现在又远离了她,他们的距离似乎要像天与地之间的那么远了。

    “呵呵呵”安夏儿伏在方向盘上,低着头笑得苦涩,眼泪掉得像外面的雨一样,“陆白,你说过不论发生什么也不会让我无家可归,你可以把九龙豪墅给我,但你大概忘了吧你也答应过我,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赶我走。”

    但她现在,就是被他赶出来的一点情面都没有。

    虽然她是放走了祈雷。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放走了她一个同学,跟陆白就回不去了呢代价太大了

    电话响了。

    “嗯”安夏儿泪眸猛地放大。

    她第一个就想到的就是是不是陆白打过来的,他后悔了,他要收回他方才的话,要让她回去

    安夏儿几乎以最慌忙的速度拿出手机。

    但当看到来电显示中的展倩时,她眼里升起的一线希望,再次又缓缓灭了。

    “”

    电话一直响着。

    展倩那边还等着她的好消息。

    安夏儿手发抖地接下电话

    “小夏,你总算接电等方面了”电话里传来展倩兴奋的声音,与这边阴沉悲哀的气氛截然不同,“我先前打了几个你的电话,你都没接,快说说看,陆白怎么说”

    “让我滚。”安夏儿苦笑说。

    “啊再说一遍,我没听清啊。”

    展倩表示她的耳朵一定出现问题了。

    “他说让我滚。”安夏儿重复了一遍。

    电话里静得一下像消音了似的。

    足足有两分钟。

    展倩用了两分钟去消化并反应安夏儿的话,“你说陆白让你滚他,他难道不要你的孩子”展倩的声音几乎都在颤抖,像安夏儿一样受了天打雷劈般的打击,不敢相信听到的事实。

    “不”安夏儿喉咙哽塞得像吞了蜡,一片苦涩干痛,“他还不知道我怀孕的事,他没有听我说。”

    “那他是什么意思”展倩叫道,“他为什么让你滚,他几个意思,是大总裁就可能这样变化无常么”

    “展倩。”安夏儿咬着唇,“他生气了”

    “小夏,你先冷静一下,到底出什么事了。”展倩不明白,“今天上午从医院离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你有了和他的孩子啊,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到底是怎么了”

    安夏儿也没有想到,今天她怀着甜蜜又期待的心情想去白夜行宫等陆白,想当面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不想,在那遇到了她大学的同学祈雷。

    而祈雷是潜入陆白这边盗取商业机密的人可她却不能不闻不顾,她有理由去救他。

    无论是为了祈雷奶奶,还是为了祈雷以前在大学里帮过她。

    “我”安夏儿心情像吞了苦胆,一片苦水,“我在陆白那边碰到了我一个大学的同学,他是一个潜入陆白这边的商业间碟,但是,他是我在大学最好的同学,他奶奶病了,他急需要钱所以听从了他人的指使”

    “啊”展倩惊得无从反应,“商业间碟,潜入陆白那边想偷帝晟集团的科技”

    安夏儿呼吸在发颤。

    “小夏,我听说过上次潜入帝晟集团的商业间碟的下场,太可怕了。”展倩显然知道这件事,只是一直没跟安夏儿说起,“那个间碟虽然只判了十年,但听说三年前死在监狱里,得罪陆白的人是没好下场的,这是商界不成文的规定。”

    “我知道”安夏儿咬着唇,眼泪一直掉,“我就是不想让我那个同学那样死掉,因为我认识他奶奶,那是一个很和善友好的老奶奶,以前知道我们天天吃学校的饭,她给祈雷送饭过来时,还帮我做我”

    展倩没说话,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吸了一口凉气。

    “我不忍心看那样一个老人家失去她唯一的孙子。”安夏儿声音走调了,咬着唇,“而且,我跟祈雷是最好的同学,我也不忍心看他死,我相信他会改过的。”

    祈雷并不是有意那么做,他只是急需要钱,想给他奶奶做手术。

    她问过陆白,如果她把祈雷交给他,祈雷会不会死。

    陆白那么肯定地回答她,会。

    陆白眼里,容不下间碟这种东西敢不要命潜入他身边盗取商业机密的人,没有活路。

    “祈雷是你那个同学么”展倩声音也变了,“所以你求陆白放他走”

    安夏儿没出声,但她的抽泣清淅地顺着电流,传到电话的另一端。

    展倩咬牙道,“小夏,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我们做不到两全齐美知道么你同情别人,不想受到良心的谴责,那你就会牺牲掉你自己的幸福”

    安夏儿泣不能声,眼泪断线地滴在她的袖子上。

    “就算你把那个祈雷当同学,看在他奶奶的份上想放过他。”展倩又道,“但他也不一定设身为你着想好么也许在他眼里,他只要能凑到钱给他奶奶做手术,其他人的死活对他而言都不要紧。”

    安夏儿手一点点握紧。

    也许是她感性了。

    但她当时只是想住掉一个同学,第一直觉不想让祈雷就那么死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