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4章 摸头杀~

时间:2018-04-19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114章 摸头杀~

    “安家对我的伤害,你弥补不了,因为你亏欠我和夏家的太多。”安夏儿道,“而且你本该将属于我亲生父亲的东西还给我。”

    安雄忍了一会,压仰在内心里面的东西终于爆发了,“安夏儿,我为什么要给你50安氏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安雄的功劳你什么也没做在安家长大你就要分安氏的一半么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给你”

    “因为那另一半的股份本来就不属于你。”安夏儿也冷声道,“当年开创了安氏公司的另一位股东也投入了一半的资金,你又凭什么侵吞他的东西”

    “夏国候死后,是我一直在支撑着安氏”安雄拍着自己胸膛,“不是我安雄就不会有今天的安氏,对于公司我比他做得多,我功劳大过他。”

    这是安雄不甘心也不情愿给出去的原因。

    当年的唯丽根本比不上今天的安氏。

    这些年夏国候死后是他一直在经营安氏,夏家没有一个人有出力,他怎么就不该多占一些股份呢

    “那也不代表,你就能完全把安氏占为己有。”安夏儿笑了笑,“10的股份,以前我还受宠若惊呢,还以为你对我真是疼爱有加如今看来,是我把你们这些人想得太简单了”

    “安夏儿我养大你对你也有养育之恩”安雄气怒叫着。

    “养育之恩就不用提了,那是因为你拿了夏家的东西,帮他们养女儿是应该。”安夏儿怎么可能分不清这一点,“我今天话说清楚了,安家若是不把属于我的还给我,我一定会让安家吃官司我会告到安家跨台”

    安雄看着这个19岁的养女,简直不敢相信她是安夏儿,就在几个月前她还是那天真烂漫的二女儿。那时,他这个父亲说什么她都会乖乖地听话。

    自从将她赶出安家后,她就看着变化成长。

    如今竟然能脸不变色地跟他这个养父谈判了

    难道她受了打击之后,变化得这么快

    安雄声音发抖了,“你一定要这么跟安家较真是么”

    “当然,爸爸。”安夏儿一半讽刺一半警告叫了他一声,“这本来就是一件严肃的大事。”

    “没有商量了是么”安雄继续眼睛发红地看着她。

    “有啊,我的要求向来简单。”安夏儿微笑着,“把安家欠我和夏家的还给我。”

    安雄气得肩头直起伏,对于安夏儿的这个要求,他不说话。

    “对了,我今天来顺带还有另一件事。”安夏儿拿着包包,站了起来,“当年夏家的墓碑在哪里呢,虽然我失去了在夏家的记忆,但好歹是我的亲生父母,如今我也该去看看他们。”

    夏家的墓碑在s城的一座欧式墓园。

    但说是夏家,其实也就是夏国候和他妻子两个人的墓碑。

    至于夏家有没有其他的人了,安夏儿没有问安雄,墓碑上也没有写,墓是安雄以夏国候朋友之名立的,墓碑上只简单记着夏国候的生前事迹:

    [唯丽]化妆品公司董事之一,与其妻从海外归来,投身于制香以及化妆品行业。于一九xx年夫妻车祸意外身亡,享年xx岁。

    夫妻两人的身份背景都没写,只知道夏国候和他的妻子是从海外归来的。

    看着墓碑上简单的介绍,安夏儿笑了笑,“写成这样,唯丽妆化品董事之一,而安家又把公司名改成了安氏,我若是不知道我的身世就算看到你们的墓碑,也联想不到你们是我的父母”

    安家做得太绝了。

    不断隐瞒了她的身世,还在夏国候死后霸占了整个安氏。

    “希望你们在天有灵,这回能安心了。”安夏儿将两束花,分别放在夏国候夫妻墓碑前,“我一定会让安家把你们的股份吐出来,尽量不与你们做dna比对,毕竟你们既已去了天堂,再令人挖掘出你们的尸骨也会打搅你们。”

    一阵微风吹过,吹动着安夏儿微微长长了一点的头发,她的话语在风中缓缓飘散。

    她看着眼前这两座墓碑许久,可能是她对亲生父母没有记忆的原因,这会也掉不出眼泪,只是心里有着淡淡的惆怅,很揪心。

    她从不知她的亲生父母是谁,而知道后,他们却已经死了。

    安夏儿在墓碑前站了两个小时后,身后传来陆白声音,“可以回去”

    安夏儿愣了一下,回过头看到陆白的车停在身后,还有那两个跟着她的保镖。

    “你怎么来了”安夏儿站了起来。

    “你今天打电话给我不是说你去安家了么”陆白走过来,褐色的眸子温和地看着她,“怕你被安家拆吃入腹了。”

    听着陆白的话,安夏儿又气又好看,“你才被拆吃入腹呢。”

    他居然说怕,是担心她么

    安夏儿心里竟有些高兴

    “我”陆白轻笑着,看着她前面的墓碑,“他们吃不下我。”

    仅仅一句话玩笑,便彰显出了这个男人的强大,是的,安家还没有本事与这个男人对抗

    安夏儿看着西装整齐的陆白,他美到令人窒息的侧脸庞,“所以你来这里是找我但你怎么知道我来这个墓园了”

    “不找你找谁。”陆白眼角扫了她一眼,眼神坦克似乎在说她幼稚,“你以为我让跟着你的两个保镖是摆设,连你的位置都不知道”

    “哦”安夏儿反应过来,回头看着那两个保镖,“他们打电话告诉你的是么,刚好,我也想跟你说下这件事,你知道对外界而言我就是一个离开安家的安夏儿而以,我没有什么能力请保镖的,带着保镖到处晃这太夸张了,不用了。”

    陆白没有理她的话,看了一会面前这个夏国候的墓,“既然你来看过你的亲生父母,那就回去了吧,他们死去那么多年能够等到他们女儿来看望他们,也可以瞑目了。”

    “有你说这么的么。”安夏儿一边与他争辨一边的的返回车子那边,“对了,你是怎么时候查到我是夏家的女儿之前就知道么”

    “不是很久。”陆白道,“之前是在考虑怎么帮你找个机会揭开这件事,毕竟涉及安家侵吞了夏家股份,我当然是要帮你要回来的。”

    “然后呢”

    安夏儿杏眸亮亮地看着他。

    她突然很感兴趣,他会为她做到什么份上,能被陆白重视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然后安雄向帝晟集团递了预约函。”陆白唇角泛了一下,“所以那天晚上我让你答应他们来帝晟集团,既然安雄他要抓着你工作的事不放,那就给他挖出点陈年旧事吧。”

    “我当时都不知道你的这个打算啊。”安夏儿眨了眨眸子,“我以为你就纯粹想告诉他和慕斯城我在帝晟集团上班,免得他们怀疑。”

    “当然,这也是一个顺带的原因。”

    陆白淡淡笑了一下,在车前停了下来,看着安夏儿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

    这个女人没有了平时对他的尖锐,换之是她温顺的态度,或许是因为她看到他帮了她的原因她终于相信他了

    可他不一直说会帮她么

    面对陆白目光不睛看着自己的目光,安夏儿有点羞郝的移开视线,“干嘛这样看着我”

    陆白笑笑,伸出修长的手指将一丝被风吹到她唇上的头发拿开,“没什么,走吧。”

    但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安夏儿却愣在当场,心脏小鹿般乱撞。

    “嗯。”

    她轻轻应着,跟在他身后上车。

    他们这样,简直就像

    恋爱

    不,他们已经结婚了。

    安夏儿赶紧甩了甩脑袋。

    晚上回到九龙豪墅,晚餐时。

    安夏儿问陆白,“你昨晚和今天都在忙什么”

    “我一直很忙,只是你没问过。”陆白一句话,把安夏儿说到语滞。

    安夏儿想想她确实没问过,以前她想着避开陆白怎么会亲自问他在做什么呢

    中间陆白说了句什么,她也没听到。

    安夏儿看着陆白在对面优雅用餐的画面,突然感觉他像天生的贵族,想用手机将这一幕拍下来,不知不觉,她盯着对面发呆了,意识神游到了很远的地方。

    最后陆白看了她一眼,“你口水流下来了。”

    “啊哪里哪里”安夏儿马上回过神用手擦嘴边,“没有啊,哪里有口水,流到哪里去了”

    就在安夏儿惊慌之余,看到陆白唇边掠过一丝戏谑她便马上明白自己上当了。

    “哼,骗我。”她埋下头继续吃,她说呢,她怎么可能花痴到流口水的程度。

    陆白用完餐后,“吃个话你还能走神,安夏儿,你刷新了我对你的认识。”

    安夏儿脸上一下红到了耳根,“走走神怎么了,我刚刚在思考人生大事。”

    欣赏美男,培养自己的审美观

    今天他们吃的是中餐,陆白见安夏儿咬着筷子可爱模样,放下餐具后在她身后俯下身来,在她耳畔道,“你若是这么喜欢看我,要不晚上来我房间看个够”

    安夏儿冷汗直淌,快速扒起饭来,脸上又红又烫,“不不不用了,陆大总裁日理万机,我不能打扰陆大总裁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