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644章 鬼母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精彩小说免费!

    周凤尘在念的是普通辟邪咒,对付水里的东西,在本命法宝没有练出,距离又太远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好办法。

    谁知念了一会,这咒语根本不起作用,四周阴凉的气息照样席卷而来,那怪物的笑声更大了。

    而木船仍旧游的跟龟爬似的。

    船家和一对男女青年本来还怀疑周凤尘是个法师、世外高人,可见这情况,希望瞬间破灭,恐惧感加深,拼命的大叫起来。

    周凤尘只好尴尬的停下来,问道:“十三、元智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张十三郁闷说道:“离那东西太远了,够呛啊!”

    元智和尚说:“要不我元神出窍试试?”

    话音刚落,水下忽然传来一阵哗哗的声响,一大波阴影将小木船团团围住,阴影中似乎有一道道鱼一样的东西,紧接着一张张惨白的人脸裹着乱七八糟的乌黑头发迅速跳了上来。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船上的人都有点懵。

    “孽畜!大胆!”周凤尘首先反应过来,立即双手结印,内丹之气加持,“疾!”

    气势一荡。

    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人脸迅速被震飞出去,随即沉入水下。

    然而短短的功夫,却有人中招了,后面的男孩子和元智和尚的手都被人脸咬了一口,顿时鲜血淋漓。

    “怎么样?没事吧?”周凤尘急声问道。

    元智和尚抱着手腕,“他娘的大意了,不知有没有毒?”

    后面的男孩子也抱着手腕,又疼、又怕,脸色煞白,满头大汗。

    那女孩子干脆吓的哭出了声,旁边船家撅着腚,趴在船中间,一副鹌鹑样。

    “嘿嘿嘿……”远处那怪物已经看不清在哪了,不过笑声更加急促的传来,水下黑影密布,似乎有重新跳起来的架势。

    “我自己划吧。”张十三这时把元智和尚推到一边,边划边说道:“阿尘!这些人脸好像是那雾气中的怪物招出来的,你悠着点!”

    “知道!”

    周凤尘看向四周,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印,“疾!”

    嗖嗖嗖……

    十几张符箓自行飞出,泛着幽幽的黄光,笼罩船四周的水面上空。

    “天焘光,地煞暗,阴阳两极混元一气不消散,诛魍魉,慑鬼祟,一喝一破灭!急急——如令令!”

    嗡——

    符箓黄光大胜,直透水底。

    “啊……呀……”

    嘶哑难听的怪叫此起彼伏,很快四周水面漂浮起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鱼身、人脸、四蹄的怪物,跟蛤蟆一样翻着肚皮,不过人脸真是人脸,白啪啪的,此时痛苦的扭动着,别提多渗人,多恶心。

    元智和尚捂着手腕,瞪大眼睛,“嚯——美人鱼啊!666。”

    张十三骂道:“你他娘的恶心不恶心?这时候还有闲心开玩笑!”

    元智和尚嘿笑一声,“你这人一点都不风趣。”

    船家和那对男女此时下意识抬起头来,看着四周的怪物吓的“啊”的大叫,再颤抖着看向一堆漂浮的符箓和周凤尘,脸色完全变了,他、他是个什么人啊?真是法师吗?

    周凤尘收了符箓,抽出百辟刀,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随后一弹刀刃,“玄二十二,御刀术,疾!”

    嗖——

    百辟刀凌空一闪,砍向最近的一张人脸,那人脸毫无抵抗能力,顿时被切的西吧碎,奇怪的黑血溅的到处都是,腥臭味和临死前的惨叫也跟着传来。

    船家和那对男女吓的赶紧往周凤尘身边靠,仿佛这样才安全点。

    周凤尘右手食指、中指并拢遥遥指挥,百辟刀飞舞不停。

    噗嗤、噗嗤……

    切肉声不断,惨叫声不断,黑血乱飞,很快人脸死伤殆尽,船四周漂浮着一层稀饭一样的浓稠液体和残肢。

    船上的六人被黑血溅的跟泥猴子似的,张十三边摇船边气的大骂,“阿尘!你大爷的能不能斯文点?”

    “不能!”

    周凤尘收回刀子,在河水中清洗了下,看向对面。

    只听那雾气中怪物的怪笑已经变成了痛哭,似乎还有隐隐的咒骂。

    周凤尘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阴阳有路,各朝一边,再敢胡搅蛮缠,休怪本座杀的你魂飞魄散!”

    恐吓这招还挺管用,怪物的哭声立即消失了,四周水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张十三一见,奋力划起船桨,周凤尘也上前帮忙。

    两人合力,没过多久,小木船终于靠岸了,六人几乎是逃也似的跳上岸,一连跑了半里地才停下。

    这里离河水已经很远了,前面黑乎乎的,也不知是哪,六个人喘着粗气,就地坐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船家看向周凤尘,凑着小心问道:“您……是先生吧?”

    那对男女也目光灼灼的看来。

    “先生”在民间是一种对江湖异人的代称,比如风水先生、阴阳先生等等,反正很牛逼,而不是真的只是一种对成年男性的敬称。

    “勉强算是吧。”周凤尘点点头,问船家,“你既然在河面上载人,应该听说过刚刚那怪物吧?”

    船家叹了口气,点头说道:“当然听说过,这东西我们喊它河妖姥姥,打几十年前开始就有了,它只在每年六七月份最炎热的时间段才出现,而且白天不出,黄昏到夜里才出现,其余时候倒是没有,每当这段时间河里是不下人的,船也给拉上岸了,大家过河都是从西面桥上走。”

    说着指向青年男女,“今天他们出大价钱要过河,我吧,听说过河妖姥姥,但是……还真没亲眼见到过,所以贪财就来了!没想到今天给碰上了,要是没有先生,这会儿该是给河妖姥姥打牙祭了。”

    青年男女脸色尴尬,解释道:“我们……赶时间。”

    张十三一直在琢磨什么,这时忽然说道:“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齐声问道:“什么?”

    张十三说道:“这东西叫炎水鬼母,在五行水脉属火的河流中,由淹死的女人经过灵气腐蚀而成,非常邪恶,只怕……咱们麻烦大了!”

    元智和尚皱眉问道:“咱们不是上岸了吗?还有麻烦?”

    张十三指着他的脸,“你现在麻烦就很大!”

    元智和尚的胖脸不知什么时候变的漆黑一片,在最后的天光下,看起来既惊悚又滑稽。

    不仅是他,后面的青年也是脸色黑如锅底。

    两人不由摸摸脸,再对视一眼,都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好看了,元智和尚还好,那青年吓的浑身直哆嗦。

    周凤尘连忙说道:“把手抬起来,看下伤口!”

    两人同时抬起手,这才发现肿的跟馒头似的。

    元智和尚用另一只手按了一下,瞪大眼睛,“完蛋!一点知觉也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