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642章 黄施公和过河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精彩小说免费!

    说到出发,三人本来想过一夜明早再走,结果一时半会睡不着,一咬牙一合计,现在就走算逑,一人收拾两套衣裳,提上随身包,跑到“凤翠年堂”和老板娘打招呼。

    老板娘还挺舍不得,唠唠叨叨半天,什么早点回来、注意安全云云,三人哪里听得进去?交代两句,撒丫子扯呼。

    到了火车站,直接买了三张去湖北省会的火车票,夜里十点上了火车,轰隆隆的出发了。

    半夜三更时,三人一人泡了碗泡面,蹲在车门过道的空地开吃,张十三边吃边问,“咱们得先说好,到底是先找楚潇菱母子俩还是先找那做本命法宝的老头?”

    周凤尘说道:“先找老楚吧,本命法宝早一些晚一些无所谓,老楚娘俩魂飞魄散了,可就见不到了。”

    张十三说道:“然而……我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老楚在哪呢?”

    元智和尚呼噜噜把泡面汤也喝了,就那么用袖子一擦嘴,“她娘俩不是去马家复仇了吗?咱们去马家找啊。”

    张十三又问:“然而……马家又在哪呢?”

    周凤尘停下吃泡面和元智和尚对视一眼,“卧槽!”

    湖北那么大,鬼知道马家在哪里?

    元智和尚下意识起身拍打一下玻璃,回头问道:“能不能先停车?咱们去苏家问问,他们应该知道!”

    张十三翻了个白眼,“神经病!火车是你说停就能停的?”

    “也……是!”元智和尚干巴巴说道:“这搞屁?大意了,走的太急!”

    周凤尘也郁闷的直挠头。

    张十三问:“知道苏家的电话吗?”

    周凤尘说道:“咱们就没有用手机电话的习惯,谁记得号码呀?”

    张十三掏出一台破智能手机,“我倒是有,欠费半年了,也不记得号码!”

    “唉!”三人面面相觑,齐齐叹了口气。

    周凤尘想了想,说道:“十三,你应该是知道孙家地址的吧,咱们去孙家问问,孙怀楚和姓马的认识!”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张十三缩缩脖子,“前面咱们仨刚揍过孙怀楚不说,我师傅和孙家的第一高手孙长清有仇,他们那个家族百来号人,个个都是自以为是的白痴,听说还有特么近亲结婚的习惯,一群神经病!咱们去等于自投罗网,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

    元智和尚说:“咱们不是和孙玉林关系还可以吗?去找他问问呢?”

    张十三嗤笑一声,“孙玉林这孙子在他家屁也不是,而且这小子嘴巴快,我有预感,他们家要是知道咱仨去了,铁定要治我们!”

    周凤尘郁闷说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怎么搞?我靠!”

    张十三琢磨一下,“我认为……我们还是先把本命法宝弄出来的好,然后找人问问马家的地址,实在不行再去找孙玉林,到时候无论出了什么事,有本命法宝护身,都有自保的能力。”

    元智和尚皱眉说道:“等弄好本命法宝,万一老楚娘俩魂飞魄散了呢?时间紧啊!”

    张十三说道:“别怪我说破嘴话,就楚潇菱娘俩那道行,随便一个高人都能给她灭了,如果她们有脑子,慢慢复仇,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等咱们过去,不然半路就被孙怀楚打的魂飞魄散了。”

    周凤尘想了想,“说的有道理,那就先搞本命法宝吧!我有预感,老楚的事好像不太容易,别没帮上忙,把自己折了进去,老楚要是能等到咱们最好,等不到……算她娘俩命薄吧。”

    既然定下打算,就要说到本命法宝的事了,张十三说道:“这个擅长炼制本命法宝的老头叫黄施公,今年得有七十多了,自从内丹被医生割掉后,性情大变,抛妻弃子,离家出走,东奔西跑,也不知在干什么,人家都说他疯了,直到有一天他做了十件本命法宝跑到大街上摆地摊当成挂件卖,三元一件,被行家看见后,你们猜怎么着?”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齐声问:“怎么着?”

    张十三说道:“惊为天人啊,那十件本命法宝件件精品,这他娘的就有点变态了,散修们不说,五家七派全被轰动了,哗啦啦的派了一堆内丹初境的弟子前来求取,但是这黄施公脾气忒大,谁去找他就一句话,老子凭啥帮你?你当自己是老几?然后撒丫子就跑,眨眼看不见人了!再后来干脆谁也找不到他了!偶尔现身一次,就拿着极品本命法宝换糖葫芦吃,弄的大家馋涎欲滴,还有人专门伪装卖糖葫芦的跑他藏身的那片地方晃悠。”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对视一眼,“这他娘的,我们想找到也够呛吧?”

    张十三神秘一笑,“咱们不一样,我有个马仔一准能找到他!”

    元智和尚好奇问,“几个意思?啥玩意马仔?”

    张十三说道:“这黄施公,早年内丹被割,性情大变,抛妻弃子,他老婆一气之下,带孩子回娘家过了,结果不巧遇上发大水,娘俩都被淹死了,事后黄施公跑到大水边上痛哭三天三夜,后来又思子成疾,他姐姐看着可怜,自家儿子又多,就过继了一个给他养老,他这个外甥叫***,十二岁时前往龙虎山拜师学艺,为龙虎山内门弟子,跟着龙虎山小天师也就是我混,大前年出的师,这几年没和我断过联系,要说现在谁能找到黄施公,也只有他了!”

    周凤尘扔掉泡面碗,“相当妥当!咱们就先去找***!”

    ……

    火车轰轰隆隆,一直往前开,周凤尘三人买的是坐票,恰好坐在一桌,开始时看着外面的风景和满车厢口音天南海北的乘客还觉得挺有意思,后面坐的难受了,头晕脑胀,干脆趴着睡觉。

    就这么醉生梦死的坐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地头。

    下了火车,三人马不停蹄的前往江楚市下面的一个县的一个渡官镇,***家就在那儿。

    大巴转中巴,中巴转三轮车,最后还差五十里就到时,不巧!前面路段施工,得换个方法赶路。

    三轮车师傅指着斜对面,“你们要是有急事想过去,不如从那边坐船过洋河,洋河过去步蹬,明早之前能赶到,不赶时间的话,回去从别的路走也成,不过得绕三十里,一来一回得明天中午才能到。”

    周凤尘三人别的不赶,就赶时间,干脆下车付钱,按照三轮车师傅指的方向找过去,准备坐船过河。

    顺着草丛深一脚浅一脚的找了半小时,终于到了“洋河”边上,只见这河河面四五十米宽,水流平缓,下水布满了水草。

    然而……放眼四看,哪有船?

    三人都有预感,玩锤子,被三轮车司机师傅忽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