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636章 两个死抬杠的老和尚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精彩小说免费!

    西域女人猝不及防,踉跄着趴在地上,不过立即翻身而起,转身就逃。

    “逃?”周凤尘脚下一点,跟着追去。

    出了林子,前面是一条荒草沟,那女人闪跃了几下,到了沟对面不走了,回头看过来。

    周凤尘正奇怪着,远处两道黑点迅速靠近,眨眼到了跟前,赫然是另外两个女人,都是二十岁不到的样子,个个妩媚多姿,三人站成一排凶狠的看来。

    其中一个女人恶狠狠说道:“小伙子,你有你的路,我们有我们的路,还请不要多管闲事!”

    周凤尘嗤笑一声,“我是道士,你们是妖,天生不两立,你们祸害人,我便要杀你们,各走各的,人间岂不就乱了套?”

    “既然如此,那去死吧!”三个女人速度飞快,眨眼间将周凤尘围住,各自弓腰,口中发出嗡嗡的声音,接着全方位的抛撒尖针,密密麻麻跟大网一样。

    周凤尘明白了,这玩意是蜂类的尾针,被这三只妖孽练成了法宝。

    眼尖针尖到了跟前,想躲是躲不开的,连忙双手结印,瞬间分身十二道,道道舞着百辟刀,护着全身。

    密集的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很快尖针一扫而空。

    三个女人脸色一变,“这道士道行很高,快走!”

    “走?”十二道周凤尘,每四道围向一个女人,眨眼到了跟前,挥刀就砍。

    三只蜂妖也就毒针强了些,其余手段平平,想跑慢了半拍,很快被砍的踉踉跄跄,惨叫连连。

    周凤尘有心要捉活的,没下死手,见抵抗顽强,挥刀各自斩下一截手臂。

    然而手臂一断,三只蜂妖身上忽然弥漫起了一片浓郁的“花粉”,朦朦胧胧看不清了。

    接着嗡嗡声中,三个女人聚在了一起,背后皮肤破裂,各自长出两对翅膀,直奔半空。

    周凤尘吃了一惊,十二道身体合一,拿出“真言伏龙帕”念咒甩去,“疾!”

    然而三只蜂妖速度太快,“真言伏龙帕”差了一点,没追上,软绵绵的掉在了地上。

    “我靠靠!大意了!”周凤尘懊恼的说了一句,捡起“手帕”跟着就追,追了二里地,前面天空空空荡荡,哪里还有蜂妖的影子?

    只好停下,发了会呆,郁闷的往回走。

    到了刚刚打斗的地方,四处看了一下,把三截断臂捡了起来,此时断臂已经成了漆黑坚硬的蜂腿,外面还裹着人皮,看着非常怪异。

    周凤尘翻来调去的看了几眼,心说完蛋,这东西不像有血液的哺乳类妖祟可以用来追踪。

    就在这时远处两道身影搀扶着走了过来,一个是前面在院子遇见过的老和尚,他手上扶着的是那个几乎吓瘫的眼镜中年人。

    周凤尘疑惑的看过去,这老和尚身上气息平和,不像是有法力的,大晚上出现在这里,还救了眼镜男是几个意思?

    “阿弥陀佛!”老和尚松开眼镜中年人,双掌合十,念了声佛号,“贫僧智元,在杜云山柳水寺出家,见过小道长!”

    杜云山柳水寺?有点熟悉。

    周凤尘想了想,这不是去年阿土婆派山野精怪假扮阿西宫时,老板娘去请高僧,结果请来了五老之一悬空寺法本和尚的那座寺庙吗?

    既然法本老和尚都会挂单的寺院,想必里面的和尚不会是表里不一的假和尚,周凤尘做了个稽首礼,“见过大师!”

    智云大师微微颔首,“小道长可是为那三只妖孽烦恼?”

    周凤尘皱眉问道:“你知道她们?”

    智云大师眉间似有纠结,好一会摇头叹息道:“这三只妖孽与我柳水寺有些渊源。”

    周凤尘稍微松口气,有渊源就说明知道,知道就能抓到,“大师说来听听。”

    智云大师说道:“民国十年,西域番僧嘉善厝东行,来到柳水寺,与家师讨论佛法,周圈一众佛院、寺庙沙弥、僧陀、香客盘坐院中聆听,两位大师谈论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佛法深妙,令人如沐甘泉。

    最后两位大师却因为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起了争执……”

    说到这里智云大师脸色尴尬。

    “什么问题呢?”周凤尘问,瞧智云和尚这脸色,莫非当年俩老和尚讨论能不能玩女人?脑海中瞬间闪过两个白须白眉老和尚一人抱着个小姑娘的场景,不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智云大师说道:“这个问题是,佛曰:众生皆平等,家师以为此平等指众生法性平等,对众生的慈悲喜舍心平等,在因果规律面前平等,而非说众生的际遇平等,地位平等!有人辛苦劳作,获得粮食,有吃有喝,有人好吃懒做,穷困潦倒,食不果腹,你能说他们不平等吗?只是种因得果的问题罢了!

    嘉善厝大师却不赞同,他认为众生应该平等,王侯将相不是天生得来,好吃懒做的人,也是因为环境造成,是因为旁人影响,无指点之人,他们没错……”

    周凤尘觉得挺无聊的,赶紧打断,“这个道理嘉善厝肯定懂,他就是想抬杠!不过……这和三个妖孽有什么关系?”

    智云大师说:“两位大师就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最后说到两个犯了同样错误的人,会不会得到同样的惩罚,家师说人有善恶,看目的不同,做出惩罚轻重。

    嘉善厝说,这就是不平等了,无论对错,有何目的,都应该受到同等惩罚。家师反驳,十恶不赦,冥顽不灵,心无半点佛性之人,佛也灭之。

    嘉善厝大师说,十恶不赦之人只要放下屠刀也可立地成佛,不愿放下屠刀,我佛以身试刀,也要度化之。

    家师指着魔崖悬说,那里有一窝毒蜂,通了灵性,歹毒无比,祸害无数过往路人,老衲数次念经超度无果,准备烧了蜂巢,你可有办法度化?

    嘉善厝颔首,当即前往,盘坐蜂巢下三天三夜,被一群毒蜂吸尽鲜血而死!”

    周凤尘目瞪口呆,靠!两个老和尚死抬杠,其中一个不服,跑到蜂窝下面被毒蚂蜂蛰死了!真是闲的淡疼啊!难怪智云和尚脸色尴尬,原来那嘉善厝和尚是被他师傅抬杠抬死的!问道:“然后呢?”

    智云大师说道:“嘉善厝大师佛法精妙,身具佛光普照,一生光明磊落,怎奈最后落了个被蚂蜂吸死的下场,临死前全身怨念被三只母蜂吸去,佛法越高,怨念越深,三只母蜂三年通灵,十年有意识,二十年化形,为非作歹祸害一方,家师前往捉拿,因为嘉善厝大师的原因,心有愧疚,并没有做出惩罚,而是镇压在三十里外的一处天然洞窟中。

    家师死后,由贫僧经常前去照看,谁知去年趁着贫僧去北方化缘,忽然挣脱封印,跑了出来,贫僧回来后已经寻她们多日了,可惜手段稀疏,无可奈何。”

    说着双掌合十,躬身行礼,“还请小道长帮忙!”

    周凤尘点点头,“没问题!我正要找她们,她们现在会躲在哪里呢?”

    智云大师说道:“有两处藏身之所,一是三十里外的小青山洞,一是方化镇居民张小五家里,那二母蜂化作妇女嫁给了张小五。”

    周凤尘四处看看,“我不太熟,我们一块去?”

    智云大师指着旁边呆愣愣的眼镜中年人,“这位施主吓掉了魂,贫僧先帮他还魂安置,小道长先去,贫僧随后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