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517章 死人和杂技团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当遇到一个超出理解范围、并且可以随时弄死自己的可怕人物时,是个人都会先认怂,所以满大厅的人都跪下了。

    周凤尘受着一群人的跪拜,和白冰一家子震惊、迷茫的目光,却并没有一丝骄傲和享受,反而有些自嘲,自己打不过严峰,也打不过唐姥姥和妖王,两个兄弟至今生死未卜,却逮着一群普通人装逼,有毛的意思

    他之所以这么做,首先是看不过去,顺手帮助白家一下。撞车也好、照顾也罢,因果一结,一了百了。

    其次,他看上了这群混子,想让他们帮自己做事。

    于是他态度一变,又装了一个逼,“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件事谁对谁错,本座不论,不过白家是良善之家,不能欺辱,凡事要好好商量,切记”

    眼镜男一群人哪敢不答应慌不忙的齐声说道:“是是是真人说的是”

    周凤尘轻咳一声,收了符箓和百辟刀,掏出太极道袍往身上一披,指着眼镜男和一群人,“另外你们需要本座度化”

    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何况周凤尘是位真道士,道袍一穿,仙风道骨的神秘气质立马出来了,让人不得不信服。

    眼镜男一群人怔了一下,七嘴八舌的问道:“怎么度化”

    “且去你们家中一观,看看有没有恶鬼作祟”

    “真人请”

    一群人抬起伤员,然后簇拥着周凤尘出了门,很快车子发动起来,扬长而去。

    大厅里安静下来,白家一家人还在发呆

    二傻居然不是傻子,也不给我们一个解释,连看也不看我们一眼,就这么走了

    白冰和她爸爬起来把身上血淋淋的李叔扶了起来。

    李叔透过玻璃窗看着远去的车队,犹自有些失神,喃喃说:“那个二傻是个高手中的高手,绝顶的世外高人,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一个星期,我们居然没发现”

    白冰她爸也点头说道:“是啊这种人要是结交好了,这辈子受用无穷”

    白冰也有些失落,一个帅帅的世外高人,居然来我们家装傻子,自己还真把他当成了傻子,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泡妞套路吧最后居然一走了之,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这时白静从外面揉着眼睛跑了进来,四处看看,“咦保镖呢”

    三人一怔,“什么保镖”

    白静挠挠头,“我的贴身保镖啊等着他逆袭呢”

    “唉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周凤尘对生活了一星期的白家和白家一家人没有半分留恋,这一路上他遇到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只要最后消了因果,马上就抛到了脑后,下次遇到能不能记得还在两说。

    随着眼镜男一群人坐车回到一栋豪华的别墅中,他各种道家典籍随口捏来,加上强大的气场和高深的法术,把一群人忽悠的死死的,一个个对他俯首称耳,不敢有半点违逆。

    随即他发号施令,让人寻找上次庙会,在步行街街口玩杂技的戏团老板张武。

    老板眼镜男是外地人,不过手下马仔和悟敏道士都是本地人,算是地头蛇,对本地非常熟悉,立即连夜出去查找。

    大约晚上十点出头,一群人回来了,悟敏道士恭恭敬敬的说道:“真人,很不巧张武死了”

    周凤尘皱了下眉头,“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悟敏道士说道:“七天前死的,好像是心肌梗塞,前天火化的,白事都办完了。”

    七天前不正是大庭妖卫追杀自己的时候吗

    “走去张武家看看”

    张武家在一处老式的中档小区,房子是楼梯商品房,快到凌晨了,房间里关了灯,家人应该都睡了。

    几个马仔上前敲门,连敲了好一会,才有个头发蓬乱的中年妇女开了门,见外面这么多人,顿时吓了一跳。

    马仔们欺负人还是很有一手的,抬脚踹开门,把妇女推到一边,“老实点”然后站在两边恭敬的请周凤尘进去。

    周凤尘没有闲心阻止,他到了这户人家附近开始,便捏起手印感触阴阳之气,然而附近并无异常

    进了屋子打量一圈,盯上了中堂画下的一张黑白遗照和一个骨灰盒。

    遗照上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长相很普通,不过就算是拍照,也透露着一股子世故与精明,旁边骨灰盒很渗人,散发着一股子阴冷的气息。

    周凤尘到了遗像旁,盯着骨灰盒看了看,阴煞之气很重,可以确定这人死前遇鬼了,并且还有化作厉鬼的倾向。

    甩手挥散阴煞之气与怨气,念了几句超度经,周凤尘问旁边哆哆嗦嗦的妇女,“你认识一个叫严世蕃的人吗”

    “严世蕃”这妇女还是个有文化的,迟疑了一下,“你说的是明朝时奸臣严嵩的儿子吗”

    旁边悟敏道士点头说道:“我也知道这人,字德球,号东楼,还是个独眼龙”

    周凤尘拍拍脑门子,思路差点被这两货打乱了,说道:“我说的是张武的一个朋友,会变魔术,上次庙会他在张武的杂技团表演,后来又在一家戏剧院做演出”

    这妇女想了想,摇摇头,“不知道,我老公生前从来不和我说杂技团的事”

    周凤尘吁了口气,有点无奈,转身便出了门。

    回到眼镜男家,他拿出张十三给的字条看了看,考虑一会,肯定要先找一下变魔术的严世蕃,实在不行再按照字条上的地址去找苟皮蛋。

    想到这里,他吩咐悟敏道士,“一个星期前的某个晚上,城里某家戏剧院里魔术师表演穿墙魔术,结果石头夹死了人,你帮我去查查是哪家戏剧院另外我需要张武的杂技团地址”

    悟敏点头回道,“真人放心,没问题”

    因为时间太晚,三更半夜去打听消息也不现实,所以各自去睡觉。

    周凤尘的房间不用提,睡了眼镜男的豪华卧室,至于眼镜男则去别屋挤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周凤尘吃完早餐,正在房间里练功,一个马仔送来了第一个消息:张氏杂技团,在城北贫民窟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