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410章 是你祖奶奶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宋王才直奔火车站,准备坐高铁回山东,差不多中午就可以到家,到时候高枕无忧,别说门中长辈了,就是大师兄苏轮才和二师姐宋惜雪随便一个出手,也能把那和尚精怪揍的魂飞魄散。

    想的挺好,可惜不知是不是他倒霉,到了火车站一问,好嘛,当天的火车票、高铁票全部售罄了,明天的倒是有,可这玩意哪能等到明天?明天命都没了!

    他又火急火燎的赶去汽车站,汽车倒是有票,买了票上了车,松了口气,可刚开出去几十里,遇到了和周凤尘前几天一样的事,大水封路过不去,要返回!

    宋王才等不了,做出了周凤尘同样的选择,徒步而行,合计着过了漫水区,再坐别的车子。

    趟过“水路”,从一条大桥上过了沱江,到了江对岸时,已经是下午了,大雨倾盆而下,他被淋的跟落汤鸡似的,走了一阵子,隐约发现旁边树林子里有个小院子,心说过去躲会雨,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了。

    院子里就两间小瓦房,看起来挺破旧的,其中一间里面堆满了木板没地下脚,不知干什么用的,另一间没有窗户,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他到了这间门前敲门喊了两嗓子,没人答应,心说难不成是个荒宅?便推开门往里看,这一看心里咯噔一声。

    里面有三口棺材,两大一小,看起来破烂不堪,下雨天阴气太重,霉腐的臭气直往鼻子里钻。

    他站在门口喘了口粗气,晒然一笑,自己好歹是个道家弟子,还能被几口棺材吓了?抬脚进了屋,一屁股坐在角落里,整理一下头发,又把衣服上的水拧了,然后看着外面的大雨发呆。

    过了会,三口棺材里冷不丁的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像是指甲摩擦木板的声音。

    宋王才一愣,转头看去,什么东西?老鼠还是……

    正在这时那口小棺材里忽然发出一道清脆的童声,“爹娘,他就是蝗佛爷要杀的人吗?”

    其中一口大棺材里传出一道粗犷的声音,“差不多是了!”

    另一口棺材里说道:“杀了他!”

    宋王才“噌”的一下爬了起来,只觉得脊背直冒寒气,掏出桃木剑和八卦镜,壮着胆子喝骂道:“何方妖孽?”

    砰!砰!砰!

    三口棺材的棺盖同时炸开,直愣愣站起三具尸体,看衣着都是民国样式,一个个脸色根白薯干似的干巴巴的,但却都有对红眼珠子,看起来非常诡异吓人。

    中间一个带着小帽的大汉尸体张开黑乎乎的大嘴,“棺材里的妖孽!”

    宋王才头皮都快炸开了,这三位看起来像是僵尸,可是能说人话的僵尸起码是飞僵以上级别的,从气势来看,这三位肯定不是,那么就是身体内有东西了,可这玩意算什么?知彼知己才能打,啥都不知道怎么打?最关键的是他们口中的蝗佛爷该不是昨晚的那个佛陀神像成精吧?

    宋王才是未打先胆丧,大喝一声“去你吗的”,转身冲进雨幕中。

    三只怪物跟着后面就追!

    一路亡命奔逃,中途不时和三只怪物缠斗一番,衣服被撕的稀碎,就这么不知跑了多久,他累的够呛,双腿跟灌了铅似的,实在跑不动了,而那三只怪物紧紧跟在身后,心说完了,要挂了!

    这时恰好打前面路面开来一辆农用车,宋王才心里一喜,使尽最后一丝力道,跳进了车厢,然后爬起来往后看,那三只怪物速度虽快,但和农用车相比,就慢了一些,渐渐被甩远看不见了,不由松了口气。

    三轮车拉着他在一个小镇子上停了下来,当时天已经黑了,他饥肠辘辘的跳下车,跑进一家小饭馆点了碗面条,一碗面条吃下肚,暖和了不少,力气也恢复一些,不过一摸兜,完蛋!逃跑的路上钱包、皮包都丢了,拿什么买单?

    店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胖男人,笑眯眯的凑过来,说道:“没钱付账了是吧?”

    宋王才也是老实,点点头,“是啊!”

    胖老板说道:“没钱没事,拿别的东西换吧!”

    宋王才一愣,问道:“用什么?”

    胖老板脸色一变,阴森森说道:“用你的双眼和双脚!”

    宋王才脸色大变,这、这不是那和尚说过的话吗?连忙撒丫子就往外跑,边跑边回头看了眼,只见那胖老板噗通摔倒在地,从他身上钻出个矮胖和尚虚影,赫然就是昨晚梦到的那位,不由心惊胆丧,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停下脚步,大骂道:“你这孽畜,胆大包天!我乃劳山道派掌教之子,你一区区畜生敢伤我性命,定叫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矮胖和尚呵呵直笑,“可是,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宋王才颓然的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矮胖和尚又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不是会跑吗?从这里到前面江边,一共十里路,咱们比一比,只要你比我先到,我当你走!”

    宋王才一怔,“真的?”

    矮胖和尚点头,“真的!”

    宋王才二话不说,爬起来就跑,这次是用尽全力,施展老爹教的秘术,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那矮胖和尚速度也不慢,几乎和他并齐,一会你在前面,你会我在前面。

    就这么跑了半个多小时,那和尚忽然不见了,而前面就是江边了,宋王才心里一喜,心说那和尚到底是孽畜,被我甩下去了,这下可以活命了。

    谁知前面忽然传来一道“哈哈”的笑声,他抬头一看,不由绝望了,只见那矮胖和尚正在前面等着他呢,笑哈哈说道:“筋疲力尽,没法反抗才好吃!”

    说着张开黑洞洞的大嘴,足有车厢大小,猛的一吸,宋王才无力反抗,滴溜溜的打着滚的往嘴里跑去,心里一片悲哀,完了,我宋王才这就死了。

    就在这时吸力忽然消失了,身后传来那矮胖和尚“咦”的一声,“你们是谁?”

    宋王才艰难的回头看去,发现那矮胖和尚身旁站着两个撑着花纸伞的女人,一个身材高挑纤细,一个娇小玲珑,脸上都带着面纱看不清长相。

    此时娇小玲珑的女人提着弯刀放在那矮胖和尚脖颈,“是你祖奶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