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409章 宋王才的霉运(下)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那相貌丑陋的妇女看了眼宋王才,龇牙咧嘴的骂道:“你是哪里来的泼皮,不明因果报应,胡乱多管闲事,小心性命不保!”

    宋王才心说好嘛,你这鬼祟祸害人,我还成了多管闲事的泼皮了,拿起桃木剑裹符就打。

    那丑女人哎呀一声,转身就逃,缠着的肠子掉了一地也不管了,一闪钻出了门。

    宋王才咬咬牙,跟着追了出去。

    当晚天色阴沉沉的,冷风呜呜的吹,丑女人沿着马路牙子歪歪斜斜跑的飞快,宋王才紧追不舍。

    这么一前一后追了七八里,前面出了郊区,那丑女人一头扎进一座破庙里不见了。

    这片地儿比较荒凉,前面有条马路,后面是一片树林子,破庙不大,跟间普通瓦房大小差不多,也没个门牌号,里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是山神观还是土地庙。

    宋王才磨蹭着到了门口,往里瞅了一眼,什么也看不清,心说那鬼祟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自己道行不高,里面又太黑,冒然进去,她万一躲在旮旯角使冷箭,我这小命不保啊,想了想,随手拿出手机,打开灯往里照。

    庙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座破裂的佛陀像和一尊黑糊糊的烂泥胎像,那女人不见了。

    宋王才满肚子疑惑,轻咳一声,壮着胆子喝骂:“妖孽出来受死!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里面!”

    连喊了好几嗓子,庙里没有半点回应,这会儿忽然滴起了小雨,阴风幽幽的刮了过来。

    宋王才左看右看,心里发毛,撒丫子往回跑,一溜的跑到了那位死人爸爸家里。

    那对夫妻已经醒了,正坐在床边发呆呢,而地上盘着一堆猪下水,脏兮兮的,看着都恶心。

    见宋王才回来,那死人的爸爸嗷唠一嗓子扑了上来,指着猪下水,“道长,这是什么?怎么会缠在我脖子上呢?我儿子呢?”

    宋王才看着一堆猪下水也觉得奇怪,好好的肠子怎么变成这玩意了?不过他明白,这和死小伙没啥关系,纯粹是这家人主动招惹了脏东西,人家上门报复了,于是冷着脸说道:“你儿子已经下了阴曹投胎去了,这事和他没有关系,你老实告诉我,你招惹了什么东西?”

    死人爸爸一脑袋雾水,说我没招惹什么东西啊?

    宋王才说,你再想想,北面七八里有个破佛陀庙,你去过庙里吗?

    死人爸爸这才恍然大悟,他姓王,是个跑货运的司机,前几天和同事一起出货,回来时经过那座破庙前尿急,两人便停下车子,一起进去撒了泡尿。

    两人对神佛也没什么敬畏之心,感觉对着神像冲挺好玩,佛陀太高够不到,就嘻嘻哈哈尿了旁边那个矮小的泥胎像一身。

    这一尿,感觉奇怪,泥胎像看着是泥做的,可是尿冲在上面全部滑了下去,没有一点湿迹。

    两人也是闲的无聊,当时那同事就和他打赌,猜这玩意是什么材质,是泥的还是陶的,老王说这还不简单,随手捡起块板砖砸了过去,一下子把泥胎像的肚子砸个大窟窿,里面有堆血红色的泥沙,看起来怪怪的。

    两人也没当回事,嘻嘻哈哈又上了车子回家了,不是宋王才忽然提起,他还想不起来这事。

    宋王才一听,说道:“得!那泥胎像成精了,这是在报复你呢,你砸烂了他的肚子,他就要勒死你!”

    老王吓的面无人色,说这可怎么办,道长!你得救救我啊,我给你钱!

    本来宋王才不准备多管闲事,一听有钱拿,就动心了,心说弄个几万块,回头买个首饰送给小媳妇,也能沾沾便宜。

    这种事儿,要是换了乡村先生、神婆来,铁定是带着老王跑到庙里烧个纸钱,磕几个响头,陪个不是,说我是无心之失,你是仙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啥的,指不定就没啥事了。

    可是宋王才是位正宗道家弟子,道家讲修行、论得道,遇鬼驱鬼,遇妖降妖,超度送行,哪能干那低三下四的事,于是第二天一早,带着老王和老王请的一群朋友,扛着锤子、铁锹之类的,直奔破庙。

    这座庙是个野佛庙,据传古时候这片地儿闹蝗灾,打外地来了个和尚,教大家灭蝗虫之术,最终保留了一点粮食,没饿死人,大家感激他,给他建了庙,可是这年头,哪还有蝗虫,自然也没有信徒,要不是位置太偏不碍事,早被人扒了。

    所以宋王才带着一群人大咧咧的赶到庙里,也没啥顾忌,先是贴上一圈纸符,再撒上黑狗血,然后抡起锤子、铁锹就砸,不但把泥胎像砸碎了,就连着那佛陀像也砸了。

    泥胎像碎裂时,流了一地鲜血,一道空灵的惨叫,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一群人一看,还真是泥胎精,当场对宋王才各种佩服、各种夸赞。

    老王直接掏出三万块塞过来,说得亏道长出手,不然我这小命不保,这些钱您拿着,不要就是看不起我。

    宋王才有些飘飘然,拿着钱跑到城里买了个链子,回头送给了未婚妻,据说未婚妻一高兴,还和他亲了嘴,结果磕到了牙齿,细节不提……

    就说当晚,宋王才睡着后迷迷糊糊的梦见一个和尚,这和尚长的矮胖矮胖,跟个矮冬瓜似的,指着他破口大骂:“你这个驴草的狗道士,黑老妇惹事你找灭她管我什么事?竟然趁贫僧远游毁我真身,我非吃了你不可!”

    宋王才吓了一跳,连忙道歉,说我不知道啊,都是别人弄的,不管我的事啊!

    那和尚犹自愤怒不平,恶狠狠的说,我不管,我必须让你死,今天先烧你鞋子、撕你裤头、毁你房门,明天再剁你双脚、挖你双眼。

    说着眨眼消失了。

    宋王才满头大汗的坐起来,发现天大亮了,喘了会粗气,忽然闻到一股焦臭,转头一看,大吃一惊。

    床边的鞋子被烧成了灰,裤头撕成碎片扔在了一边,而房门烂了个大洞!

    真应了那和尚的话!

    他一下子慌了,只知道泥胎像成了精,谁知那佛陀像也成精了,而从这诡异的情况来看,自己肯定不是那和尚的对手,明天要被剁脚、挖眼了!

    找帮手?未婚妻爷爷还不如自己。

    想了想,他一咬牙,爬起来找双鞋子换上,和未婚妻家里打声招呼,撒丫子跑出门,回劳山“娘家”求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