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402章 胀肚子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张十三埋怨:“怎么就想起来留在李明年家吃饭,他老婆娘家八成是卖盐的,这把我齁的,估计撒尿都是盐粒子。”

    周凤尘道:“你好意思?那盘野猪肉就数你吃的最多,我都没抢过你。”

    “我当成咸肉吃来着。”张十三砸吧砸吧嘴,四处看看道:“在镇子上也忘了买瓶饮料,要么去哪找点水来喝吧。”

    周凤尘站起来看看不远处的河,道:“刚下过雨,河里的水应该很清,你去弄点来。”

    张十三眼睛一闭躺了下去,头抵着元智和尚胳肢窝,“我不去,我懒!”

    周凤尘“靠”了一声,一屁股坐了下去,“不去拉倒,我也懒,我在陕西老家葛家集外号霉菌尘,能坐着从来不站着。”

    竹灵看着好笑,拿起一个破塑料袋,:“要不我去吧,我拿这个装行吗?”

    “行!”周凤尘和张十三异口同声。

    竹灵便踩着稀泥跑了出去,河边都是半人深的茅草,下了河岸,人都看不见了。

    闲的无聊,周凤尘便问透车轮泥的竹威,“你听过将军岭吗?”

    竹威头也没抬,“听过啊,就在花谷县北,道长打听那里干什么,是要去那里办事吗?”

    周凤尘道:“有点事,这个将军岭是个什么地方?”

    “武术学校啊!”

    “啥玩意?”

    周凤尘和张十三都有点糊涂,问道:“将军岭这么个地名,一听就是山头,怎么会是武术学校呢?”

    竹威笑道:“是个山头没错,山上还有个将军庙呢,据楚霸王项羽的一个手下大将曾经驻扎在花谷县,非常爱民,后来为了抵抗韩信的大军掩护霸王撤离,战死了,老百姓为了纪念他,给他在山上建了庙,那座山就被人叫成将军岭了,但是现在被霸王武术学校圈了进去,一提到将军岭,大部分都是去武术学校的。”

    周凤尘回头对张十三道:“苏摩将军应该就在将军庙里,到了地方咱们先去这武术学校打探打探。”

    “没问题!”张十三答应一声,探头往河边看,见竹灵还没回来,闲着也是闲着,随口问道:“竹威,你们道观有几个人?”

    竹威笑着道:“九个人,观主就是我们的师祖冲虚道长,下面是我师傅和师叔,最后是我们师兄弟六个了,我们都是孤儿,从被捡来的。”

    张十三听着好奇,问道:“无父无母啊?你们师兄中有几个竹灵这种女孩子?”

    竹威道:“四个,竹灵是大师姐,下面还有三个丫头,在读中学和学。”

    张十三咋咋嘴,“男道士还可以打光棍,逍遥自在,竹灵这样的女孩子以后怎么办呢?不嫁人吗?”

    周凤尘:“你瞎问这玩意干什么?人家观内男女弟子都有,不会自己解决啊?”

    竹威摇摇头,语气有点酸溜溜的,“观内不自己解决,竹灵许了人家了,是县里化肥厂老板的儿子,那子时候遇过鬼,二十多岁了晚上还不敢一个人睡,化肥厂老板给了我们道观很多钱,死乞白赖的非要竹灵做他儿媳妇,这样他儿子就不怕了,师祖抹不开脸,专门去看了下他儿子,回头长的不错,而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值得托付,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张十三揉揉鼻子问道:“这种包办婚姻竹灵愿意吗?”

    竹威愤愤不平的道:“竹灵孝顺,师祖什么,就是什么,后来她见过那伙几次也很满意,两人就好上了。”

    周凤尘和张十三都乐了,“有点意思。”

    正着竹灵从茅草丛里爬上了河岸,手里提着个铁茶壶,到了三轮车前道:“巧了!遇到个钓鱼的,带了茶,很热情,都给送来了。”

    周凤尘和张十三哪管它是钓鱼的还是种地的送的,抢过来对着茶壶嘴,你干一口,我干一口。

    完事解渴是解渴了,就是感觉有股子鱼腥味,不太好喝。

    剩下的竹威和竹灵给喝完了,等送了茶壶后,车子也可以上路了。

    往前的路稍微好了点,路面长了茅草,泥不是很多。

    就这么跑了十几里,眼看离花谷县城不远了,开车的竹威忽然身体打起了摆子,额头上冷汗直冒。

    周凤尘看着奇怪,道:“是身体元气没恢复吧?要不换我来。”

    着就要接过车把手,然而竹威冷不丁的一头栽了下去,摔进泥窝里滚了一圈,不省人事了。

    周凤尘赶紧扶住车把手,车子险之又险的在麦田沟边停下了。

    “我靠!怎么回事?”车厢里睡觉的张十三爬了起来。

    “谁知道,八成累的。”周凤尘跳下车子,把竹威给抱了起来,这一抱,感觉不太对,竹威的肚子鼓的老大,这可不是元气没恢复的样子。

    车厢里的张十三这时探出头,看了眼竹威,道:“他们怎么了?竹灵也昏了,跟中毒似的。”

    周凤尘把竹威塞进车厢,往竹灵一看,果然,女孩子脸色惨白,额头上满是汗珠,靠在车厢边上,昏死了过去,肚皮同样鼓鼓的,不由皱眉道:“是不是吃错了什……”

    刚到这里,肚子里忽然一酸,接着出现一种难以言明的胀痛感,肚皮都慢慢大了起来。

    张十三“靠”了一声,拍拍肚子,显然也是同样的感受。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想到了那壶味道奇怪的茶水,四个人都中毒了,只是他们道家气功高深,晚了一些感觉到而已。

    张十三骂道:“哪个钓鱼的这么缺德?还在水里下毒!”

    周凤尘运行“三才归元功”把肚子强行压下去,“噌”的抽出百辟刀,“你在这里看着,我回去看一下。”

    着施展“风影遁”直奔刚刚停车借水的地方。

    一路狂奔,十几里的距离不过一两分钟便到了,从河岸跳下去,放眼一看,这条河三四米的宽度,河道不算弯,可以看出很远的地方,可是两边空空荡荡,哪里有钓鱼的人?

    他大骂几句,沿着河岸往后找了几里地,没人!跳上河岸,四处看看,还是没人。

    荒郊野岭的能干出这种缺德事,毒水还这么古怪的,只怕不是人,他又掏出罗盘定位念咒寻邪,只见指针顺时针滴溜溜转了两圈指着南面,一动不动了。

    逆时针寻邪,顺时针定方向,明那东西已经走了。

    这时脑袋发晕,肚子里又酸又胀,而且好像有股子气出不来一样,撑的肚皮慢慢的鼓了起来,按都按不下去。

    他只好原路返回,等到了车跟前,肚子已经鼓的跟蓝球似的,而车内的竹威和竹灵肚皮都快爆开了。

    张十三正一头冷汗的用力按着肚子,咬牙道:“是胀鬼婆干的!”
小说推荐